第三百三十六章 比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唱晚的渔舟 书名:挂仙
    .

    然而,可能是因为喝多的缘故,也可能是楚易租住的那个破旧的小区的电路老化的缘故,楚易触电了。

    随后,便莫名其妙地来到了流云大陆的修仙界。

    这段故事,楚易在刚刚穿越来的那段时间常常回想。但在获得自然玉之后,楚易的修为一路刷刷刷地往上涨,事也接二连三地多了起来,楚易,这个原本同样该是修仙界一枚标准吊丝的修士,也渐渐地进入了流云大陆修仙界这个巨大的舞台,一路走到了今天。

    因此,穿越来之前的那些回忆,楚易想起的也是越来越少了。但在今天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楚易触景生,回忆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

    他忽然发现,对于穿越来之前的,那个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其实一直在他的心里,一刻也没有忘记。

    这一刻,楚易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

    不是未到伤心处,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一刻,楚易十分想回去看看,想回去看看自己穿越来之前的那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如今是副什么摸样了。

    只是,楚易知道,这大概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彻底的告别了。

    楚易抬起头,朝着前方看去。

    他忽然看见,闹的街道上,拥挤的人群中,一袭白衣的影映入了他的眼睛。

    并且,这个影,竟然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这让楚易一下子有些愣住了。

    这车国的白城乃是一座凡人城池,怎么可能会有我的熟人呢?

    见鬼了

    楚易忍不住稍稍运用了一些法力,将双目之中的一些雾气驱除掉了。

    竟然是一个曼妙的影。

    “林月儿?”

    楚易不可置信地惊呼道。而那女子听到忽然有人叫她,也是急忙回头,却是看见了一个觉得有些熟悉,却不认识的面孔。

    这当然是因为楚易为了行走修仙界方便,将自己凝出的此具便宜法弄得只与之前的那个自己有四五分想象,如此一来。林月儿自然是认不得了。

    眼前的人,是林月儿无疑了。楚易从林月儿的表上便可以肯定。只是林月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楚易当下心中疑惑。不过还是用神识朝着林月儿上一扫。

    这一扫,楚易发出了一声惊呼

    因为他发觉。林月儿竟然是法力全失,体内是一点法力也没有了看样子,是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的样子,并且没有及时得到灵丹灵药治疗。才会这样的

    怎么会这样的

    “你的法力真元哪去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易忍不住传音问道。而林月儿闻言,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连忙退后了几步。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你究竟是谁,要做什么”

    非常明显,林月儿是害怕了。

    这也正常。对于自己的姿色。林月儿还是略知一二的。知晓自己这样的模样,若是落在一些心怀不轨的修士手中会是什么下场。故而她在法力全失之后找了一个凡人的城池隐居起来,但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是麻烦不断,这不,换了几个城池的她,这晚刚刚来到白城,就被一份不明的修仙者给堵住了。这让她如何不慌乱

    “月儿别怕。我是楚易。我们借一步说话。”

    楚易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份。

    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是在修仙者的城池之中公开喊出自己的份并且施展几手招牌式的术法的话,即使是修仙者也猜不到他的份。而在这个凡人的城池之中,即使自己大叫自己就是楚易,恐怕也没有人理会,还会被当做神经病来看待的。

    毕竟修士与凡人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凡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修仙界中叱咤风云的大修士的名讳

    “楚易”

    林月儿一听到这个名字,也是浑一震。随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上下打量了一下楚易。但眼中怀疑的神色却依旧不减

    毕竟楚易现在的摸样与之前,并不一样了。

    看出了林月儿眼中的疑虑,楚易便继续传音道:“月儿,真的是我。不相信的话,你可还记得这个东西?”

    说话间,楚易将那传讯用的简易法器拿了出来,在手上晃了一晃。

    林月儿见到这传音法器,顿时一怔,脸上的表变得精彩了起来。

    这传讯法器,还是当年楚易用来联系林月儿的。这件事,就楚易与她,还有个别修士才知道,其余的修士是不知道的。因此,眼前的修士,的确是楚易无疑了。

    因此,关于楚易的面容为何会这般,便也十分好解释了。多半是因为什么缘故,用了一些易容术罢了。

    至于楚易与不灭魔皇拼斗受伤的事。。。

    林月儿并不知道。话说当大战起时,她依旧在洞府之中闭关修炼,还没来得及出关便被几名杀人越货的修士给找上了门来,一番厮杀斗法之后,斗法经验不是很足的林月儿便被打得重伤逃逸,好不容易才逃得了命,但沉重的伤势,以及那被打破的丹田导致了林月儿变成了法力全无的普通凡人一般。

    当然,也不尽是凡人。如今的林月儿比起凡人来还是有着一些优势的。譬如体质要好上一些,不容易生病之类的,反应速度之类的也快上一些。

    当然,也仅限于此了。没有修炼过连体功法的她,在力量上甚至不如一个练过一段时间体的凡人莽汉的。

    正因为如此,林月儿的腰间,挂着一柄软剑,这,也是她唯一武器。

    看到这一幕,楚易顿时有些不忍。

    一个堂堂的修仙者,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这只绝对不是个例,想必在修仙界中这样的事还有许多,整顿修仙界的秩序,看来是越快越好了。

    “楚易。想不到真的是你”

    林月儿美丽的大眼睛里有了丝丝雾气,可以看出,此刻她的内心也一定是十分激动的。

    但正待林月儿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喝声,却从林月儿的后响起。

    “这位姑娘,我们家小王爷说了要见你,你最好还是跟我们走一趟。你打伤我王府侍卫一事我便可以揭过不提,但若是继续抗旨的话,那就别怪金某不客气了”

    什么人?

    楚易闻言一愣,却看见街道上忽然乱了起来,原本拥挤的游客就跟见了鬼一样纷纷避让。片刻之间,灯节那闹的街道上面便只剩下了楚易与林月儿二人,还有十来名着白色便装的世俗武者。

    楚易微微扫了一眼这些武者。

    只见一个个浑纠结,材高大的样子便知道这些人武功不凡,但体内,却是没有一丝灵力的。

    这些凡人,怎么会与林月儿有交集的?还有,他们口中的小王爷是怎么回事?

    楚易一时间有些郁闷。但只是看了一眼林月儿那羞愤不安的神之后。便大概地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必是林月儿的容貌惹祸,那什么小王爷,看上林月儿了。于是派一队侍卫追杀至此。大体的况,差不多便是如此了。

    实际上,楚易猜的也没错。林月儿在法力尽失之后,一度心灰意冷。修仙界也呆不下去了,便找了个凡人的城池随便生活。哪料想自己的容貌惹祸,这几年换了不少地方。没想到麻烦却是接连而来,而这一次,似乎还是天大的麻烦。

    至于让她给那什么小王爷做侍妾。。。

    林月儿是一百个不乐意的。这倒并不是林月儿曾经是修士便如何如何,林月儿倒没这么多复杂的想法,她只是觉得给一个从没见过,根本不了解的男人做侍妾,是一件十分屈辱的事

    甚至于林月儿已经想过了,若是一会实在不行的话,就自裁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眼前楚易的忽然出现,却让她觉得,前途似乎光明了起来。那什么小王爷派来的追兵,似乎瞬间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楚易,是修士。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武者能够抵挡得了修士的术法呢?

    答案是肯定的。没有。

    于是,林月儿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神采。

    而那些尾随而来的武者,在看见林月儿旁的楚易之后,脸上的表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此刻的楚易,一袭青衣,面目普通,一头短发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书生一样。若是再背上一个书生式样的背囊的话,便是这车国标准的书生打扮了。

    并且,那一袭青衣还是普通的布料做的,一看就知道根本不值多少钱,这一衣服在布店里面就值几十块铜板,比他们上的制式服装差远了。

    一看,就是一个穷书生。

    这一下,这些尾随而来的武者的脸上,表也是丰富了起来。各种猜想也是随之而来。

    当然,这其中最多的,当然便是穷书生与女侠的故事了。

    这,也是最容易让人有想法的。并且看起来楚易太阳并不突出,双眼也没有什么精芒外,故而肯定是不会武功的。

    该不会是这个白衣美女是个什么世外高人的徒弟,涉世未深便被这书生给骗到手了吧?一时间,有不少武者都这般想到。片刻之后,一名长脸的武者便站了出来,上前几步朝着林月儿拱了拱手道:“姑娘,在下不知道有一句话当讲不当讲。”

    林月儿闻言没有出声,而楚易,却是十分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此名武者,并且还用神识扫了一下此人。

    此名武者浑上下的气血澎湃的程度,在这十余人之中只能算是中等,但看其站在这十余人中为首的那人,也就是气血最旺盛的那人的侧,应该就是这支团队中智囊型的人物了。故而楚易是十分想听听他打算开口说什么的。

    “讲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就是“

    楚易豪爽道。而此名长脸的武者闻言打量了一下楚易,似乎不相信这话会是由一名书生说出的。但随后,他便冷笑了一声:“油嘴滑舌”

    冷冷地说完了这一句之后,此名长脸的武者便对着林月儿说道:“这位小姐,此子油嘴滑舌,我观之并非善类。也并非有真才实学之人。只是不知道是如何骗到了小姐。”

    此名长脸的武者说道这里,看了一眼林月儿,却看见林月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顿时。此名长脸的修士误会了。

    该死的小白脸,本事大的啊穷小子一个就凭着一副卖相还有一张嘴便将这个能令小王爷都茶不思饭不想的靓妞给骗到手,真有能耐啊不过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之下,不让你现原形才有鬼了

    此名长脸的武者想到这里。便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小姐莫非不信?那好想必小姐也知道,我等是什么份没错,我们十多人,便是这车国的锦衣卫我们锦衣卫。乃是车国国君让其最信任的平肩王组建的,一支专门效命与皇室的力量每一人,都是武功心智过人之辈而撇开这些不说,就说消息,我们也是最灵通的我车国每三年一次科考,每年都有乡试,府试,其中撇开乡试与府试不说。每三年一次京城的科考我等都会去暗中负责护卫。当今皇上重视人才,命令我等保护每一名考生的安全,因此参考的生员的画像我们也一一看过,怎么没有你这个人想必是学艺不精,根本参加不了科举考试吧”

    此名长脸的武者,半真半假地说道。其实。他们护卫科举考场是真,但说到那什么逐个保护。那就是纯粹扯淡了。要知道车国虽然不大,但也有着方圆几千里的方圆。数千万的人口。每三年一次的科考也是有着上千人的。而他们锦衣卫满打满算还不到百人,这怎么挨个保护?

    不过楚易对于这些自然不是十分知晓的。但楚易却是明白一点,那就是此名长脸的武者将自己给想歪了,想成那种吃软饭的小白脸了。这让楚易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这个潜质啊

    而感觉到楚易表的林月儿,却是红着脸,狠狠白了楚易一眼。

    这一眼,妩媚万分,差点没将楚易的魂给勾没了,也将楚易之前的那点花花肠子给勾了出来。

    话说林月儿是当年楚易猛追的女修,若不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说不定二人早就好上了,但即使是现在,楚易依旧无耻地觉得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楚易现在的兴趣,却是在这一帮子所谓的车国锦衣卫上。

    偶尔给自己找找乐子,还是楚易十分喜欢的。只见他苦着脸说道:“这位大人高见,小生的老师说我才疏学浅,故而不让小生参加车国举行的任何考试。”

    楚易一副遗憾的样子说道。而这话落在那长脸的武者耳朵里,顿时便兴奋了起来

    这可是借题发挥的好机会啊此名长脸的武者如此想道

    “大胆你的老师是何人,竟然公然阻止学子参加我车国的选拔考试难道你老师不知道,我车国国君圣明,如今又在广纳贤才,你是老师这般做法,莫非是藐视国君不成”

    好一顶大帽子,顿时扣到了楚易的头上。

    楚易闻言笑笑,继续说道:“岂敢。小生的老师说,我如今这样的水平学问出山,最多只能够带兵打仗,离经天纬地之才还是有些差距的。”

    楚易显得十分谦虚地说道。

    但这几句话落在车国锦衣卫一干武者的耳朵里,便是另外一种味道了。

    沉默了几秒之后,这十多名武者一起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哪来的傻书生这小子该不是看书看傻了吧还经天纬地还差一点?仅仅是能够带兵打仗?哈哈哈这小子难道不知道,兵营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手上没有功夫,能去带兵打仗?”

    一时间,十多名锦衣卫武者看楚易的眼神,都好像看白痴一样。

    而楚易,却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楚易有些郁闷地问道。

    “哈哈哈问题当然有问题了而且还是大问题我说,小子,你会武功么?或者说,你杀过鸡没有?”

    长脸的武者哈哈笑着问道。

    “武功,会一点。鸡,倒是没有杀过。”

    楚易老实地回答道。而这,实际上也是真的。修仙者学的全是各种秘法术法等等,说到世俗的武功,楚易倒是真的不会的。至于杀鸡。。。哪一个修仙者会无聊到去杀鸡?

    “哈哈哈鸡都没有杀过,还说什么会武功小子,废话少说,这样吧,你只要敢跟我一对一打上一场,只要你能够在我的手底下坚持过一盏茶的时间,此事就此揭过,这姑娘我们从此之后也不再追捕。你看怎么样?”

    长脸的武者哈哈大笑道,而其余的十余名武者闻言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说,这不是欺负人吗一盏茶的时间亏你想得出来的我提议,为了让此种比试变得公平一些,你不准用内力”

    锦衣卫中那名领头之人,对长脸的武者吩咐道。(。。)

    p

重要声明:小说《挂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