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章. 喋血山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钝剑之锋 书名:灰兔传奇
    独狼沃夫果然名不虚传!它的凶狠和速度,在这片森林里的地面掠食者中,几乎就可以算是无可匹敌。.

    沃夫粗壮尖利的獠牙,已经堪堪触及到了罗贝特的脖子!罗贝特正准备要弹跳而起,从独狼沃夫的右侧避开攻击。

    然而,独狼沃夫竟然突然减速了。

    因为它已经感受到了自背后而来的一种强大的攻击力量!

    是来自于金雕波尔德的进攻!

    独狼沃夫当然知道波尔德的俯冲速度在这片森林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波尔德的平飞速度,却并不是最快的,甚至是他的弱点之一。

    沃夫敢于在距离波尔德几米远的地方,突然掉头,向罗贝特发动进攻,就是因为它算准了即便波尔德以最快的速度加速平飞过来,它的利齿也足可以先洞穿罗贝特的脖子!

    然而,沃夫却突然间发现,自己失算了!因为这一次,金雕波尔德的平飞速度远远超过了沃夫的预计。

    经百站的独狼沃夫又如何会是等闲之辈?它可决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如果执意继续攻击,即便杀死了罗贝特,以金雕波尔德现在的攻击速度,哪怕就仅仅是撞击到沃夫的上,恐怕沃夫自己也会因为强大的撞击力量和惯,和波尔德一起坠入深渊!

    在快要跌到崖底摔得粉碎的时候,波尔德可能还会学着那一个笑话的口气,凑到沃夫的耳朵边笑嘻嘻的说一句:“傻了吧?爷可是会飞的哦......”

    独狼沃夫当然不愿意让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上。

    沃夫的脚步并不停顿,四肢在雪地上一点,再次腾空而起,同时甩头扭腰,竟然在空中完成了180度的掉头!

    自背后而来的强大的气场,正是源于金雕波尔德的攻击。

    此时波尔德的利爪,离独狼沃夫已经不足50厘米。

    原来当独狼沃夫向左后方回望,用仅存的完好的左眼下意识的往悬崖这边瞅了一眼的时候,波尔德已经停止悬空,开始急速扇动翅膀,抢先急加速平飞。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判断出来,沃夫的首选攻击目标不是自己和二叔,而是罗贝特!

    并不是波尔德的平飞速度突然间就提高了好多的速度级,而是来自于他正确的预判而抢在独狼沃夫的前面率先开始启动。

    当独狼沃夫匆忙调转躯,面对着低空极速而来的波尔德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太近了!

    这区区50厘米的距离,在时速高达1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下,几乎还来不及眨眼。

    沃夫还未完全做好迎击波尔德的准备,这两只顶级的掠食者,已经撞了一个满怀。

    “嘭”一声闷响!伴随着什么东西撕裂的声音,两个影各自倒退了好几步!

    沃夫已经离悬崖边更近,几乎和罗贝特平行。*.它的脸上,多了四道深深的血痕!鲜血开始“滴答滴答”的滴落在雪地上!那是波尔德的左脚利爪造成的!

    波尔德获得胜利了吗?

    波尔德站在沃夫对面的雪地上,却只有一只右脚站立着,他在用双翅拄在雪地上,以保持平衡。

    他的左腿,同样也是鲜血淋漓。尽管沃夫被波尔德的左脚利爪抢先抓到,但是它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在波尔德的利爪就快插进它的左眼的时候,在几乎不可能反应的时间里,沃夫竟然硬生生的扭动脖子,让眼睛避开了致命的攻击,从而只是在脸上受到重创。

    随即沃夫快速的一甩头,粗壮尖利的獠牙便咬上了波尔德的左腿!一直到跌到地上弹开,沃夫的嘴巴才松开。

    沃夫在雪地上借着跌落的惯翻滚了好几圈,然后慢慢的爬了起来。它面目狰狞的笑着,因为刚刚的这一口,波尔德的左腿骨,绝对已经断了!

    这一个回合的交锋,几乎就是在眨眼间就已经完成。

    波尔德的二叔格兰德惊叫张开的嘴,都还没有合拢......

    终于,老迈的金雕格兰德反应了过来,他也停止了悬停,快速飞了过来:“你受伤了?波尔德......”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交锋,但罗贝特却都看在眼里,眼看着波尔德虽然重创了独狼沃夫,但自己却是也受伤了,罗贝特悲愤与愧疚交加:“不,不......波尔德......”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左前脚的刚刚才包扎好的巨大的伤口,向着同在悬崖旁边的沃夫,急速弹跳而起,直取独狼沃夫的左眼。

    骄傲狂妄的沃夫,哪里会料到已经这般伤重不支的罗贝特,在此刻还会像疯了一样拼命的进攻?

    待到沃夫瞥到动静快速的转过来,罗贝特的双后腿,已经飞到了它的眼前!

    后退已经晚了,沃夫的前爪也已经来不及挥出来抵挡了,沃夫唯一做的就是保护它的左眼。

    它本能的仰了一下头。

    罗贝特的后腿,自然就没有能够踢中沃夫的左眼,而是“砰”的一声踢中了沃夫的下巴!

    罗贝特翻滚着跌落到雪地上,突然而竭尽全力的攻击,让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再度裂开,鲜血开始浸透包扎的树皮和藤条。

    沃夫则是一声痛叫,捂着嘴巴倒退了好几步,一口鲜血喷出,似乎还夹杂了好几颗牙齿!

    它的脸上混杂着冰雪和血水,加上深深的四道伤口,令它的面目越发的狰狞和扭曲!

    沃夫咬牙转过来,狠狠的盯着罗贝特,抬起右前爪,指着罗贝特道:“想不到,你这小子都这模样了,居然还能打......”

    罗贝特半躺在悬崖边的雪地上,似已经不能再说出话来。

    “那么现在,你还能打吗?罗贝特,就让我送你上路吧......”

    沃夫的话语已经口齿不清,但是它的眼神仍然是如此的凶狠和恶毒!它慢慢的近了罗贝特。

    沃夫太想要罗贝特死了!它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杀死罗贝特。也许是它的狂妄,也许是它的疏忽,它似乎竟然忘记了,现场还有另外的两只动物的存在!

    两只金雕,一只已经受伤,另一只已经老迈。

    但是,再怎么老迈无用的金雕,也是一只金雕,而绝不是一只鸽子!

    所以,当沃夫的直觉告诉它,背后的危险的时候,它注定要为它自己的骄傲狂妄和一意孤行而付出代价!

    待到沃夫察觉到背后的猎猎劲风的时候,金雕格兰德已经飞临到它的后背!

    金雕格兰德虽然已显老迈,思维和行动比起他的侄子波尔德来说,要慢了好一些。但是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却是不容置疑的。

    当他看到沃夫全神贯注的近罗贝特的时候,便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也许,是杀死独狼沃夫唯一的一个机会了。

    急速的超低空飞行,极寒的静谧空气,在强劲的翅膀拍打下,化作了疾风,激起了地面的大片积雪。

    沃夫向左急速扭头,想要尽快的调转躯迎战,但是时间的天平,这一次,却没有再站在它这一边。它的脸上深深的伤口,已经令它严重失血,判断和行动终究慢了半分。

    沃夫的躯还没有完全调转过来,格兰德的利爪,却是已经出现在了它的眼前!

    如果独狼沃夫没有调转躯,那么金雕格兰德从后而至的利爪就只能够攻击它的后脑或者脊背。对于皮糙厚的沃夫来说,这样的攻击可能并不是最致命的。

    如果沃夫完全调转了躯,那么它就能够对格兰德的攻击做出相应的防御或者反应。

    问题的关键在于,沃夫的躯恰恰只向左调转到一半,它的整个左半个脸,它的唯一完好的左眼,已经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这么绝佳的机会,对于有着丰富格斗经验的金雕格兰德来说,又怎会错失?

    双脚的利爪完全打开,尽力前伸,直直的抓向独狼沃夫的左眼!

    已经疼痛难忍头昏脑胀的沃夫,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双利爪的时候,再也来不及反应了。

    “扑哧”一声,金雕格兰德的左脚利爪,准确的穿透了独狼沃夫的左眼!

    几乎与此同时,他右脚的利爪,抓上了沃夫的脖子。

    沃夫只觉左眼一阵剧痛,霎时已经完全失明!它“嗷”的狂叫一声,几乎是地动山摇!震得山脊上的树林中垂挂着的冰凌都哗啦哗啦的掉了许多下来!

    金雕格兰德的右脚利爪,虽然抓上了独狼沃夫的脖子,但竟然没有穿透皮毛!

    也许是因为沃夫的确是皮糙厚,也许是因为格兰德的确是老迈了,利爪已经不再如波尔德的利爪那般尖锐锋利。

    如果格兰德的右脚利爪成功穿透了沃夫的脖子,那就极可能拧断沃夫的颈椎,沃夫会即刻失去所有的力量!

    格兰德心中一惊,他绝对未曾料到沃夫颈部的皮毛竟是这般的厚实。右爪全力一抓,竟然未能完全穿透!

    大惊之下,格兰德急速的想松开利爪,先行退却。因为沃夫现在唯一的左眼已经被格兰德抓瞎,即便他们三只动物不再进攻,沃夫绝对也会死翘翘的。

    格兰德的左脚利爪在第一时间成功的脱离了沃夫的眼眶,然而他的右脚的利爪,却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里从沃夫的脖子上撤下来。

    他的右脚利爪,竟被沃夫脖子上厚实的皮毛给缠住了,一时竟然没有能够挣脱!

    波尔德当然也看到这不太妙的现象,他用一只右脚磕磕袢袢的蹦跳着,扑了过来。他已经来不及助跑起飞了。

    罗贝特也跌跌撞撞的向这边冲过来!

    沃夫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瞎了!它的震天痛吼刚一叫出来,骤然感觉左眼框一松,格兰德的左脚利爪已经先从它的眼眶里拔了出来。

    沃夫根本没有做任何的思考,仅仅用残存的意志和本能,尽力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左前方,用尽全力气,一口就咬了下去!

    格兰德的右脚还未从沃夫的脖子上厚实的皮毛中完全挣脱,沃夫的这全力一咬,竟直接咬穿了格兰德的腹部。

    鲜血霎时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的生死搏杀,快速、高效、血腥而且残忍!在此时此刻,已经不再有权贵、名望、财富......只有生与死!

    “不......二叔......!”波尔德绝望的嚎叫着,他虽慢了半拍,但终究已经扑到了眼前,体腾空而起,用仅剩完好的右脚利爪,准确的插进了独狼沃夫的喉咙。

    这是全力的一击!

    罗贝特也跌跌撞撞的赶到了,他拼命的弹跳起来,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重重的踢中了沃夫的口。

    独狼沃夫翻跌到,但是在它倒地的一瞬间,它竟然鬼使神差一般的再次张开大口,死命的咬住了金雕波尔德已经血模糊的左腿!

    两只掠食者在雪地上滚作了一团,几个翻滚之后,却是已经翻滚到了悬崖边上!

    “不,不......波尔德,快松开脚爪......!”罗贝特一边踉踉跄跄的冲过来,一边嘶声而无助的叫喊。

    波尔德没有松开他刺进沃夫喉咙里的右脚利爪,而沃夫更是死死的咬住波尔德的左腿不放松!

    在罗贝特现在的眼中,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刻,已经完全的凝固!

    罗贝特还没有再爬起来,这两只顶级的空中与地面的掠食者,竟然就这样翻滚着,在悬崖边上几番折腾后,“轰隆”一声,混合着冰雪和石块,一起跌下了悬崖......

重要声明:小说《灰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