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七. 独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钝剑之锋 书名:灰兔传奇
    “这样看来,你还真的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斗下去了?”胡媚儿竟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非常文学/^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胡媚儿,你最好现在就走,越远越好!”罗贝特的目光之中,怒火已经在燃烧!

    “你有十足的把握打得过我?罗贝特?”胡媚儿的口气似乎带着一丝不屑。

    罗贝特居然笑了笑:“那,你就试一试?”

    他的面上虽然带着笑容,内心却丝毫不敢懈怠。

    虽然胡媚儿的猎食装备没有金雕波尔德那么强大,但她仍然具有地面掠食者必备的尖牙利齿!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机、她的狡猾,在这个动物世界里,无出其右!

    但是胡媚儿只是看着罗贝特,却迟迟没有动手。良久,竟然又长叹了一口气:“可惜,可惜啊......”

    “你应该为你自己可惜,胡媚儿!”罗贝特嘴里说着话,其实心都高度戒备着。

    “我可惜的是,像你这样,重重意、忠厚仁孝的灰兔,属于人类所说的那种“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现在更难找”的类型,但是今天却要白白的丢掉命,可惜啊......”

    “你杀不了我的,胡媚儿,你应该为你自己担心!”

    “我是杀不了你,我承认,也许我还真不忍心下手。但是有一只动物,却能够做到......它比谁都更加的想置你于死地!”

    罗贝特的脸色变了变:“怎么,看来你还不是你自己一只狐狸在战斗了?”

    “你说对了一半,罗贝特。我的确不会只前来,那样岂不是显得我的智商太低了?我知道只凭我是挡不住你的。但我的这一位朋友,实力也许远在你之上,但是它却不是狐狸!”

    “不是狐狸?!那是什么?”罗贝特脸上有一些问号浮现。

    “它是你另外一个“老朋友”,真是可惜呀,我本来是打算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只是把你和你父母活着带回去,因为我们的盟友和我们达成了这样的协议。但是现在......你让我没有选择了。沃夫,出来吧......”

    听到“沃夫”这个名字,罗贝特的体似乎都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他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震惊和痛苦,也许还有愤怒......

    独狼“沃夫”,在没有狮虎豹熊的这一片森林,它就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沃夫缓缓的从山脊的另一端的丛林里走了出来,抖落了浑的雪花。

    沃夫,噬血成无恶不作凶残狡诈的第一号掠食者!它的体强壮,体格高大,不足4公斤重的灰兔罗贝特在体重超过20公斤的独狼沃夫面前,就像是人类一个45公斤级以下的超轻量级的拳击手面对着100公斤以上级别的对手!

    它的右眼,在年轻时候一次争夺头狼地位的战斗中受损,完全失明!然而它却让对手永远没有再爬起来。[非常文学].传闻它并不安于现状,而是在近来到处独自出没,用无数次的战斗胜利来向所有的森林动物宣告它的强悍与无可争辩的地位!

    没想到它现在竟然和狐狸胡媚儿在一起!一个凶狠残忍,一个狡猾无耻!

    “这以后,这片森林的动物可有得苦子过了。”罗伯特黯然摇头。

    不容他再多想,独狼沃夫已经慢慢的走了过来,似乎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场!

    它走得很慢!它的右眼毫无生机,更反衬了它左侧完好眼睛的沉与残忍!

    沃夫慢慢的走到罗贝特的面前,以一个绝对强者的态势,俯视着罗贝特!

    它的声音几乎是无比的低沉冰冷:“怎么?罗贝特,你的左肩胛的伤口不痛了吗?今天要不要我再给你多留下几个伤口?”

    罗贝特竟然忍不住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肩,早已痊愈的伤口,在此时仿佛又在隐隐作痛。

    独狼沃夫轻蔑的笑了一笑:“那天我和我的表弟豺狗杰克,本来打算偷袭两只小羊羔,眼看就要得手了,但偏偏就又遇到你所谓的行侠仗义。当你和豺狗杰克打成一团的时候,绝对没想到杰克和我那天却是联合行动的吧?”

    “没错,我确实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没有注意观察周围的况,否则也不会被你卑鄙的从背后偷袭得手。”罗贝特冷冷的说道。

    “你的确很厉害,罗贝特。我那么全力的一咬,应该深入到了骨骼,居然最后还是被你跑掉了!”沃夫的眼神更加沉。

    “但是我那天的努力与鲜血没有白费,对吗?”罗贝特竟然笑了一笑。

    独狼沃夫的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就因为你在那里捣乱,耽误了时间,后来一大群的山羊卫士赶来,我们竟然没有得手,被迫撤退,到手的肥就被你给搞飞了!”

    “让我们都意想不到的是,你小子因祸得福,第二天就从金雕波尔德的利爪下救出了灰兔家族最漂亮最具才智的芭菲公主,现在都已经是维克国王的东快婿了。”

    “但是,今天,你绝对跑不掉了!”独狼沃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意,让他本就难看的嘴脸更加狰狞!

    它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满意的点着头:“看来我们的盟友的确非常的聪明,这个山脊和悬崖,对于你和你年老的父母来说,恐怕今天是过不去了!”

    “盟友!?”罗贝特挑了挑眉头:“这是今天我第二次听到盟友这两个字了,难道是我们灰兔家族内部的细吗?”

    “哈哈哈......”独狼沃夫仰天狂笑:“罗贝特,反正你已经死到临头了,说给你听也无妨。这位盟友,当然就是在你们灰兔家族内部。还是你现在的岳父维克国王的左膀右臂,要不,我们怎么会有如此精准的报和如此周密的安排呢?哈哈哈......”

    “原来如此!......”罗贝特的脸色更加凝重:“果真是应了人类的那一句老话-“防夜防,家贼难防”这名灰兔细,不但老谋深算,而且行事极其谨慎,就连维克国王如此的精明,竟然都没有发觉!

    “你们当然不可能发现,不过,这位盟友的野心虽然极大,却非常的善于隐忍。”独狼沃夫盯着罗贝特,仿佛现在的罗贝特在它面前,就已经是一盘可口的大餐!

    “他现在的目标,就是灰兔家族的国王!不过他对于这一次联合行动的要求,却是有一些费解,他要求活捉你的父母约翰和妮可,而对于你,却是只有一个要求......无论死活都行!”

    罗贝特的脸色又变了变:“这一只细灰兔,莫非就是现在的国务大臣布克士?只有他才有如此的心机,并且是维克国王非常信任的高级官员。也只有他,才和我的父母有过节……”

    沃夫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可惜啊可惜,罗贝特,你明白得太晚了。不错,我们的盟友,确实就是现在灰兔王国的国务大臣布克士。”

    罗贝特的心越来越凉,几乎都快要冻成了冰:“这么看来,你们这一次肯定是在一个时间段里同时展开行动了?”

    “哼哼......算你聪明。”独狼沃夫看了看天色:“现在,我的表弟,豺狗杰克应该得手了,芭菲公主应该已经成为了人质了,哈哈哈......”

    罗贝特的眼睛都已经通红,他的牙齿咬得咔咔作响:“你们居然还敢对我的妻子动手,去劫持芭菲,以便要挟维克国王和我们,来达到你们卑鄙无耻的目的吗?”

    沃夫再次狂笑了:“那是当然啊!你想想看,如果芭菲落在我们手上,那么布克士要求维克国王和平的交出权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这样就会省了好多的事了,代价也会更低!”

    “作为联合行动的条件之一,当我们协助布克士登上王位之后,他就把灰兔家族所有财宝分一半给我们,哈哈......”沃夫的眼睛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会把灰兔家族所有的老弱病残的灰兔成员都奖赏给我们做奴隶......”

    罗贝特的拳头已经握紧:“奴隶?只怕这些老弱病残的灰兔,早晚都会成为你的盘中餐吧?布克士太恶毒了,我回去有他好看的,你们这一群卑鄙恶劣的禽兽!”

    “回去?......哈哈,你还回得去吗?哈哈哈哈.....”独狼沃夫更加狂妄的笑了!

    天色突然间又开始灰暗下来,明明是早晨却宛如黄昏,漫天的雪花又开始洒落,空气是彻骨的寒冷。然而在这个山脊上,在这个一边靠着深不见底的悬崖的山脊上,雪花竟然都要小了许多!

    纷纷扬扬的雪花是被山脊上凄厉的北风所吹散?还是被人肌肤的杀气给融化?

    约翰和妮可总算明白了事的真相,不由得惊怒交加,想不到衣冠楚楚博学儒雅的布克士,竟是如此的狠与毒辣!竟然勾结这个森林里最残忍最狠毒的掠食者,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野心!

    老两**换了一下眼神,约翰扭头对罗贝特大声说道:“孩子,既然如此,那么我们除了拼命,再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话音未落,约翰已经朝胡媚儿扑了过去,妮可也冲过去了!很明显,老两口打算先发制人!

    罗贝特大惊失色:“不!……”

    他知道父母根本就不可能是胡媚儿的对手,他想冲过去阻挡父母,但是,他过不去了!

    因为沃夫已经快速的移动过来凌空跃起,向罗贝特扑了过来!巨大而且尖利的獠牙闪烁着令人窒息的寒光!

    罗贝特迅速侧,滑开半步,堪堪避开沃夫的利齿。

    相比较于体形庞大、势大力沉的独狼沃夫来说,灰兔罗贝特的形显得小了许多,但是手却更为轻便灵活。

    他侧滑步躲开了沃夫的第一击,但没容他向父母那边再迈出一步,沃夫已经再度冲过来!你来我往,缠斗在一起!

    约翰和妮可毕竟年老力衰,哪里是狡猾而凶狠的狐狸胡媚儿的对手?不到三个回合,妮可首先就被打倒在地!

    接着胡媚儿的形鬼魅般的移动到约翰的后,还没有等约翰转过头来,后脑勺已经挨了重重一击,约翰一声闷哼,栽倒在雪地里。

    眼睁睁看着父母已经被胡媚儿制伏,却是被独狼沃夫封锁住冲不过去,罗贝特狂怒:“胡媚儿,我要杀了你!”

    胡媚儿险的笑了笑:“罗贝特,你就顾好你自己吧!我只是把他们打昏而已。这都是两个老家伙了,我对他们根本就没胃口,哪里有你这样的成年兔子的味道鲜嫩呢?”

    “他们只不过是我们盟友的一个筹码而已。”胡媚儿说完立即找来两根藤条,把约翰和妮可捆得严严实实,扔到一颗大树旁边。

重要声明:小说《灰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