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六. 狡猾的狐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钝剑之锋 书名:灰兔传奇
    东南方向,罗贝特他们一家子返程的第一座大山。

    黄昏,这是营救行动的第五天。现在罗贝特一家的面前,已经只剩下三条河流和最后一座大山,距离灰兔家族的大本营,大概不到20公里。

    暴风雪又开始肆虐,呼啸的北风夹杂着冰雪,横扫整个大地,地面除了厚厚的积雪和被寒风刮断的树枝,似乎再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

    罗贝特从树洞里探出了他的小脑袋,长耳朵左右摇摆几下,确认外面没有威胁,他叫醒了他的父母约翰和妮可,准备潜行。

    他有点沮丧,因为今晚的天气太过恶劣,如果风雪停止,那么他们可以借着微弱的月色,一鼓作气,走过这20公里,回到那梦寐以求的温暖的家,菲特公司。

    然而,这样的鬼天气,他们不可能在一个晚上的时间,走过这么远的距离,积雪太深,没过了膝盖,如何能够走得快?

    天已尽黑,他们稍微准备,便顶风冒雪,慢慢消失在山脚......

    三条已经结冰的河流,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麻烦,一家三口,手牵着手缓慢的匍匐而过,只是暗夜没有月色,透过风雪,他们只能够以隐约可见的星系来确定前进的方向,行进的速度太慢了。

    那一双妖媚险的眼睛,却好像没有再出现在他们的后,是跟丢了?还是已经设置好了致命的埋伏?罗贝特自然仍是毫无察觉!

    在第六天的黎明到来之际,他们越过了返程的最后一条河流,到达了返程的最后一座大山,也就是从灰兔家族出发的第一座大山的山顶。

    在这里,极目远眺,已经可以看到维克的王宫和菲特公司的那两座高大的太阳能充变电站,展开的巨大的太阳能电池帆板,犹如两只大鸟准备奋飞的翅膀。

    天色已渐明,这一个山顶的这一面就是几百米高的悬崖,但是如果要绕开这道悬崖的话,就必须要走完这一条绵延数十公里的山脉,从山脉的尽头下山,再折回来!

    他们要该怎么办呢?

    是继续待在安全的地方,待到今天晚上再攀下悬崖,还是现在趁着天色已明,就下到悬崖?

    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这一道悬崖不仅和山脉一样延绵好几十公里,而且异常的陡峭,唯有罗贝特他们现在的位置,稍微利于攀爬。

    但是如何能够让两位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也能够像他自己这样,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轻易的下到悬崖底部?

    罗贝特摇头,且不说老迈的父母这样下到几百米高的崖底本就是一种冒险,如果真的要等到今晚再下去悬崖,这么恶劣的天气,再加上极低的能见度,父母约翰和妮可的体力现在完全已经跟不上了,万一要是有什么闪失......

    罗贝特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不敢再想下去。

    那么,何不就趁现在天色大亮,视线良好的时候,再一次的违背昼伏夜行的行动原则?的确这六天的行动,他都没有发现任何掠食者的踪影。

    现在下到悬崖底,绝对比起在晚上行动,在技术层面和客观环境上来看,都要安全许多。

    在这六天的艰苦困难的子里,他已经往返了190公里,现在,胜利在望,回家的距离,就只有这不到10公里的距离,还能够有什么困难和危险吗?

    鹅毛大雪不知不觉间已经停止了,寒风也不再凄厉的呼号,雾蒙蒙的天空开始明朗,甚至挂上了一抹浅浅的艳红。

    这么多天过去了,今天总算是有了一个好一点的天色,是不是老天也准备欢迎罗贝特和父母的平安归来?

    望着东方渐渐升起的朝阳,罗贝特心中顿生无限的豪:“爸妈,我们下到悬崖底去,就是现在。”

    约翰愣了一下:“孩子,你不是说为了保证安全,要等到天黑才行动,那样才能够尽量的躲避有可能潜在的掠食者吗?”

    “是的,我说过,爸爸,但是您看......”罗贝特把手指向灰兔家族的方向:“您看,那就是我们的新家了,就只有这么一点距离了,我们现在趁着天气比较晴朗视线良好,才好下到这个最危险的悬崖底部去啊。否则到了晚上,你们两位老人的眼睛要看清悬崖峭壁的地形,恐怕很困难了,那样会更危险......”

    妮可也走了过来,费劲的看了看罗贝特手指的地方:“确实不错,孩子,眼看就要到家了,我们都知道你归心似箭,但越是到了这样的时候,我们越要提高警惕......”

    妮可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是的树林里却传来了一个极其妖媚的声音:“你的父母所说的是对的,罗贝特,你的确应该提高警惕的......”

    “谁???......出来!罗伯特厉声道,他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太突然了,完全出乎意料!从这个高高的山脊到菲特公司,到灰兔家族,只有不到10公里了啊!距离如此之近,然而希望却要在即将近在咫尺之际,再度破灭吗?

    他的对于这一次行动的自信和即将到家的渴望,在一瞬间,几乎被这突然而至的一句话击得粉碎!

    说话者不再隐藏,竟从树林里款款走了出来!

    罗贝特只看了一眼,竟然惊讶的叫出了声:“胡媚儿?!”

    狐狸胡媚儿,这一片森林里,最妖媚最狡猾却又是极其贪婪凶狠的动物!

    她可是位居一流的掠夺者,但是她一般都是出没在草原附近,今天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怎么了,罗贝特,看到老朋友,居然招呼都不打了?是不是被我吓到了?我还不至于那么丑吧?”

    胡媚儿格格笑着,一边解开了她的伪装,那是用白色干草做成的斗篷。一边用勾魂摄魄的眼神看着罗贝特说道。

    不容置疑,胡媚儿的确很漂亮!

    如果说芭菲的美,是一种大家闺秀、高贵得体、灵动气质的美;那么胡媚儿就是那一种妖艳妩媚、水杨花、放不羁的美!

    只是可惜,罗贝特对于胡媚儿,非但没有一丝的好感,反而是充满了警惕和厌恶!他的左肩胛的伤疤,似乎又在隐隐作痛。

    他沉声到:“胡媚儿,好久不见,你的隐匿和潜藏追踪的本领,倒是越来越厉害了,这一次我都没有发现。我希望你今天不是为了我们一家子而来的。”

    “哎哟,罗贝特,你看你说哪里话了嘛!我的本事倒是没有什么进步,只是你此次的行动,因心智和家庭亲的干扰共同作用下,犯了两个小错误,在那片湿地树林泄露出来了一些线索而已。”

    悔恨自然是没用的,罗贝特从来就不愿意去后悔!事做错了,就只有用另外的什么去补救或者救赎,只是有些时候,也许会搭上命!

    罗贝特的瞳孔在收缩,拳头已经在握紧!

    胡媚儿却似乎视而不见。她顿了顿,然后扭着她纤细的腰肢向前走了两步,勾人魂魄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罗贝特半分,她滴滴的继续道:“人家今天来,只不过是想请两位老人去我家叙叙旧罢了,你还那么凶巴巴的啊?”

    “呸......”罗贝特还没说话,他的母亲妮可倒是先开口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谁要去你家了?我看你纯粹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胡媚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

    她沉的瞪了妮可和约翰一眼。但很快就恢复了媚笑:“罗贝特啊,你父母和我不太熟悉,要不,你帮我劝劝他们?”

    她边说这些话的时候,边向着罗贝特靠近。她的雪地伪装,此时已经全部脱掉,名贵的浓烈的天然香草以及麝香香味,顿时弥漫在整个的山脊和树林。

    尽管她仍穿着厚厚的狐皮大衣,但是此时除掉伪装的胡媚儿,她凹凸有致、富有弹和活力的令人窒息的材,再匹配上她那妖媚放的面容,已经足可以傲视这一片森林!

    多少的雄会在此刻血脉喷张,拜倒在她的狐皮大衣之下?

    只是可惜,现在她面前站着的,却是罗贝特!

    没有多少动物比罗贝特更清楚,在这个妖娆放体里,却是有着怎样的蛇蝎心肠,隐藏着多么斑斑劣迹的灵魂!

    狐狸胡媚儿,绝不是纯粹的素食主义者,绝不是!

    如果胡媚儿是蜘蛛的话,一定就是属于那臭名昭著的“黑寡妇蜘蛛”型!

    罗贝特对她不感冒,甚至是畏惧三分,不是因为罗伯特是天生的柳下惠,那还是在他是一只很年轻的流浪灰兔的时候,他就曾经亲眼目睹,胡媚儿在一个傍晚用这样的招数迷倒一只雄短尾獾,第二天早上,罗贝特再经过那个地方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了一堆骨头!当然,还有一张几乎完好无损的獾的皮毛。

    “我警告你,胡媚儿,不要再靠近!否则......”罗贝特的声调提高了好一些。

    “否则会怎么样啊?罗贝特,我好怕啊!你不会想要对我这么弱不风的小女子怎么样吧?”

    胡媚儿的声音更媚,换了别的灰兔,可能骨头都融化了!

    “否则,我就要对你不客气!”罗贝特的声音更加的低沉和威严。他已经移动到了父母的前,他要保护他的父母,

    罗贝特是绝对认真的,胡媚儿当然相信。

    胡媚儿的脸色开始在变了,很难相信她的脸色竟然变化得如此之快!

    即便是这个森林里最优秀的、变色速度最快的变色龙在现场,相信也一定是自叹弗如甘拜下风......

重要声明:小说《灰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