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弥足珍贵的信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钝剑之锋 书名:灰兔传奇
    罗贝特仍旧呆呆的站在那里,手里紧紧攥着地图,紧皱着眉头目送着波尔德远去。

    刺骨的北风,变本加厉的肆虐,寒风如刀般的割在脸上,他却一动未动,雪越下越大,片刻间已经铺满了他的双肩。

    芭菲又是惊讶又是疑虑,自己的丈夫一直都是从容自信而坦承,自从她认识罗贝特以来,她还从未见过罗贝特有过如此的震惊和失态!

    波尔德到底给罗贝特说了些什么???是否是与罗贝特关系重大?还是和自己或者父王他们有关?还是……

    芭菲的心里有无数个问号,但是她却没有在此刻直接去问罗贝特,尽管她很想知道波尔德到底对罗贝特说了些什么。她走上前去,轻轻的挽起他的手臂,替他拍落肩膀上的雪花,柔声说到:“我们先回屋里去吧?”

    她知道罗贝特一定会对她说出事的原委,她有足够的自信!认识罗贝特特别是结婚以后,罗贝特从不会对她隐瞒什么。

    然而,芭菲这一次却失算了!罗贝特在整个下午到晚上,都未再说一句话,似乎是深深陷入入了一种遥远的思忆。他的表是如此的沉重和严肃,但沉重和严肃之中似乎又透出一丝欢喜!

    回到屋子里,罗贝特就把自己关在了一个书房里!他甚至没有出来吃晚饭!

    在书房里明亮的节能照明灯下面,罗贝特再次仔细的查看起这一张已经皱巴巴的地图,这是一张波尔德手绘的路线图,尽管潦草杂乱,但仍然能够看清楚意图。

    他的耳边,似乎仍在回响着金雕波尔德附在他耳边所说的这一段话语……

    “最近几天,由于天气寒冷恶劣,森林里的老鼠这些天都不大出来活动,不得已我就只有飞到更远的距离去捕食,不经意间飞到东南方向森林的边缘了,这里已经快要和人类活动的区域接壤。

    “我成功的捕捉到几只大老鼠,虽然这些老鼠因为常年吃人类浪费的一些食物而又肥又壮,但它们体里面富含了太多什么瘦精和三聚氰安等等这些危险添加剂,口感很不好,吃多了肯定对体有害,但为了一家大小能够活下去,还是只有勉强凑合了,等到冰雪消融的时候,这些硕鼠将不会再是我们金雕的首选食物。”

    “在我准备返航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一个小山坡的半山腰,有一个很破旧低矮的洞,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兔子的巢。隐约看到两只老年灰兔在吃力的搬着一些看起来是食物的东西到洞里面去,因为他们的头发似乎都已经花白,动作也很迟缓。”

    “风雪交加,严重影响了我的视线,我很想降低高度,再仔细观察一番,然而,风速越来越高,卷起了地面大片的积雪,靠近地面的气流太紊乱了,我根本就降不下去,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听力。在我盘旋几周无奈的准备回家的时候,听到个子稍小的一只灰兔在呼喊:“约翰,我们得尽快争取时间,把这些食物搬进洞里去!”另外一只体格高大的灰兔回应:“是的,妮可,就快大雪封山了,我们再加把劲,整个余下的冬天,我们就只有靠这些储备的食物越冬了……”

    “相信我的听力,罗贝特。我绝对没有听错,而你的父母亲的名字正是约翰和妮可!”

    “今年的气候极其罕见恶劣,不但大雪来得更早,而且还有越来越恶化的趋势,他们储存的那一点食物,绝对捱不到冬季结束!”

    “如果没有及时的救援,在这一场几十年都不遇的严寒天气,他们可能.....”

    “我相信你罗贝特,你会处理好这一件事的!”

    “我可怜的多难的父母!”罗贝特的思绪,从波尔德的声音中解脱出来,他的目光,重新回到桌子上的地图上,这里到东南方的森林边缘,至少有100公里,他要怎样去?

    带领大队的卫士兔浩浩大张旗鼓的前去营救??这样胜算更大,但是大队人马行动太显眼了,会留下很多的足迹,尤其在大雪覆盖的森林草原,基本没有遮蔽物,这么远的距离,路途上一定会遇到成群结队的凶残狡猾的土狼和秃鹰,那再多的卫士兔再厉害的电击枪可能也抵挡不住。何况现在高压电击枪只试制了十多支,只是配备了菲特公司的灰兔卫士,还在评估改良阶段,没有大规模的生产装备。

    如果带一个小分队,虽然行动上要隐秘一些,但实力又不是足够强大,一旦路途上遇上强敌,即便拯救行动能够成功,肯定也要付出巨大的伤亡,后果很可能就会如同拯救大兵瑞恩那样的结局。难道要为了拯救自己的父母而牺牲更多的灰兔成员吗?

    罗贝特在摇头叹息,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肩胛,早已经痊愈的伤口似乎又有一些隐隐作痛。是因为天气太冷或者空气太潮湿?

    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潜行!没有任何一只灰兔有罗贝特这么丰富的野外生存的经验,如果独自一人前往,自暴露的几率将会小很多。采取昼伏夜行的方式,时间也许会多花两天,但相比之下却是要安全许多。

    路途一定艰辛并且危机重重,需要翻过三座大山,越过七条河流,然后穿过一片茂密的湿地树林,才能够到达那个位于东南方向的小山坡,为了走最短的捷径,在越过第一条河流后,就要攀登一道高达几百米的悬崖!

    只希望这样寒冷彻骨的冬天,河面已经结上了冰!

    只要是父母多那里多待一天就会多一分危险,既然波尔德都到达过那个地方,那其他的掠食者早晚也会发现他们的住地。想到这些,罗贝特的心犹就如刀割一般……

    事不宜迟,行动越是隐秘,越是尽快,效果就会越好!

    ……

    芭菲几乎一夜未眠,她有点生气了,她很想知道事的原因,因为罗贝特太反常了,什么事居然会瞒着她和所有成员,让他一句话都不说还把自己隔离起来?芭菲带着满腹的疑虑去敲门几次也无应答。

    天刚蒙蒙亮,芭菲再也按耐不住,再次来到书房敲门喊罗贝特的名字,却仍然没有反应!

    芭菲使劲跺了跺脚,扭头朝不远处的父王的王宫跑去。

    一个晚上过去,天气更冷了,一夜的大雪过后,森林似乎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了无生机,几乎是滴水成冰!

    片刻功夫,维克夫妇就和芭菲一起回到了菲特公司芭菲他们的住所。

    书房仍然紧闭,维克敲门仍无应答,他有些愤怒了,这个罗贝特,有事不告知芭菲还隐瞒着,分明就是欺负自己的女儿,现在竟然还敢对自己不敬?

    维克叫来卫士长:“查理,把门砸开!”“这…..”卫士长不敢违抗国王的命令啊,“砰砰”几下,书房门已经砸开。

    但所有的灰兔成员都傻眼了!

    同学们一定都猜到了,罗贝特当然已经不在房间了!只剩下屋顶的节能灯散发出的明亮的光线和虚掩的窗户,以及桌子上的一张字条……

重要声明:小说《灰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