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二. 宽广的胸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钝剑之锋 书名:灰兔传奇
    速度太快,距离太近,波尔德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了,它无法躲避!

    金雕的腹部,是它们除了头部以外最薄弱的部位。大文学

    罗贝特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他当然清楚他的敌人的弱点,不然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这一闪电般迅速而且致命的反击,结结实实的踢中了波尔德的腹部,“砰”的一声闷响,强大的撞击力量震得罗贝特在石堆上都翻滚了好几圈!

    波尔德只觉得一声巨震,腹一阵剧痛,它清楚的听到自己骨断裂的声音!它惨鸣了一声,体立即失去了平衡,如断线风筝一般翻滚着跌了下来,跌落在旁边的草地上。整个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在颤抖,它大口的喘息,弯刀般的嘴角边,已经渗出了一丝血迹。

    被撞击掉的大片的腹羽,如同紫金色的雪片,在空中凌乱的飘落!波尔德的飞行技术在所有猛禽中是出类拔萃的,经历过无数次的训练和实战,进行过无数次的盘旋、俯冲和翻滚,它从不会头晕。然而现在,它却已经是觉得天旋地转!

    这一次在波尔德的眼前,飞舞的不再是雕币,而是满眼金星!

    攻与守的角色,居然在一瞬间就易主!

    罗贝特却并没有再次进攻,虽然金雕波尔特已经重伤了,他却好像没有打算再给波尔德最后的致命一击。

    波尔德用翅膀拄在地上,尽量支撑着自己不至于倒下,目光狠狠的盯着罗贝特,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气喘吁吁的说到:“罗贝特,今天你赢了,不过你现在最好是把我杀了,否则我以后不会放过你的!来吧,亮出你的大板牙,照爷的脖子给爷来个痛快的!”

    都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他们的大板牙除了吃青草萝卜,还能够啃玉米吃红薯,要咬断一只金雕的脖子,想来是一点都不困难的,尤其是像现在地上这一只毫无招架之力的金雕。大文学

    都说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其实,落地不能再飞翔的金雕,同样如此,天空,才是它们生活与生命的舞台,一旦跌到了地上,它们是这般的笨拙和迟钝,强力宽大的翅膀和锐利如钩的利爪,反而会成为陆地行动的累赘,甚至不是一只山鸡的对手,何况,这还是一只重伤的金雕?

    罗贝特慢慢的站了起来,抖掉了一的伪装枯草树枝,他轻轻的走到了重伤的波尔德的面前,他走得很缓慢。

    他的眼神明亮深邃,却带着一些落寞,甚至略有些许的痛苦,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走吧,我不会杀你。”

    波尔德怔住了,它愣在那里,眼神极为复杂,既有凶残,也有怀疑,甚至还有一丝畏惧,它搞不懂罗贝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你今天不杀我,以后我养好了伤,再碰到你的话,仍然不会放过你的!”波尔德的嘴依然强硬。除非金雕的眼睛永远的合上,否则它们会永远保持一个强硬的姿态!

    芭菲公主迅速的跑过来了,这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她手里居然还攥着那一只篮子,现在她已经跑到了罗贝特的边,高高的举起手里的篮子,对着波尔德的头就砸了下去!显然,她准备痛打落水狗!

    然而篮子却停在了半空,罗贝特居然伸手把篮子挡住了,“你干什么呀?罗贝特,为什么不杀了它,这个十足的坏蛋!”

    罗贝特转过头来,看着芭菲,奇怪的是他的目光虽然也是立即变得柔和了,但却又是如此的从容和坚定,似乎他不杀波尔德的理由根本不容拒绝!

    如此近的距离,芭菲的小脸儿又红了,心脏又开始狂跳。大文学她的心在跳什么?罗贝特不大像她的意中人吧?一个既不高大又不很帅还一脏兮兮的流浪兔,离她的那个要求实在是有些远哦!难道就只是因为他英雄救美吗?

    不过,罗贝特的上,却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坚强与不羁的气质,这个似乎比金甲战衣七色云彩更让芭菲意乱迷!

    罗贝特再次转头望着波尔德:“我不杀你,只是因为你二叔。”

    这一次,是芭菲和波尔德都愕然了!

    “你能够在你二叔最落魄的时候,做到风雨同舟、不离不弃,还因为帮他去讨公道而差点丧生,这一点,我很敬佩你。”

    “但是,从今以后,你不准再向任何兔子发难,尤其是芭菲公主和她的家人!”

    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罗贝特眼神里的痛苦之意更浓,是什么回忆或者事让他如此痛苦?

    “那我们就这样放它走吗?罗贝特?”

    我们?此时的芭菲公主,她居然用了“我们”这个词语。

    罗贝特点了点头:“是的,放它走!”

    芭菲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再说什么也不能让罗贝特改变心意。她其实也不想再说一句话了,站在罗贝特的边,她觉得是如此的温暖和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滚滚烟尘已是越来越近了,芭菲都能够看到了,她尖叫了起来:“是父王,是我父王来了,罗贝特!”

    波尔德的眼神,在此时是如此的复杂,虽然仍然是凶狠和锐利,却已掺有了痛苦和惭愧,但是这个世上,却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了解它的内心,但是它的二叔,也许就是其中之一。

    金雕波尔德艰难的站起来,它的意志是惊人的顽强,它伤得如此之重,却仍然退后几步,然后向前起跑,下蹲起跳,加速挥动了翅膀,歪歪扭扭的飞向草原旁边的白桦林。

    芭菲恨恨的看着波尔德就这样离去了,好一会儿,她转过来,柔声向罗贝特问到:“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和我一起到我们王宫里去吧?”

    她的声音是如此的柔甜美,就算是一块千年寒冰,都将会被融化.....

    罗贝特的体好像震动了一下,他似乎也被打动了!

    但是他缓缓的语气却有些冰冷:“我不会去你的王宫,我只是一只流浪兔,森林和草原,才是我的归宿。”

    芭菲完全没有想到,罗贝特竟会这样无的拒绝!她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滑出了眼眶,这是她今天第二次流泪了,但流泪的原因却是天差地别。

    一溜的烟尘转眼间就要到达这里,他们都看得很清楚了,确实就是维克国王带领的一大队勇士灰兔。

    芭菲扭过了头,她不愿意罗贝特看到她的泪水。

    罗贝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趔趄的迈开了脚步,他离去的脚步怎会如此的沉重?

    芭菲望着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清父王那焦急愤怒却又带着惊喜的面庞,她刚要大声呼喊父王,却听见后“扑通”一声!

    她回头,已是呆若木鸡花容失色!罗贝特已经直的扑倒在地上!

    他的后左肩胛处,好大好深的一个伤口,似乎不是新伤,现在已经裂开,鲜血喷涌而出!波尔德的利爪,绝不会造成如此大如此深的创口!

    芭菲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了:为什么罗贝特在石块上始终没有活动?为什么他一直都是以静制动?为什么他要芭菲回家举起的是右手?为什么他的动作有些迟缓?原来罗贝特在这之前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如果被波尔德轻易看穿,那么波尔德势必会改变策略,芭菲和罗贝特都将在劫难逃!

    在如此的危难时刻,他却一直都示意芭菲先逃跑!因为他其实已经体力不支,否则那全力的一击,波尔德绝不可能还能够活着!左肩胛如此深如此大的创口,只可能是中型猫科或者犬科动物造成的!

    芭菲公主的心,此刻已经碎了!碎成了握不住的细沙,铺满了她的心田....

    她没有迟疑太久,她伏下去,紧紧的抱住了罗贝特,她是那么温柔那么怜的轻轻的呼喊他的名字.....

    她坚信,他一定会醒过来!她已经决定了,要陪伴他一辈子!

    然而,罗贝特现在却已经听不到了!......

    ......

重要声明:小说《灰兔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