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章 这也太直接了

    “你不喜欢我儿子?”于文丽轻轻推开肖雨泽,望向贝贝,“我儿子长得帅,人也聪明,还有钱,还懂得疼女人,有什么不好?”

    “我……”贝贝粉红滚烫绯红,表尴尬,他们摆明了是合起伙来宫,不能上当,绝对不能上当!“我没说你的儿子不优秀……”

    “这就结了?”于文丽果断的掐断贝贝的话,“听见了吧?儿子,贝贝她说她喜欢你。”

    “……”肖雨泽伸手拍脑门,无语。

    “肖老太太,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贝贝恨不得挖个地洞进去,“我之所以留在乐康山庄当保姆,一是为了打工还债,二是为了……让你帮我救出牢里的父亲。并不是……”望向肖雨泽,咬咬牙之后说,“因为喜欢或者不喜欢肖先生。肖先生那么优秀,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于文丽险些从上跳起来,“你这么说就是拒绝我儿子了?我儿子有什么不好?……”

    “妈……”肖雨泽示意于文丽别激动,“感的事,哪能强求的嘛。”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贝贝了?”

    “喜欢。”肖雨泽重重地点头:“当然喜欢!”

    “那不就结了?”于文丽两手一摊,“喜欢就要说出来!我最讨厌你们年轻人,谈个恋拖拖拉拉的,有的更离谱了,居然拖拉十几年!喜欢就说出来,能说到一块儿的,就结婚!结婚以后,再恋,那可要安全多了!两个人无论怎么吵怎么骂,不至于说分手就分开。毕竟离婚是一件麻烦的事。”

    “……”贝贝再次无语,虽然讲的全是跟她有关的事,但她只能当自己是个透明人,他们发现不了她存在的透明人,不然她真的要尴尬死了。该讲的事,没有时间讲,不该想的事,全部都讲出来。

    “妈呀,我和贝贝的况,跟一般恋中的男女不一样!我还有老婆呢!”

    “你有老婆?你那也叫老婆?我来问你,你结婚三年多,总共搂着你老婆睡过几个晚上?”于文丽穷追猛打,“看!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吧?好,我来告诉你。第一次,在酒店总统房。这一次,全世界的人基本都知道!第二次就是你们举行婚礼的那天晚上。第三次,就是今年大年初二的晚上。结婚三年,搂着你老婆睡了三次,你老婆居然怀孕两次,嘿!想不到徐曼妙还是个子女缘不浅的人,每回一次就中枪。想当初,我为了怀上你,跟你爹地,那是没没夜的折腾……”

    “……”肖雨泽瞪于文丽一眼,妈你怎么什么都说,你不知道这里有个女孩吗?

    “……”贝贝红着脸,低下头去,心里是又羞又喜,如此说来,肖雨泽跟徐曼妙还真是没感

    “呵呵,不好意思,跑题了。”于文丽每回想到肖韧就会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唯独这一次,她觉得无比的释怀。因为他跟她,有个延续的种子—肖雨泽。

    “贝贝,你刚才想说什么,其实我知道。”于文丽望向贝贝,声音温婉,“最近乐康山庄发生的事,有很多我都知道。”

    贝贝与肖雨泽对视一眼,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于文丽笑容淡淡地脸上。

    “你在一个多小时前,从逃生窗口偷偷溜出去,爬到假上山,撞见了任超然索要张意,然后你气不过,就拿石头扔他,对不对?”

    “啊?”肖雨泽望向贝贝,满脸惊讶。

    “是。”贝贝点点头,“不过,我拿石头砸他,不完全是因为他索张意……肖老太太,肖先生,你们可知道宋雪平与张意有个女儿叫宋书怀?”

    “知道。”于文丽轻轻点点头,“我见过她,机灵的一个小女孩。在乐康满月那天,她还抱过他呢!时间过得真快,这一转眼,乐康都快满四岁了。那个小女孩,现在也该有**岁了吧?”

    “刚才在任超然的房间……”肖雨泽若有所思,“宋雪平不是说宋书怀在三年前,曼佳死后第二天,就在河南老家的池塘里溺水亡了吗?”

    “啊?”于文丽感叹,“这么可的孩子,怎么就会溺死了呢?唉……真是人生无常啊!想想你爹地,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捂着嘴,嘤嘤地哭起来。

    与至之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总能触动她最脆弱的心灵。

    “据我所知,宋书怀从来没有回过河南老家。”贝贝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看到于文丽伤心的哭泣就连忙去劝慰,可是有条不紊地讲述她原本就要讲的事,“更没有溺死。”

    “?”肖雨泽望向贝贝,满脸疑问。

    “真的?”于文丽伸手胡乱的拭泪,却也止住了哭声。

    “不过……好像过得很凄惨。”贝贝故意卖关子。没有办法,想让别人用心听下来,听完了,还要让人觉得她可怜,只能这么做了。

    “说来听听。”

    “对呀,说来听听。”于文丽有些迫不及待了。

    “徐曼妙调制的果汁里面的微元素,你们知道是哪儿来的吗?”

    “不知道。”

    “不知道。”

    于文丽、肖雨泽相续摇头。

    “是张意给的。”

    “不会吧?”于文丽感叹一声,“雨泽,这可是你花重金请的专职家庭医生啊!”

    “啊?”肖雨泽实在被吓得不轻。

    他平,一是忙公司的事,二是不想回家面对徐曼妙,所以极少呆在家里。

    跟宋雪平、张意夫妇与极少接触,但在印象中,他们属于老实本分的人。进乐康山庄没多久,他们便把女儿宋书怀送到河南老家去,之后,张意与任超然有染之事,在整个乐康山庄,传得沸沸扬扬。

    肖雨泽也没在意,觉得这感的事,本来就是说不准的,不是合,就是分。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