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 卑劣之人

    “任总管怎么跟个小孩似的,怕看医生呀!”贝贝一把将任超然拉住,“放心!宋医生只是给你查看伤势,一会儿给你开个跌打药方,又不是拿大的针筒扎你PP,你怕什么嘛!”

    “呵呵。”任超然笑容僵硬,表比哭还要难看,“这个……跌打药就不必了。不过是让蓝牌车司机,扔过来的石头砸中了几处地方而已,不碍事,不碍事!真的不碍事的!”

    “看看又不要钱!”贝贝一把将任超然按坐在凳子上,“宋医生,你快过来给他瞧瞧!”

    “快去!”肖雨泽受贝贝心的宣染,连忙催促,“若你能让任总管上的青淤,一天内消褪无踪,我便放你和张医生一个月的假,让你们回家跟你女儿小书怀团聚……”

    “肖总什么时候也给我放个长假,让我去医院陪陪我妈妈。”贝贝装假不知丁点内,望着宋雪平,一脸羡慕。续而笑嘻嘻地跟肖雨泽索要假期。将自己曾经偷看偷听之事,完美的掩盖了过去。

    “去去去,一边去!”肖雨泽瞪了贝贝一眼,“人家宋医生、张医生夫妻,在乐康山庄任劳任怨三年多,从未主动请个一天假!你呢?才来几天就这事那事的!也好意思开这个口!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

    “你……”贝贝抡起拳手,对准肖雨泽的背,“小心我把你的背揍得比任总管的背,还是红,还要肿。”

    “嘿嘿。”肖雨泽不躲也不闪,只是不停地朝贝贝挤眉弄眼,“我谅你也不敢!”

    任超然见贝贝与肖雨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脸色变幻连连,不时拿眼睛狠瞪宋雪平,那意思是,你若敢把你女儿的去向,泄露半句,我定让她活得生不如死!

    “谢谢肖总。”与任超然对视一眼,宋雪平眼睑一阵收缩,表依旧平静,声音冰冷生硬,“只可惜这个长假安排得太迟了。我的小书怀,已经于三年前,也就是肖太太离世第二天,在河南老家池塘里,溺水亡了。”

    任超然松了一口气,心里却也堵得慌。

    宋雪平一直对别人说,他女儿在河南老家,由他父母看护。

    这会儿,怎么突然改口说他女儿于三年前溺水亡了呢?

    是狠下心来撇下他女儿不管,还是在向他耍擒故纵的小手段?

    “啊?”肖雨泽一愣,满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从未听你提起过。所以……”

    “那时,肖太太刚离世,肖总你伤心绝,自顾不暇。我怎么忍心,再把这样的伤心事告诉你,增添你的烦恼?”宋雪平表木然,空洞的目光,偶尔闪过一丝绝望,一丝凶狠。

    声音低低幽幽,尤如自地狱传来。

    “唉,世事无常啊!”贝贝先是一愣,立马反应过来,宋雪平这是在撒谎!

    宋书怀明明还活着,只是活在无穷无尽的痛苦中,生不如死!

    他撒谎替任超然掩盖罪行,只是不希望宋书怀再受任超然的兽行折磨。

    贝贝理解,同时更希望宋雪平警醒,甚至奋起反抗!想办法将宋书怀救出火坑,而不是一味地忍让,长期处于被动的状态,那样非但救不了宋书怀,反而助长任超然的嚣张气焰。

    贝贝就是要打压任超然萌芽中的嚣张气焰!想将她师父一家子赶尽杀绝?!做梦去吧!

    感叹一声后,接着说,“若还活着,现在该有……”擦!差点就露馅了!连忙把“**”岁,改成,“这么高了吧?”续而望向表僵硬的任超然,笑呵呵地问,“任总管,你说是吧?”

    “若还活着,应该有**岁了吧?”任超然未来说得极开口,肖雨泽却随口说了一句。

    “啊,有**岁了呀!那真是可惜了。”贝贝连忙帮腔,眼神从任超然、宋雪平脸上,扫过来,又飞过去。

    任超然镇定的脸上,挤出了丝丝笑容。

    贝贝有上前去,儿抽他两巴掌的冲动!

    在今天之前,贝贝一直觉得任超然彬彬有礼,为人耿直豪爽。

    自撞破他在假山腹内强行索要张意,及张意替女儿苦苦求饶的话,就恨不能立马将任超然给杀了!撕碎、切片、剁成馅……包成包子喂野狗!方才解恨!

    转念一想,如此卑劣之人,杀他,是给他痛快,还脏了自己的手!

    这些都不要紧,主要是宋书怀下落不明。

    暂且留着任超然这条狗命,只要找到宋书怀,贝贝首先就把任超然绑了,送到宋雪平、张意夫妇面前,让他们将任超然上的一刀一万的片下来……只要任超然死了,肖师父一家,也就平安无事了。

    “不过,宋医生,你也别太过伤心绝望。你和张医生都还那么年轻,要个孩子,还是比较容易的。”一直冷脸待人肖雨泽,破天荒地安慰起宋雪平,声音阳怪气,不时地挤眉弄眼,“今晚……嗯哼……卖力点儿!让张医生今晚就怀上!只要张医生怀上了,我给她保职留薪,让她在乐康山庄呆着,安心待产。等小孩生下来,咱们不再带回河南老家了,就在乐康山庄养着!你也知道,肖老太太是非常喜欢小孩子的。你小孩若留在乐康山庄,肖老太太一定很高兴,一会像亲孙子一样待他的……”

    “呼~认识你好些天了。”贝贝窃笑,“总算听你说了一句人话。”

    “你!”肖雨泽差一点就伸手去敲贝贝的头了,还好时刻提醒自己,重伤在,重伤在

    “嘘~!”贝贝冲肖雨泽做了一个声手势,指了指正在替任超然查看伤势的宋雪平。

    “谢谢肖总的好意。”宋雪平眼中噙泪,声音哽咽,“可惜意生完书怀后,便做了结扎手术,这辈子再不能生育了……”这辈子,他不会去碰别的女人,但也不会再碰张意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