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章 过

    第147章 过(2088字)

    “双燕,过来。亜璺砚卿”徐曼妙笑容灿烂地朝那个胖女孩招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你可以称他肖先生或者肖哥。这位是你以后的同事,叫……”

    双燕?肖哥?肖雨泽两眼翻白,差点晕了过去。

    贝贝捂着嘴笑,肠子直抽筋。

    “徐姐,你就甭介绍了!”双燕左手化妆刷虚空一扬,打断徐曼妙的话,“她是以前贝家的千金大小姐,叫贝贝,没有人不认识的!以前贝家风光的时候,别人让我去认贝召良做干爹,跟贝贝结成姐妹花。我那时候就断定,贝家迟早有一天会破产的!没想到,哈哈,真的破产了!……来,贝贝,握个手吧?怎么,不愿意?见到我这个赛杨贵妃的大美女,是不是觉得自己木乃尹段,有些自惭形秽了呢?”

    前些子,在397公交车上,贝贝就见识过双燕这张利嘴。

    今又见,还成为同事?!

    真是冤家路窄啊啊啊啊!

    贝家刚破产的那段子,贝贝听到别人数落衰败的贝家,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年多了,听别人的数落无数,早就麻木了。

    双燕的话,贝贝虽觉刺耳,却丝毫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捂嘴的手移开后,露出淡淡的笑。

    至于迟迟未跟她握手……

    贝贝见双燕伸出来的右手,半握着一个小圆镜,一时间没反应过,她这是要把镜子送给自己,还是拿镜子给自己看。所以,才迟迟没有伸出手去相握。亜璺砚卿

    只是朝双燕,礼貌地点点头。

    没想到,竟然让双燕误会了,还让她连削带打地损了一番,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肖雨泽的眉毛拧成半个圆,嘴里无话。心里却有诸多说词,这个到底什么人啊?!一脸横,把双眼挤成一条缝,这一说话,一挤眼,几乎没了眼珠子。这腿吧,比大象的腿稍为小那么一点点。这腰上的赘,若是拆成游泳圈,起码能拆下四五个……赛杨贵妃,赛杨贵妃,除了体重赛杨贵妃,还有什么赛杨贵妃呢?

    气氛在杨双燕话音落下时,陷入尴尬。

    徐曼妙本是个应变能力极强的人。

    控制这种小场面的小尴尬,不过小菜一碟。

    加上表妹林菲举荐杨双燕到家里来当保姆的时候,曾交待过,她是个自恋狂,毒舌头。但没想到她刚和贝贝见面,就扛枪抬炮连番发,只顾自己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害她陷入这窘迫之地。

    见贝贝表淡然,肖雨泽嘴角弯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徐曼妙看不出他们两人的心思,连忙笑得打了个圆场,“原来你们认识啊?”

    “算是吧。”贝贝苦笑,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看来,以后对路人甲乙丙……都得礼貌兼和,小心翼翼,搞不好哪天又成为自己的同事,见面就跟自己针锋相对,那还真是要跳墙了!

    “我,杨双燕,人称现代杨贵妃……”杨双燕左手举梳子,将额前的刘海往右边梳了两三下,“能唱能跳口才好,谁不认识我,谁就是一个大草包!”

    贝贝望着肖雨泽红绿变幻的脸,捂着嘴笑。

    “老~婆,我饿。我要去吃早餐了。”肖雨泽觉得胃里直泛酸水,有些像晕车。可是他自打出生,从未晕过车。那么,胃里无端泛酸水,最大的可能就是饿过头了--必须去饭厅进餐,一刻也不想再担搁了!肖家的饭桌,是不许保姆同坐进餐的。杨双燕就暂时的离开了他,至于吃完早餐之后如何甩开她,吃完早餐以后,再说。

    “好。我们去吃早餐。”徐曼妙柔声应答。

    贝贝会意,推动轮椅往饭厅方向,无话。

    “一边去!”杨双燕一把推开贝贝,肥胖的双手牢牢地抓在轮椅的推手上,“徐姐、肖哥去吃早餐,你去凑什么闹?”

    “不是,这个,那个……”谁稀罕陪他们一起用餐了?

    贝贝被杨双燕肥一扫,脚下几个踉跄,险了摔倒,盛怒之下,差点把心中所想喊出来。

    转念一想,这样将与徐曼妙正面竖敌,连忙改口,装成语无论次的傻样儿。

    想当年,刘备受困曹营,就是用这韬晦之计,把曹都给骗了的。

    贝贝陷乐康山庄,不惜效仿刘备“诈傻扮懵”保护自己。

    肖哥?

    肖雨泽看了看双手背上竖起的鸡皮疙瘩,冷笑,却没有说话。

    徐曼妙生完孩子,立即跟她离婚,一刻都不想延迟!

    现在……随她折腾好了!

    反正,一天她也折腾不成48小时。

    只是委屈贝贝了。

    “双燕!”徐曼妙低喝一声,“你有些过了!”

    “徐姐你偏心了啦!”杨双燕一跺脚,嵌入实木地板中的玉檀香,微微颤了一下,“贝贝自己长得跟一副骷髅似的,站不稳,关我什么事嘛!”朝贝贝翻了个白眼球,推着轮椅,雄纠纠气昂昂地朝饭厅方向走去。

    肖雨泽气得直冒烟,险些从轮椅上跳起来!双眸闪烁寒光,咬牙切齿地把帐算到徐曼妙的头上!

    徐-曼-妙!你你你……你有种怀胎一辈子,别生下来啊啊啊!

    “呵呵,我没事呢。”贝贝心里愤愤不平,但求息事宁人。跟喜欢较劲的人较劲,实在费劲!“既然肖太太让我和双燕服侍肖先生,谁服侍不是服侍呢,对不对?”

    杨双燕当保姆是假,来对付她才真的,她与她往无冤近无仇的,她不可能平白无故来乐康山庄找她的茬,而且找得如此明目张胆。除非有人给她壮胆!

    贝贝看得十分真切,这个人,除了徐曼妙还能有谁?

    看穿,不能说穿,还要伪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

    这样一来,徐曼妙就猜不出贝贝的真正心思,就无法将她视作一枚棋子,玩转于股掌之间。

    无法控制贝贝,对徐曼妙来说一件很恼火的事。

    微元素已经用了那么多,怎么连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

    若不是任超然再三交待,贝贝是一枚再适合不过的棋子,真想一脚把她踢出乐康山庄!免得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跟肖雨泽眉来眼去,当她是透明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