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 双燕…

    在不知道他有武功的况下,怎么会怀疑他的实际刀伤呢?

    莫非是他装得不够像?

    那就努力假装吧!

    肖雨泽表扭曲,“嘶—可是我的伤口,真的还很痛啊!嘶---从明天开始,我每天对公司高层主管,开两回视频会议……行吗?”

    “不行!”徐曼妙双手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斩钉截铁地说。

    “呜呜……老~婆,我的伤口真的还很痛,只是我不习惯把‘痛’字挂在嘴边而已。我没说,不代表,我不痛啊!老婆。我真的还没法去办公室处理工作啊!老婆。有什么重要文件,拿到家里来,我给他们签字就是了。我向老婆保证,公司的收入只增不减!老婆你若想要买什么,尽管去买,可以吗?老婆~”肖雨泽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地叫得亲极了。

    实际上,他把“老婆”作为“徐曼妙”名字的替换,每次叫她“老婆”,就像直接叫她“徐曼妙”一样,自然就顺口了。

    “你觉得呢?”徐曼妙盯着贝贝,似笑非笑地问。

    肖雨泽微怔,这一大早的,她唱的又是哪一出啊?难道“老婆”二字叫得太生硬了,让她听着不舒服?还是她嗅出了他跟贝贝那什么过了,所以醋劲勃发?

    此时的贝贝正走神……

    师父已经做了这么大的让步了,你这个有出墙嫌疑的女人,还想怎样?

    转念一想,徐曼妙与任超然半夜到花园,真的是为了偷吗?

    他是她的司机,他们随时可能制造独处的机会。可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半夜约在乐康山庄花园中相见?

    为什么呢?

    难道是……为了她?!

    一个住在园子里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可能是楼房里侍候的六个佣人,她们长得又黑又胖,任超然不可能喜欢她们的。

    也不可能是于文丽,可这个“她”,却能够让徐曼妙为之动怒,为之吃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贝--贝!”徐曼妙板起脸,提高音量,“你觉得呢?”

    哐!

    贝贝遭徐曼妙大声一喝,第一反应把就用力推轮椅将电梯口奔去!

    谁知,还没到地方,电梯门此刻仍然紧闭。

    所以,很悲剧地撞在了电梯门上。

    嘶—

    肖雨泽微微皱皱眉,痛的不是伤口,而是撞了脚趾头。

    啊!

    徐曼妙杏目圆睁,心里却乐开花了!正为安插个人到她边烦恼呢!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想到这里,心顿时大好。

    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完了!

    贝贝伸手狠狠地拍了两下脑门!

    有人笑,必定有人哭了。

    这什么鬼电梯嘛,居然这么慢!偏偏还是钢化玻璃门,还擦得雪亮透明,有门跟没门一样,谁知道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嘛!

    叮—

    “这回可以推出去了。”徐曼妙吃吃笑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率先走出电梯。

    “小心点!别让我撞面对墙上了。”肖雨泽瞥了电梯左侧的徐曼妙一眼,低声调笑贝贝。

    “这个难说!”贝贝咬着牙,用力推轮椅。

    “一-二-三!”徐曼妙过来帮忙推,“呼~这轮椅真难推啊!”

    “等等!”肖雨泽满脸贼笑,“待我把轮椅手刹车掰上来,你们再推。”

    “老~公!”徐曼妙嗔一声。

    贝贝鼓着腮帮子无话,暗骂肖雨是个没良心的家伙!为了替他去掉头顶上那个绿圈圈,她是冥思苦想,绞尽脑汁。他倒好,竟然捉弄他,真是气死她了!

    “你呀!就知道贝贝一个人应付不来的。”徐曼妙笑容灿烂,“所以,我特地多找了一个保姆,协助贝贝,一起来照顾老公。”

    “啊?”肖雨泽很想问,新招的保姆长得漂亮吗?如果漂亮就留下,最好跟贝贝睡在一间房里。

    反正那两间房是相通的。

    等伤好些以后,三个人……哇哈哈!

    转念一想,两个人醋坛子在,此话实在不妥。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所以,就“啊”了一下。

    贝贝柳眉微蹙,她急于安排人手在她的边,到底是为什么呢?是昨天晚上跟踪任超然,被发现了?还是自己的房间与肖雨泽的房间有秘密通道,被发现了?

    做贼心虚。

    贝贝的脸噌地一下,就红了。

    “不就是给你多请了一个保姆吗?”徐曼妙捂嘴吃吃地笑,“老公,你的口水用不用流得这么长啊?”望向贝贝,“不就是给你添加一个帮手吗?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的肚子复一沉重,照顾我老公的伤,还得完全依仗你,和那位新来的保姆呢!”

    “我……”肖雨泽坏笑,老婆你是不知道我左拥右抱,双燕齐飞的宏伟计划。

    “不敢当,不敢当。”贝贝跟着打哈哈,“肖太太言重了。”

    徐曼妙笑容神秘,没有再说话。

    肖雨泽一脸期待。

    贝贝一路走,一路想……

    如没有昨晚的发现,她会觉得徐曼妙这样安排是真心对肖雨泽好。想到昨晚上徐曼妙与任超然亲劲,她就觉得徐曼妙这样的安排有些刻意--刻意安排漂亮女孩子缠住肖雨泽,让他无暇分心她与任超然之事。

    莫非徐曼妙和任超然想趁肖雨泽重伤在,对乐康集团有所动作吗?

    根据雨伞把杆上的话来推测,徐曼妙嫁给肖雨泽,多半会对肖家做出不利之事。

    结婚三年来,一直没有下手,估计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而今,肖雨泽受伤,徐曼妙投其所好,给他找来一个又个漂亮的保姆,无非是想让他沉迷女色,在他防备最弱的时候,对乐康集团下手吧?

    不经意间,各怀心事的三个人,已经穿过走廊,来到客厅。

    一个年约二十三四岁,皮肤还算白净,材肥胖的女孩子,一手拿着化妆刷,一手拿着小圆镜,笑嘻嘻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呕—”肖雨泽双燕齐飞的美梦,彻底破碎了。

    贝贝也推翻了风才对徐曼妙做作所为的所有推测,脑中闪过无数个问号,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