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 十八禁

    第140章 十八(2068字)

    徐曼妙迅速伸出舌头,到任超然的嘴里,任超然会意,伸出舌头与之**。.首*发』

    任超然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徐曼妙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任超然的手顺着徐曼妙**的锁骨,轻轻地往下滑,徐曼妙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越发丰-满的前,她的手,顺着他那浓密的毛,轻轻地,轻轻地往下滑去。

    “老婆,我想要你呢。”任超然咬着徐曼妙的耳畔,和着粗重的气息,声音低低柔柔。

    “我也想要……老公……”徐曼妙的纤长白皙手,已经移到任超然的小腹,“你今晚侵略了她多久?”

    “一个小时左右吧。”任超然的声音低沉沙哑,“老婆,说真的,我找她只是为了发泄一下原始的**。并不象跟老婆你做,是在感受彼此浓浓的意。”

    “还是把她绑起来吗?”徐曼妙抓住那根烧火棍,两眼放光,满脸兴奋地问。

    “呵呵,老婆你真聪明。不把她绑起来,她不老实,不是用腿踢我的命-根-子,就是用双手抓我的脸。有几次险些让她逃了呢。”任超然示意徐曼妙翻转子,半跪到上,用双手肘支撑着。

    垫湿了,丝毫不影响两个人越发高涨的-趣。

    徐曼妙摆好姿势后,任超然下。站在边上,握着手中的宝贝比划了一下,够不着,便将徐曼妙的体往外拖了拖,直到位置刚刚好,便开始攻城略地。*非常文学

    “看来你跟她做过很多次……”徐曼妙的子,随着任超然的进一步略夺,而高频率地颤抖!

    (亲们,猜出他们口中的“她”是谁了吗?想提早知道答案的话,可以在书评区留言咯~)

    前两个人的水果,此刻,如同装满水的汽球,张力十足的晃动。

    徐曼妙觉得整个人就快要飞起来,说不出的舒服惬意,却又忍不住求饶,“啊,你轻点,你轻点啊喂,轻点……”

    “瞧你,这么点力道就受不了了。”任超然念着她怀有孕,不得不减速,却趁机调笑,“还好我先找她发泄过了,不然……你更加受不了……”

    “啊,轻点!轻点!喂,轻点,轻点……再过几天,你还是去找她吧……喂轻点啊喂……”徐曼妙尖叫连连,“小孩伤着我们的孩子啊,喂……”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将宝贝孩子抬出来当挡箭牌了。男人怎么都这样,一个个猛如虎,肖雨泽这样,任超然也这样。真不知道男人体里使不完的劲,到底哪来的。

    “你不是,舍不得,我去找她发泄吗?”

    “舍得,舍得!啊!啊!超然,轻点!啊……”

    “那,我想……办法,再去,找她。”

    “我也……去!啊!轻点!轻点喂!啊啊啊!我已经,很久,没去看过,她了。”

    “呼~~她每次,见你,都骂得,很厉害!”

    “你只要,把她啊啊啊,绑得紧,一点。”

    “亲的,我会的。她是我们,手中最后的王牌!”

    “你就这么……对待我们的王牌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别啊,轻点轻点啊啊啊……”

    徐曼妙的尖叫声,任超然的粗重的喘息声,依呀,依呀的垫摇摆声,水与水撞击声……

    各种声,胜过美妙音乐的弦音,直响到大半夜,任超然从特制降落的天花板上离去,这令人消魂的和弦音才彻底散去。

    徐曼妙光着-子,蜷缩在被子里,目光空洞地盯着降下又上升复位,不留任何痕迹的天花板,心十分惆怅,长长的叹息一声,如此的子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可不是折磨人吗?

    两个人完事,应该相拥着对方,一齐入梦。

    任超然说,“眼下是非常时期,肖雨泽又带伤住在隔壁房间,随时都可能过来,还是小心为上。”

    徐曼妙心里不依,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任超然离去。

    装修奢华时尚的卧室里,还弥漫着两人翻滚时散发出来的味道。

    而此刻,却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守空房。

    一连十五个晚上都这样,徐曼妙心里这个委屈,这个气啊!忍不住愤愤然骂道:“你这该死的肖雨泽,背上的刀伤,到底什么时候好啊!好了赶紧到外面找别的女孩子开房去,别在家里摆着,跟个定时炸弹似的,尽是吓唬人啊!”

    偷偷到连哪个是自己原配老公,都分不清楚了。

    俗语说得好啊!

    这有人失意,有人就能够得意。

    徐曼妙气得,咬牙切齿地祷告:肖雨泽背上的刀伤快些好,好了每天晚上滚出乐康山庄过夜,找谁快活,找谁快活。

    肖雨泽呢?

    一连十五个晚上。

    每晚搂着。感可人的贝贝睡觉,恨不得让人背上再砍一刀,刀伤恒久远,夜拥美人,每晚睡到天大亮。虽然想要那个,又还没法那个啥的滋味不太好受,但心仪的美人夜夜睡在自己的怀里,终归还是好事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两个人的感益俱增突飞猛进。可肖雨泽感觉得到,他与贝贝的心,距离越来越近了,近到几乎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

    就今天早上,肖雨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觉得口渴,嘴巴轻轻“啧巴”了几下。

    贝贝连忙下去,给他倒了杯水。

    明明只是普通的白开水,他却越喝越觉得甜。

    嘴里,喉咙里,直甜到心坎了。

    贝贝是个可人儿。

    他心尖上的那个可人儿。

    倘若几个月后,她要离开乐康山庄,离开他,他估计自己肯定会疯掉。

    “贝……贝。”肖雨泽低低柔柔的轻唤了声。

    “嗯。”贝贝极为自然的应了声,接过肖雨泽已经喝光了水的空杯子,柔声道:“还渴吗?我给你再倒水去。”

    “渴!”肖雨泽猛地扑向贝贝,一把将贝贝紧紧地拥在怀里,“不是口渴,是饥渴!”

    “乖~别闹!……呜呜……”贝贝陪伴肖雨泽一连十五个晚上,有十个晚上,是在肖雨泽激-如火的挑-逗下,安然渡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