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 又要了她

    <;">

    “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人了?”徐曼妙从任超然上隐约闻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味道,一股无名火自心底嗖嗖的往上窜!强压口盛怒,声音听起来依然温和低沉。.大文学其实却隐藏了无数枚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嗯?”任超然后知后觉,打了个呵欠,又翻了个,口气懒洋洋,“你刚才说什么?”

    “你给我起来!”徐曼妙彻底怒了!

    苦苦等他几个小时,以为他会主动跟她交待呢!没想到他过来以后,随便敷衍几句,倒头便睡!

    丫的,孕妇不发威,你当人家肚子大,手脚不灵活,脑子不灵光么?

    起,下子虽然笨重,动作却还算麻利。

    站在边上,双手用力拉着任超然的左手腕,试图将他拖下拽到地毡上,“今晚不跟我老实交待,休想睡觉!”

    “哎~哟!老婆,你这是干什么呀!”任超然突觉手腕处骨骼一阵响动,隐隐有些疼痛,用力一抽,将手从徐曼妙手中给抢了回来,依然躺在上,看了徐曼妙一眼,“不就是忍不住又要了那个女人一次吗?之前要她,你不是在边上呐喊助威,接着参加进这个刺激的游戏中来的吗?你现在怀宝宝,我不忍心折腾你,不代表我不你!我刚才去找那个女人,不是去叙旧,只是找她痛痛快快过把瘾而已!你不是常常鼓励肖雨泽,到外面找女人,少碰你吗?”

    “混蛋!那能一样吗?我肚子里的是你任超然的骨,不是他肖雨泽的种!我不他,他找多少个女人,我都不介意。.大文学可是我你!在乎你!看到你对别的女人好,看到你对别的女人笑,我会吃醋!我的心会痛!你明白吗?我们历尽千辛万苦,仍然提过提心吊胆。你不想办法尽快将肖家的财产弄到手,居然有心思去搞女人?!我,我我……”气急败的徐曼妙气呼呼地冲进洗手间,端出个装满水的不锈钢脸盆。

    涮!

    毫不客气地朝上躺着的任超然,泼了过去!

    刹那间,任超然成了个落汤鸡。

    “我必须让清醒清醒!”徐曼妙端着剩下的半盆水,站在边上,杏目圆睁,等任超然的反应。

    “喂!你搞什么?!”任超然一个鲤鱼打!直接从垫上,蹦到地板上,“喂!别闹了,喂……”这些年,在睡梦中被徐曼妙泼过不知N次水,都有些习惯了。大文学唯独这回最冤了,都怨自己这张臭嘴,跟别的女人做-,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呢?!

    “我也不想闹!我只是提醒你,我的脾气向来不太好!”徐曼妙泼完水,口仍然起伏得厉害,举着钢盆,直朝毫无防备的任超然头顶上盖了下去,“你若想儿子平安出世,必须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就不是泼水那么简单了,直接割了你的小**!”

    任超然直觉眼前放着一堆珠宝,彩光四闪。

    伸手一摸头顶,擦!居然长了个铁板烧汉堡包。

    不怒反笑,“老婆,明天记得把厨房的平底锅带上来,藏在底下,以备不时之需。”一副十足的灰太狼模样。

    “扑哧!”徐曼妙笑,“就你这好脾气,谁舍得再折腾你?”他对她的宠溺,不是一般男人可以做到的。这几年来,无论她如何胡闹,他从来都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就像现在,她用水泼他,他不过是笑笑走进洗手间,脱掉上的湿衣服,拿浴巾擦头发。

    “这些年,我让你折腾得还少吗?”任超然边用浴巾擦头发。反击非但不能平息争吵,反而会伤害两个人的感。唯有用另类的方法尽快结束吵闹,两个人才能长久相处得如此融洽。特别是像他和她这种特殊的地下夫妻关系,若不是这样,不出几个月,两个人就散了,根本无法维持几年。

    “呵呵。”任超然的忍记,徐曼妙心里对自己刚才的举措有些过意不去了,窘迫地笑,嗔,“唉……谁让你从来都不还手嘛。”

    “你知道,我从来不舍得打女人。”任超然脱掉湿透的衣服,露出膛浓密的毛。

    徐曼妙的目光落在他宽阔的口。

    任超然的目光却落在徐曼妙肤质细致的脸上,虔诚地说,“尤其是……心的女人。”

    “对不起。”徐曼妙走过去,靠在任超然的口,“这些年,若不是你一直忍让,我想……”双手不停的抚摸凸起的肚子,“我们也不可能有这个孩子了。”

    “我们将来还会有好多个孩子呢。”任超然将浴巾丢到地毡上,一把将徐曼妙斜斜地揽在前。

    徐曼妙仰望任超然,定睛定神,无话。

    一个女人,一辈子能够得到一个男人如此强烈的,已经足够了。

    “为了让我们的孩子们,能够长久地过上流社会的生活,我们必须狠下来心来,将肖家的财产全部弄到手!”任超然凝神,注视徐曼妙沉浸在幸福中的俏脸,眼眸闪过一丝凶狠,信誓旦旦地说。

    “嗯。”徐曼妙郑重地点点头,“好。我听你的,我全听你的。”

    “久易生变。”任超然眼睑收缩一下,“我们首先要灭掉的,就是那个姓于的老女人!”

    “于文丽?”

    “嗯。”任超然点头,“她可是个人精,很多事在心里默默盘算,不会轻易说出来的。我们必须算在她的前面,否则,我们将来肯定一无所有。往好的说,就是进牢狱失去自由。往坏的说,就是连命都可能搭上。”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要想办法把微元素加在各种食物中,争取加快控制他们……呃,那个贝贝,很讨于文丽和肖雨泽的喜欢,你可以利用她的手……呃呵哈哈哈。”

    “老~公,你真是坏透了!”徐曼妙伸手,轻轻抚摸任超然笑容浓厚的脸庞,嗔一声。

    “老~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任超然微厚的双唇,轻轻触碰到徐曼妙丰盈的双唇上……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