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章 陪睡

    <;">

    贝贝任由肖雨泽抱住,她自己也弄不清楚,每回面对肖雨泽的挑-逗,弄到最后,她都会乖乖地配合他……是她的抑制力太低,还是他的吸引力太强?

    正如现在,贝贝脑子里明明想着要推开他,双手却不听使唤地紧紧环抱住他的腰。*.大文学

    他的吻,如此的疯-狂,如此-烈……

    她的子逐渐燥,逐渐柔软酥麻,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双手自他腰处轻轻地往上移动。

    “嘶—”肖雨泽微微皱了皱眉,停下亲-吻的动作,这背上该死的刀伤啊啊啊!

    “你背上的刀伤,不要紧吧?”贝贝如梦初醒,连忙松手,“对不起,我**你了吧?”看到他痛苦的表,她心疼。

    “你**我,是应该的。”肖雨泽谑笑,“谁让我那天晚上弄得你那么疼呢?”

    “你上的伤口未愈合,还是回房躺着休息才是。”脸红耳赤的贝贝,对于肖雨泽的调笑,全当没见听,“走吧,我扶你。”

    “我不回去。”要不是背上这刀伤,今晚某人肯定在他上高频率颤抖的,现在不行了……肖雨泽怎么能不觉得郁闷呢!“我要睡这里。大文学反正我又干不成坏事,你没理由赶我走的。喂~你干什么去?”

    “这里让给你。”站在活动衣柜门前的贝贝,回过头,对肖雨泽嫣然一笑,“我去隔壁房间……哎~呀,你别挤嘛,我让你过去还不行吗?”

    “不行!”肖雨泽咬着贝贝的耳畔,和着粗重地呼吸,“我要你陪我一起过去。*.下午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晚上陪我一起睡觉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贝贝看肖雨泽一脸虔诚的样子,心软了,妥胁了。要不是看他为自己受伤的份上,才懒得理会他呢!反正他现在背上有伤,干不了坏事,陪他睡觉,也只是纯粹的睡觉,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来,贝贝。”肖雨泽这回圆满了,喜滋滋地爬上去,侧着子躺着,摊开左手臂,声音低低柔柔。

    “这样躺着,你的伤口,不疼吗?”贝贝顺从的挨过去,将头轻轻的枕在他结实修长的手臂上,面对着他,眨巴着双眼柔声问。

    “疼到是不疼,就是有点……不舒服。”肖雨泽浅笑,咬着她的耳畔喃喃低语。

    “啊?”贝贝连忙将头抬起来。

    “是你的衣领刺得我的手臂生疼。大文学”肖雨泽低低的,伴着点沙哑的声音,和着粗重的呼吸,轻轻地吹进她的耳膜,“把衣服脱了吧……”

    “不要吧。”贝贝轻轻的摇摇头,下意识的用手护住口,“我觉得这样就好的。”

    “你好我不好啊,你的衣领真的很硬。”

    “你枕在我的手臂上睡吧。”贝贝将头从肖雨泽的手臂移了下来。

    “好。”肖雨泽将头枕在贝贝的右手臂,轻轻地拱了拱。

    “喂~你干什么呢?”待贝贝反应过来,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臂睡觉,是一种错误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就是想亲亲你。”肖雨泽已经用牙齿咬开了贝贝的第三颗纽扣,他那火的唇,顺着她。感的锁骨,轻轻的,轻轻地往下移。

    “别……你上有伤呢。”贝贝只觉得全麻痒,脑袋在瞬间完全短路了,竟然忘记了拒绝。

    “贝……贝……”肖雨泽已经顺利咬开贝贝衫衣上的所有扣子,缓缓坐起,一只手伸进裹住浑圆的时尚衣,轻轻的**着浑圆顶端那鲜嫩柔软的菩蕾。轻轻地,轻轻地**着,直到感觉浑圆高峰处雄伟拨……另一只手,伸向她皮肤光滑如丝的背部,动作娴熟地解开她那衣的扣子。

    一对雪白浑圆,雪中一点红,瞬间傲立在空气中。

    由于解开衣扣的动作过快,衣在瞬间松懈开来。

    浑圆在暴-露的那一瞬间,发生了短暂的,轻微的颤抖!

    肖雨泽难以自持地探下头去,用火的双唇,将雪中一点红含在嘴里,将灵动的舌头发挥到极至……

    “泽……别……你上有伤呢。”贝贝低低的呢喃声,伴着越发粗重的呼吸,将双手挡在浑圆顶端。

    “嗯?”肖雨泽用嘴,直接将浑圆顶端的障碍物拱开。

    贝贝直觉全酸麻无力,燥难当,-望越来越强烈。

    “不!”贝贝猛地翻转子,半--露的体滚到铺外,跌落到地毡上,一阵吡牙咧嘴之后,坐起,将衣扣上,衣衫纽扣逐一扣上,狠狠的白了肖雨泽一眼,“你这是玩命,知道吗?”

    “你心疼我?”肖雨泽坐在上,一脸的不知所措。

    “等你体好了……”贝贝的声音小若蚊吟,“我,我……我给你。”

    “好。”凝神注视贝贝的肖雨泽,自是听清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失望的眼眸登时闪起一抹异样的亮光,提议,“这几天,我们还是分房睡吧。”

    听了这话,贝贝心思复杂,无话。

    “你不知道,你体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肖雨泽苦笑,“只要挨着你,我就忍不住想要欺负你。”说的可是心里话。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怀中搂着一个新鲜、美丽、俏、。感的尤物,不动点歪歪心思,反而不正常了。

    听了这话,贝贝的心思更加复杂了。原来,吸引他的,只是体。是啊,差点忘记了,他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两个人的认识,还是他老婆牵的红线呢。

    亏得后来,她的心一点一点的沦陷了,以为他多多少少会有些喜欢她的。

    她曾想过,与他轰轰烈烈一场,哪怕没有结果,都无所谓。

    没想到,弄到最后,他还是只留恋她的体。

    “你怎么不说话?”女人心海底针。前几秒钟,不是还满脸欣喜的迎合他来的吗?

    这会儿怎么满脸愁容了呢?

    这女人的脸,还真像6月的天气,说风就是雨的,变得也太快了。

    快得跟翻书似的,刷的一下!又是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