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 偏偏要那个

    “我要吃西红柿炒蛋。”肖雨泽望向摆到徐曼妙左侧的菜盘子,一脸倔强地说。

    “好。”贝贝起象刚才那样,绕过半圈桌子。

    “老~公,你要吃什么菜,我跟说一声就行,我来帮你。”徐曼妙站起,将摆到自己面前左侧的蛋炒西红柿,端起来,递给贝贝,“你倒是快些夹呀!”

    “呵呵,好啊!”肖雨泽笑容淡淡,心里却要乐翻了,老婆与自己心仪的女子和睦相处,同心同德,侍候着他,他能不高兴吗?

    “哦,好的。”贝贝叉开筷子,夹了两次,“可以了,谢谢肖太太。”

    “不客气。”徐曼妙脸上笑容灿烂,心里却……

    “不客气。”徐曼妙脸上笑容灿烂,心里却恨不得将菜盘子扣在贝贝的脸上。妈-的!你一个正常人,站起来夹菜不完了吗?非要绕得站到我和任超然中间来?

    “肖先生,你要的蛋炒西红柿。”贝贝落座,微偏着子,用小勺子给肖雨泽舀了半勺的饭,加半勺西红柿,红白相映,色香味俱全。

    肖雨泽张开嘴,将满勺子的饭菜一次吃进嘴里,伴着西红柿酸酸甜甜味道清香的米饭,嚼在嘴里显得格外香甜。

    尤如此刻,美好如画的心思。

    生孩子的事交给徐曼妙,各种侍候之事就交给贝贝……

    子过得,那叫一个快-活。

    “我要……烧猪排!”肖雨泽望着摆在徐曼妙面前偏左的烧猪排,乐不可吱地说。

    “老~公,你以前不是从不吃烧猪排的吗?”徐曼妙双手端起菜盘子,给贝贝递过去。

    “瘦利于伤口愈合,医生说的。”肖雨泽分明就是有意让徐曼妙与贝贝围着他一个人转,“我是不喜欢吃,但我把它当成药来吃。比起消炎药片,烧猪排的味道,肯定要好上几倍。”

    “肖太太,你安心吃饭吧?”贝贝举筷子,夹了两三片烧猪排,好心提议,“我,我……我站起来直接夹就行了。”

    砰!

    徐曼妙将盘子重重地放在钢化玻璃桌上。

    “曼妙你这是干什么呀?”于文丽吞掉嘴里的饭,瞪了她一眼,“保姆侍侯他吃饭,又不是侍侯他睡觉,你这是着的哪门子急呀!”偏头望向肖雨泽,“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曼妙紧张你背上的伤,你还这般折腾人家!要是她没怀上宝宝,随便你怎么使唤。可人家现在腆着这么大个肚子,你还成心折腾人家,就是你的不对!亏得曼妙站起来时,没磕着肚子,要不然,我非拿鸡毛扫打得你浑是伤!”

    “妈啊~瞧你说得!”徐曼妙笑,嗔,“我是那种喜欢拈酸吃醋的人吗?”缓缓坐下,举起筷子,夹了点凉拌脆竹笋,送嘴里,咬得沙沙作响。“我看着贝保姆给我老公喂饭的那专注神,让我觉得这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要发火。”

    肖雨泽动作缓慢地缩起脖子,没敢说话。谁让自己理亏呢?

    “瞧瞧!瞧瞧!”于文丽笑,“还说自己不喜欢吃醋。刚才不知道喝了几壶呢!保姆是你自己雇的,若不用心做事,你肯定会把她解雇。可是人家现在很用心在做事,你又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那你自己说说,你想贝贝怎么样?”

    “喂饭喂饭!继续喂饭!”徐曼妙不耐烦地说,“谁让他的背受那么重的伤呢!”

    “哈哈哈……”于文丽大笑,“瞧瞧,醋劲还是那么足!”

    贝贝端着饭碗,鼓捣着手中的汤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任超然举筷子夹菜,故意在徐曼妙视线停顿三秒钟,看似夹菜,实际上是向徐曼妙挑起大姆指。

    “才没有呢!吃饭吃饭,继续吃饭。”看到任超然那个有意有意的称赞动作,徐曼妙会心地笑了,这个**烟一喷,再没人怀疑自己跟任超然之间有亲密关系了吧?

    “我还要吃饭,快给我喂饭。”肖雨泽使劲朝徐曼妙眨眼睛,“老~婆!还是你来喂我吧。”

    “胡闹!”于文丽朝肖雨泽番了个白眼,望向徐曼妙,“你吃你的,别理他!吃,吃!不吃,一会我们吃完了,通通倒掉!再让佣人们都睡觉去,就不信饿不着他!”

    “妈这招,高!”徐曼妙对于文丽竖起一个大姆指。

    于文丽埋头吃饭,没再说话。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喂我吃饭啊!”肖雨泽深知于文丽为了讨好孕妇徐曼妙,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他作为儿子,也不能抹她的面子,要不然,回她一句,我有的是钱,还愁买不到好吃的吗?若是这样说,老太太少不得又是一阵哭闹。何必自讨苦吃呢?

    所以,还是乖乖的接受婆媳二人的轮番戏虐,继续让贝贝保姆喂饭吧。

    有贝贝喂饭,实在是胃口大开。

    可心里,微微有些难受。

    贝贝与任超然同样是自己的下属,凭什么他可以坐着埋头大吃,而贝贝却要侧着子,给他喂饭?

    最让他难受的是,明知道贝贝受委屈,他还不明着替她说上半句话,否则,这宅内,必定雷声阵阵,硝烟滚滚,鸡犬不宁。最终受害人,肯定又是贝贝。

    总之……难!

    贝贝没有说话,只是悉心照料肖雨泽吃饭。

    肖雨泽最不喜欢看到贝贝沉默不语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委屈,也不再故意说要这个菜、那个菜,只说那些摆得就近的菜盘子。

    “这可是辣椒溜猪肝,你背上有伤,不可以吃辣。”贝贝低声提醒。

    “哦,是哈。瞧我,估计是饿晕了头了,居然连这个都会忘记。”肖雨泽面无表地说话,心里却喜得要命,瞧她一副视我杀父仇人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关心我的。

    “张姨!”徐曼妙大喝一声。

    “在。”张姨扭着肥胖的腰枝,迅步而来,恭敬地回了声。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