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1章 兴奋

    “要吃饭就到饭厅去嘛。”任超然适时打了个圆场,“我刚刚才吃过,现在肚子还不算饿,站在这里再说上几个小时都不成问题。可是,我一会还要回房间看电影呢!”

    “看什么电影?”贝贝随口一问。

    “嗯?对呀,什么电影来着?外国的,叫什么魔什么的……”任超然侧着头想了一会儿,笑,“不好意思,我还真是想不起来了。瞧我这记。”

    “那一会儿上楼,经过你房间,你告诉我那个电影名称行不行?”在医院里的时候,肖雨泽交待过,他手里有一份足以令乐康集团破产的名单。若知道他的邮件地址,QQ号,她可以利用木马程序,侵入任超然的电脑,盗取自己想要的资料。现在,只要想办法弄到他联系方式。笑呵呵地说,“如果你已经下载好了电影,可以设置文件共享,那样,我就不用重新下载了。”

    “你对电脑好像很有研究?”任超然眼里闪过一丝霾,随即笑起来,自问自答,“也对,你以前曾经居豪门,家里有十台八台电脑很正常。需要用到文件共享这个功能,也不奇怪。”

    “呵呵,是的。特别是跟我哥的电脑,那才叫真正的共享……”贝贝觉得自己暴露得多了些,连忙解释,“不过,这些作,都是我哥弄的。我一个小P孩,哪里懂这些?每次看到我哥装电脑系统,什么硬盘分区,什么什么的,我看到这些,就一个头两个大了。真不明白,男人怎么喜欢鼓捣这些东西。”

    直到此刻,任超然扫向贝贝的眼神,才柔和了些,“你哥哥懂的,我也懂哦。要不,一会上楼,你到我房里,我教你?”

    “好哇好哇!”贝贝兴奋得跳起来,直拍手。

    “咳咳……老~婆!我饿了,我先去吃饭了。”肖雨泽再也看不下去了!妈-的!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子,光明正大的勾引他的女人?若不是怕过激的行为刺激到怀孕的徐曼妙,他真恨不得马上跟任超然单挑。

    天下女人都的是,贝贝也是他可以染指的吗?

    贝贝也真是的!

    想气他,好歹找个实力雄厚的对手呀。

    像任超然这种人,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的,偶尔还仗势欺人,根本不配做他肖雨泽的对手。但又不好意思挑明,只得以吃饭为借口,喊徐曼妙离开。

    贝贝好像比较听从徐曼妙的话。

    只要他成功将徐曼妙拉走。

    徐曼妙肯定会将贝贝拉走。

    那么,这没完没了的闲扯,就结束了!

    “你这丫头,该不会真的是看上咱们这位,成熟、帅气、稳重的任总管了吧?”贝贝与任超然话题多多,徐曼妙口起伏不定,碍于肖雨泽在场,才没有表现到脸上。

    若不然,她有甩贝贝两个耳刮子的冲动!

    妈-的,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把初夜卖给她老公,现在还想勾引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转念一想,眼下还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

    又听肖雨泽发下话,有意让他们停止这没完没了的交流,脸上的不悦一扫而过,笑容灿烂地说“吃饭去吃饭去!都给我到饭厅吃饭。”

    听了徐曼妙的话。

    任超然尴尬地笑笑,这个笑容到底什么意思,只有他心里最清楚。其实任超然清楚肖雨泽对贝贝有意思,他没有垂涎贝贝的意思,也没这个胆。他这么做,只是想在肖雨泽面前喷些**烟,让肖雨泽认为他看上了贝贝。这样,就怀疑不到他跟徐曼妙有亲密的关系了。

    任超然这心思,跟徐曼妙,还真是如出一辙。

    肖雨泽哪里知道任超然和徐曼妙的心思?

    先见贝贝与任超然有说有笑,又听到徐曼妙夸他,气得他着脸,心中愤愤然,艹!就他这人模狗样的苦-**子,也配得起成熟、帅气、稳重这些褒义形容词吗?

    也不知道徐曼妙什么眼光?

    转念一想,她不过是在拍任超然的马而已,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贝贝则一脸迷茫,肖太太,你从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对这个猥琐的任XX有意思呵。

    各怀心事的四个人,朝同一个方向—--饭厅走去。

    “早就听见你们的到一楼大厅了,怎么现在才过来?”坐在上位的于文丽,将小碗递给张姨盛汤,看着一同进来,表各异的四人,脸上微笑淡淡,语气中却带着点责备。

    肖家吃饭有个规矩,家人没到齐,谁都不许先吃。除非先打电话来通知,说不回家吃饭,才不会等他。

    像这样,肖雨泽、徐曼妙都家的况下。

    于文丽早早坐在饭桌上,却迟迟没有动筷子,眼看着他们过来了,才让女佣盛汤。

    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越发显得饥饿,难怪她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妈,以后这等齐了人再吃饭的规矩,得改改了。”肖雨泽坐在李姨拉开的椅子上,位居于文丽的左上首,笑呵呵地说:“这样你老人家,就不用总是为了等我们而挨饿了。”时刻谨记:背上逢了十七针。想的次数多了,他自己也觉得背上的刀伤,真的逢了十七针。每每在众人面前,他无论走路,坐下,动作都显得十分缓慢,背还总是微微弓着,使得背上的纱布裹着的药包,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咯!

    闻此言的于文丽,刷地把脸色拉下来了。

    把刚从张姨手中接过来的汤碗,重重地搁在钢化玻璃饭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张姨吓得浑一哆嗦,每次盛汤八分满,没有错啊!站旁边,双手垂直,微低直头,大气都不敢出。

    众人皆惊!

    四周皆静。

    老太太这是怎么了?

    “改什么?”宽敞明亮的硕大饭厅,只有于文丽怒不可遏的声音,“饭都不在一起吃,像一家人吗?!”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