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章 吃~

    若不是眼看着徐曼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又天天那么忙,边没个信得过的司机不行。他不恨马上把任超然逐出乐康山庄,永世不得再踏入乐康山庄半步!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横看竖看,都看任超然不顺眼。

    尤其是在那天晚上,英苏格酒店走廊上,看见他把一个文件袋交给贝源。文件袋里装的,赫然是他开给贝贝,后来又遭人抢劫的那一张支票!你既然抢了,又何必还给贝源?让支票再次转回贝贝的手中。弄得人家贝贝,是吧?差点就不再跟他回乐康山庄了!

    肖雨泽心里有不满,却丝毫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看了一眼站旁边一言不发,表平静的贝贝,哑然失笑,续而望向任超然,笑说,“早知你会来接我,我应该在医院多躺半天的。省得我苦苦央求后,院方才答应用一辆又破又旧的急救车送我回来。”

    贝贝一愣,送肖雨泽回来的急救车破旧吗?人家是新买的好不好?

    “老~公!”滴滴的声音从墙的拐角飘过来许久,着大肚子的徐曼妙一摇一摆的形,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老~婆。”肖雨泽的迎了上去,亲地喊了声。

    “肖太太。”贝贝与任超然同时向徐曼妙问好。

    “都愣在这里做干什么?”徐曼妙望着停留在此的三个人。

    “呵呵,老婆,是这样。”肖雨泽解释,“我刚才二楼下来,在此碰见任总管,想邀请他跟我们一起共进晚餐。不知怎么地,就东拉西扯地聊上了。”

    “家常饭而已。”徐曼妙笑嫣如花,“任总管,一起吃吧?”转头望向贝贝,“你也一起吧?”

    “那任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任超然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其实我回来之前,在外面已经用过餐了。”

    徐曼妙抚摸凸起的肚子,眼神犀利地扫了下任超然,真他-妈-矫!睡人家的,干人家的老-婆时,怎么不见你有半点不好意思?现在只是让你做在桌子上吃饭,又不是让你招认-

    “不用。”贝贝低低地说了声,“你们吃你们的,我去厨房吃就行了。”肖家向来没有保姆陪主人一起吃饭的规矩。除非那个保姆怀肖家人的骨。而贝贝……跟怀上肖家骨沾不上边。跟肖雨泽是曾那样过,可事后,她已经服食了某些药。

    “任总管都答应一起吃饭了,你怎么能不答应?”徐曼妙笑谑,“莫非你看人家任总管长得帅,不好意思跟人家坐在一起吃饭?这样吧,你坐我旁边,任总管坐你对面。他若敢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就瞪大眼睛,把他看回来,怎么样?哈哈哈……”

    肖雨泽蹙了蹙眉,这说的什么话?好像人家贝贝不愿上桌吃饭,是回避任超然似的。就他长得那样,瞧瞧,贼眉鼠眼,熊背狼腰,贝贝才不屑看他一眼呢!人家贝贝不过是遵守肖家的规矩,有自知知明而已。哪像有的人,长得一点都不漂亮,还三天两天地想在肖家蹭饭,真是不要脸!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能够让贝贝一三餐坐在肖家饭桌上,陪他一起用餐,就是再加上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任超然一起用餐,他都毫不心疼。哪怕顿顿生猛海鲜,山珍野味,花天价,那都不要紧。只要贝贝陪着他一起吃,花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

    “肖太太还是别拿我跟小女孩开玩笑。”任超然似笑非笑地说,“瞧!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了呢。”

    贝贝轻咬下唇,她已经二十出头了,还是小女孩吗?不过,能跟他这个长相猥琐的挂名任总管划清界线,她愿意接受任何与她本不相副的批判。自从想通了到底是谁抢走自己的支票,贝贝打从心底里恨透了任超然,若不是他,她不可能出现在肖家人的别墅里,时刻陷于尴尬窘迫的环境中。

    即使徐曼妙是最终主谋,她对徐曼妙只有愧疚。所有的恨,自然转到任超然上,谁让他是徐曼妙司机兼跑腿,让他抢支票就抢支票,让他送果汁就送果汁,真是可恶极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贝贝苦于报仇的时机未到。

    只得默默地记在心里,却不曾在脸上表现出丝毫不满或者怨恨的绪,反而淡淡地笑着。

    无疑,笑容是掩饰忧伤,痛楚,仇恨,最好的面具。

    “才没有不好意思呢!”贝贝淡笑,嗔一声,“我对任总管又没那意思,怎么可能会觉得不好意思?”

    肖雨泽对贝贝这样的回答表示很满意,并未插话。

    “那你敢不敢跟任总管一起吃顿饭?”徐曼妙笑问,心里却打起了如意算盘:只要贝贝答应与任超然一起用餐,那所有的人将认为任超然对贝贝,或者贝贝对任超然有意思。

    怎么样都怀疑不到她与任超然之间的亲密关系。

    而她呢?怀着任超然的孩子,享受着肖太太的待遇。

    一三餐跟任超然一起吃饭,每个晚上枕着任超然的手臂入眠。

    倘若往后的子,都能够像现在这样舒服、安逸……

    肖家财产在谁的名下,又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不敢?!”贝贝理直气壮地说,“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是个保~姆就行。”保姆二字说得特大声,意在提醒他们,她的份是保姆,在乐康山庄,是不可以跟你们同桌吃饭的。她就不信她能为她破这个例!

    “说什么呢!”徐曼妙假装生气地说,“我什么时候把你当保姆来看待?”

    贝贝心里格登一下,不把她保姆看待,难道当成第三者来对付吗?这就难怪要给她吃含微元素的果汁了。一直找不到徐曼妙为什么对付她的原因。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徐曼妙这么做,完全是因为紧张肖雨泽,在讨好肖雨泽的同时,消灭她于无形……是这样的吧?

    假如是这样,徐曼妙可是将笑里藏刀这招,使得神不知鬼不觉啊。

    可是……仅仅是因为吃醋吗?

    不尽然吧。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