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 别啦

    第126章 别啦(2039字)

    “老~公。非常文学 課外书”徐曼妙挪了挪坐姿,在距离肖雨泽最近的位置坐定,无视贝贝的存在,冲肖雨泽甜甜地笑,嗲声嗲气地说,“你受这么重的伤,我本应该好好侍侯你。可是,你瞧我这肚子……”说话间,双手不停的抚摸圆鼓鼓的肚子,不管肖雨泽看不看得见,“一重过一。自己都需要别人来照顾,所以,根本没法亲自照顾你了。所以,只好把你交给贝贝来照顾了。”

    “嗯。”肖雨泽机械地点点头,表现得很平静,内心却翻滚得厉害。

    他本来就没想让徐曼妙照顾他。

    若要让徐曼妙照顾他,他又何必虚报伤势,把七针说成十七针?

    这么做,就是想离她远远的,到她顺利产下孩子之前都离她远远的。

    她以前不希望他进她的房间,是因为害怕他的强烈的-望,和凶-猛的掠夺,会伤害到腹中胎儿。

    可现在,他受伤,根本没有能力做*,她还是不让他进她的房间。

    借口广泛而丰富。

    浓重的药味会影响胎儿发育;半夜睡着了,做噩梦了,难保不会抓到他的伤口;半夜他伤口痛了,需要医生来换药,诸多不方便,主要会影响她的睡眠,从而影响她腹中的胎儿发育。

    胎儿,胎儿……胎儿是她现在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盾牌兼护符。

    几个月过后,小孩出生了,看她还拿什么做护符。 課外書

    到时候,他要把打往死里虐!不,直接无视她,对她施以冷暴力。*.亜璺砚卿

    因为他自从遇见了另一个她,对她的体已经全无兴趣。之所以气不过,是因为看不惯她总是摆出一副把他压死的强势。好像他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凭什么?

    就凭她那想流产就流产,想怀孕就怀孕的肚子吗?

    若不是害怕于文丽接受不了徐曼妙再次流产之事,他恨不得一脚踢平徐曼妙这几天来,越显得凸起的肚子。

    哪里还轮得到她在此指手划腿,趾高气扬?

    “老~公,对不起。”徐曼妙伸手去拉肖雨泽的手。

    贝贝默默地站在边上,微低头,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间房里。

    肖雨泽、徐曼妙当她是空气,她必须学会适应自己这个“空气”的岗位。

    幸好合约签定的期只是半年—乐康山庄的一天,相当于天堂的一天,漫长得不得了。

    半年时间,可以抹杀她很多东西,比如向往、理想、信仰……

    “你这不是特殊况嘛,我又没怪你。”不经意间,瞥见贝贝失落的表,肖雨泽的手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嘶—别!背上的刀伤太宽太深了,一双手,从手指到肩膀都隐隐作痛。要不……你帮我把绷带解下来,再给我拿两面镜子,让我瞧瞧这伤口,到底有多深,好不好?”他依稀记得,她有晕血的毛病。愿意这个毛病,这个时候还在。

    站边上的贝贝,嘴角微微动了动,没有笑出来。肖无赖的胆子实在太大了,万一徐曼妙真把纱布拆出来看,这不就穿帮了吗?她若是徐曼妙,就一定拆出来看。他越是让拆,就越是越的拆。

    “不,不……”伤口血淋淋的,未愈合皮,可能还有些糜烂……徐曼妙想想就觉得害怕,连连摆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伤口感染了呢?”

    徐曼妙的拒绝,让贝贝心里有些难过,他到底还是了解她的。哪怕是了解她的弱点,也是了解。

    “没事,家里不是有医生吗?”肖雨泽一副视死如归的表,“大不小再到医院住几天。我就是想看看伤口,看一下到底多宽多深。因为……真的痛。不是特别痛,就是隐隐地痛,像无数的蚂蚁在咬,又像无数根针轻轻地刺。”

    装得真像。

    贝贝转念一想,好歹也逢了七针,多多少少的痛,应该存在的,但至少不像他说得那么严重。

    “那也不行。”徐曼妙给肖雨泽翻了一个似责备似关的白眼,埋怨,“你呀!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使小子。都伤成这样,还想胡闹。”转过头,望向贝贝,“如果他让你解开纱布,你千万别解开。刀口最容易受感染的,万一,万一……受感染,”嘴巴**几下,眼睫毛眨巴几下,声泪俱下,“呜呜……老~公!我让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活啊,呜呜……呜呜……”

    贝贝纠结了,说得好好的,怎么就哭起来了呢?想起于文丽曾用这招,光明正大把把杆上有字的雨伞给扔了,看到徐曼妙这个样子,自然是认为她在做戏的。

    雨泽,千万别娶曼妙,否则肖家……否则肖家怎么样?

    显然,这是一句预警的话。

    不然,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刻在雨伞的把杆上。

    徐曼妙与肖雨泽结婚也快三年了,徐曼妙除了第一胎小孩流产以外,并没有做出任何对肖家不利的事。眼下又怀上,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待孩子出生以后,心也就定了,就算是出于某种目的嫁给肖雨泽,估计也会再把下嫁的初衷当回事了。

    久生

    就算肖雨泽的心中曾经只有徐曼佳,毕竟她已经死了三年之久。之后与徐曼妙朝夕相处至今,就算不,也会有怜惜之的。

    久而久之,这种怜惜之,极有可能转化成亲

    夫妻之若转化成亲,两个人基本能够携手白头了。

    但愿他们携手白头……

    贝贝心里反复重复这一句,每重复一次,心里如同被一把锋利地,刀狠狠的刺一下。

    这种感觉来得猛烈,来得蹊跷,自己都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嘶—”肖雨泽缓缓伸手,轻轻拍了拍,徐曼妙的左手背,眼神不时落在贝贝黯然的脸上,温声安慰徐曼妙,“老~婆!别这样……我,嘶—”

    “老~公!你没事吧?”徐曼妙用手胡乱地擦拭脸颊上的泪。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