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 荷尔蒙气息

    第125章 荷尔蒙气息(2076字)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了,贝贝再客,那显得太过矫了。^/非常文学/^ 不就是吃个饭嘛,相比处于这种尴尬的氛围中,吃饭是一件再惬意不过的事了。哪怕饭菜里有毒,干干脆脆地死去,胜过现在心里压抑难受得要死了强!

    哪怕下一秒天蹋地陷,也要先祭五脏庙。

    再说了,饭菜里,可能没有毒呢?嘻嘻~

    贝贝没有再说话,心里有一种解放的快意,跟着两位胖女佣,朝厨房的方向去了。

    “呜呜……老~婆!”肖雨泽轻轻推开徐曼妙的手,眼神却不自觉的跟在贝贝婀娜的后,“我都说过多少次,我受伤的是背,不是腿。”

    “是是是……”徐曼妙连忙缩回手,歉意地笑,“瞧我这记,怎么又忘记了呢?”

    “你呀,哪是记不好哟。”于文丽一直望着肖雨泽,直到与他眼神交替,才望向徐曼妙,用充满关,却又略带点埋怨的口吻说,“你这是关心则~乱!”

    “还是妈了解我。”徐曼妙不无骄傲地说,“我陪你上楼去,走吧。我不会再搂你胳膊了,你就放心吧。”

    “我想老婆搂我胳膊来着……”收到于文丽充满责备的目光,肖雨泽明白自己刚才失态了,对贝贝再喜欢,不应该表现得如此强烈,心里很是委屈,还不自觉地流露在了脸上,“可是,我的伤口……嘶—真的还……很痛呢!老~婆。 ”

    “我知道,我知道。首*发』”徐曼妙不明白肖雨泽真正的心思,自是以为他是真心想自己与他亲密,只是苦于现在背部受伤而已。他看肖雨泽的时候,目光充满柔及关,语气埋怨,却又带着点暧昧,“傻~瓜!我又没怪你。”

    “走吧。”肖雨泽偏过头,望着徐曼妙,歉意地笑。

    “好。”徐曼妙顺从的语气中,洋溢出一种小女人的幸福。甚至在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疑问,是不是三年来的朝夕相处,自己不知不觉上了他。甚至有些后悔两年前,狠心服下引产汤,将属于他们俩个的孩子,厄杀于无形!

    肖雨泽与徐曼妙并肩上楼梯,宋医生、张医生和另外两个胖女佣紧跟其后,谁让他们俩,一个是重伤,一个是孕妇呢?

    于文丽望着楼梯上的一幕,想起医院里,她跟自己得过的要求:一,让受重伤的雨泽,睡在原来的主要房,由贝贝照料。二,在二楼的走廊上装摄像头,现也已经装上。

    不冷笑,演得可真恩

    为了要个大胖孙子,这一切……忍了!

    “肖老太太,我去二楼休息一下。”在厨房胡乱填饱了肚子的贝贝,原来直接上二楼休息。见客厅里只剩下于文丽一个人,连忙过去请示。

    “去吧。”于文丽想了想之后,只说出两个字。贝贝是个聪慧且坚强的女孩子,有些事交待过一次便可以了,反复叮咛,反而显得不够任何她。

    贝贝笑笑,没有再说话,转朝二楼走去。

    刚到二楼,感觉头顶上有只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摄像头。之所以有被人紧盯的感觉,就是那个摄像头已经在使用状态,灯光一闪一闪的,有些晃人的眼睛。

    一二三四。

    从任超然的房门口,直到肖雨泽房门口,一共四个摄像头。

    贝贝虽然不太明白这些摄像头的用意,但觉得应该跟自己有关。因为之前没有,现在有了,肯定是跟自己有关了。

    只是不知道房里头有没有装……贝贝真希望房里头也装了,这样的话,就不会被肖某人肆无忌惮地欺负了。

    任超然、徐曼妙的房间紧闭。

    这大白天的,任超然应该不在房里。而徐曼妙……此刻很有可能在肖雨泽的那房间。想到这里,贝贝有些失落,随即又安慰自己,他本来就是她的老公,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的出现,完全属于戏剧的偶然。离开是迟早的事。

    不知不觉来到先前住过的房门口,推门进去前,瞥了一眼隔壁肖雨泽紧闭的房门,哑然失笑,走廊上装着摄像头,这大白天,所有房门紧闭。

    肖家哪还象个家呀,整个一酒店。

    贝贝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躺在上,呈“大”字,随即一个鱼打坐起来!因为看见头上挂着一个似曾相识的东西,握住那个东西仔细一瞧,艹!这不是医院病前使用的呼叫对讲机吗?!装她头做什么?是让她随叫随到吗?

    呼~贝贝长长的吐了口气,肖家保姆还真他-妈-的难当啊!

    “嘟--嘟—”这几天在医院,几乎没怎么合眼。不进房间不觉得累,挨着之后,真想好好睡一场!无奈感觉上油腻腻的,还散发着苏打水的味道,计划想先泡个水澡,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想过之后,抱起白浴巾,朝洗手间方向走。刚到洗手间门口,头的对讲机居然发出了呼叫的信号。

    “喂喂~贝贝,听得见吗?”按了应答开关以后,对讲机里传出徐曼妙充满愉悦的声音。

    “呵呵,听得见,很清楚呢。”贝贝压住心头不满,“肖太太。”

    “来一下雨泽的房间。”徐曼妙补充一句,“就在你的隔壁。”

    “好的。”贝贝掐掉对讲机的电源,将浴巾团成一个球之后,往上狠狠一丢,深呼吸几下后,走出了房间。

    “进来吧。”徐曼妙站在肖雨泽的房门,笑盈盈地拉着贝贝朝房里走,“来,坐。”

    “呃,不!你坐,你坐,我站着就行。”肖雨泽光着膀子斜躺在上(前缠着纱布,没有露点而已),样子慵懒却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踏进这间房门的时候,贝贝的心就突突地跳得极是厉害。

    徐曼妙突然拉她,一起坐在边上。她猛地想起那天早上,在这张上,肖雨泽也是以这个姿势躺着,让自己蜷缩在他侧,甜甜地睡了一个上午。顿觉脸上**的,心脏咚咚跳得越发厉害,甚至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