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章 疼

    第123章 疼(2079字)

    雨泽,千万不要娶曼妙,否则肖家……

    这是雨伞把杆上写的话。/非常文学/ 亜璺砚卿

    徐曼佳生前,应该了解徐曼妙嫁肖雨泽的不良动机。

    对于一个有不良动机的女人,她配不上肖雨泽!她不配,她不配!

    贝贝替肖雨泽娶到这样的女人感到不值,感到悲哀,感到同,感到……难受。

    “老~婆!”肖雨泽缓缓张开手臂,将徐曼妙拥入怀中,眼角余光瞥见贝贝不司愉悦的神色,皱了皱了眉头,“嘶—”

    “怎么了?老公!”徐曼妙停止拥抱的动作,神色担忧,语气急切,“很,很……很疼吗?”

    “有点。”肖雨泽垂直双手,微低头,低低地声音还着点沙哑,“老婆,对不起。”眼神却时不时的落在贝贝的脸上,“我的手只要稍微地活动,背上的伤口就……嘶—疼得受不了。”

    “没事,没事。”徐曼妙连忙说,“那咱先不抱,先不抱!”

    此此景,贝贝顿觉如释重负,长长地吐了口气,笑容在俊俏的脸上,柔柔地展开。

    “这里太阳好大。”肖雨泽眯起双眼,眸子却滚到一边,定格在贝贝微笑淡淡的粉嫩脸蛋上,心顿时大好,嘴里却又对徐曼妙耍起小子来,“老~婆!你还是先让我进屋吧。”

    “哦,对!对!对!……瞧我,看见老公你回来了,心里这一高兴,脑子就乱啦!”徐曼妙搂着肖雨泽的左手臂,笑嫣如花,声音温柔却轻脆,“先进屋,先进屋!来,慢点,小心点……”

    “嘶—”肖雨泽微皱眉,哭笑不得地说,“老~婆!我受伤不是腿,是背。. 課外书覀呡弇甠你能不能……不晃我的手臂?嘶—嘶—”微微弯了一下腰,看起来有些像驼背。

    “对不起,老~公!”徐曼妙松开肖雨泽手臂,声道,“看到你回来,我太高兴了,所以……”

    “我又没怪。”换作平时,肖雨泽会连忙伸手去轻抚徐曼妙的脸庞,现在直接把这个动作给省略了。

    背部受刀伤,动一动双手臂,可是会牵动伤口,引发疼痛咯。

    受重伤之人,必须有受重伤之人的样子嘛。

    肖雨泽眉毛舞动几下,心里说不说的舒爽:这菜刀劈得,真他-妈-的—值!

    “哧—”望着肩并肩往屋里走,将“**”完美诠释的肖雨泽和徐曼妙,贝贝忍不住笑出声。

    “是不是医院里呆了几天后,觉得在太阳下暴晒很舒服啊?”于文丽走到贝贝边,和颜悦色地说。

    “不是的。”贝贝尴尬地笑笑,有些拘谨地说,“肖老太太。”

    “进去吧。”

    “是。”

    贝贝应了声,尾随于文丽,进入大厅,望着熟悉的居家摆设,没有了第一次进来的那种拘束感,却有一种久违的家的……错觉。

    “过来,坐~”徐曼妙坐姿随意,子微微有些向前倾,一手握着竹制夹子,动作娴熟地烫着小茶杯,一手对着贝贝招了几下。

    “好的。”客厅沙发座向呈“匚”形,贝贝坐在“匚”竖下来那个位置。“谢谢。”

    “来,妈,喝茶。”徐曼妙在“匚”上面一横的位置,于文丽坐在徐曼妙对面,即茶几的另一端。徐曼妙泡好茶,端一杯在手里,起,绕过半张茶几,将茶杯搁在离于文丽最近的位置。脸上笑容淡淡,声音温和婉约,一副乖巧媳妇的模样。

    贝贝横看竖看,也看不出徐曼妙会对肖家做出什么样不利的事,甚至觉得雨伞把杆上的那句话,有些危言耸听了。

    雨泽,千万不要娶曼妙,否则肖家。

    否则肖家怎么样?家破人亡吗?

    徐曼妙与肖雨泽结婚也有三个年头了,第一个孩子不小心流产之后近两年时间里,也没见徐曼妙对肖家做出什么不利的事。如今又有了第二胎……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说明她做好了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的打算。

    也只有打算跟一个男人过一辈子的女人,才会对婆婆如此恭敬孝顺。

    “你子重,以后这些小事,让贝贝来做就行了。”于文丽端起,轻轻呷一口中,撇了一眼徐曼妙越发壮大的肚子,不紧不慢地说。

    “妈呀。”徐曼妙回到原来的座位,给贝贝端了杯茶,搁在离贝贝最近的桌角,笑呵呵地说,“家里的所有事,都让佣人做了。我能够做的,就剩下泡茶和调制果汁了……”说罢,端起一杯茶,喝。

    “谢谢。”贝贝端起茶杯,闻了闻,香气馥郁有兰花香,香高而持久, 此茶是福建武夷山产的大红袍无疑了。贝家鼎盛时期,也常用这种茶来招待上宾。那时候,满屋茶香,贝贝从不以为然。想不到一年多未闻此茶香,竟然有些陶醉其中了。可是,听了徐曼妙的话,立马回过神来,若泡茶与调制果汁出于同一动机,那这茶……是不是也不宜多喝了呢?

    不管了,反正早上喝果汁之前,已经吃了解药。

    更何况,徐曼妙自己也不在喝吗?

    “曼妙~”于文丽语重心长地说,“宋医生、张医生可是交待你几回了啊。怀有孕,不宜多饮茶。”

    “呵呵。”徐曼妙将触碰到嘴唇的茶杯移开了,“不好意思,妈。这茶实在太香了~”闭着眼睛,使劲吸着茶香,双眼微闭,神专注,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此时,贝贝已经将一茶杯喝完了。

    望着陶醉于茶香的徐曼妙,贝贝紧握手中的空茶杯,内心十分纠结:这茶水里面,到底有没有令人神智失常的微元素啊啊啊!!!

    “你好像不喜欢喝茶?”于文丽放下茶杯,望向贝贝,温声问。

    “是的。我以前从来不喜欢喝茶。”贝贝笑,“不过,肖太太冲泡的茶,的确是太香了。我受不住惑,所以……呵呵。”

    “哟~妈,你听听,你听听!贝贝这嘴是不是特别甜,说的话是不是特别讨人喜欢?”徐曼妙眉飞色舞的说着,笑容满面。

    贝贝有些窘迫的望向客厅内外,连忙岔开话题,“……”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