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章 这动静也太大了

    第118章 这动静也太大了(2102字)

    “对了,妈!贝召良居住的房子……”肖雨泽犹豫片刻,打这通电话,意在让于文丽将洗白后出狱的贝召良悄然藏匿。. 覀呡弇甠然后以贝召良仍在狱中受苦为由,要挟贝贝继续留在乐康山庄。

    没想到母子俩的想法如出一辙,那就没有摭摭掩掩的必要了,“我已经买好了。依山傍水的地理位置,好的。设施也齐全,有花园、泳池、健房。另外,有四个保姆,四个保镖。”

    “不错啊,儿子!不光商场混得如鱼得水,还懂得如何讨好未来岳父大人,不错不错!”

    “呵呵!呵呵!”肖雨泽一阵傻笑,“那,这件事就交给妈了。”

    “放心吧!儿子!”于文丽爽快地说着,突然话锋一转,“曼妙的车已经驶进园子了,我得下楼去盯着佣人做中餐了,为了有能个大胖孙子,辛苦点,那也是必须的!”说完,掐断了电话。

    肖雨泽紧握手机,哑然失笑。

    到回787病房,看见贝贝环抱椅子靠背而坐,盯着手机屏幕的双眼空洞无神,乍一看,屏幕上没有丝毫影像,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气得直接关了机。

    “噗—”肖雨泽端起杯子,含一口到嘴,朝贝贝脸上喷去。

    “啊!”贝贝吓得尖叫。

    “咚!”往后倒的贝贝,不记住自己反过来坐在椅子上了。此刻,抱住椅子摔在地上。*非常文学*

    肖雨泽没想到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连忙弯腰过去扶她,却觉得背部的伤口隐隐作痛,“嘶—你,你,你……你没事吧?”

    “你发什么神经啊!”贝贝拍开肖雨泽的手,吡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白了肖雨泽一眼。 書覀呡弇甠

    “我看你有三魂没七魄的样子,八成是鬼上了……”肖雨泽振振有词,“亏我学着电视上跳大神,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连个好眼色都舍不得给。”

    贝贝气结。

    此时,不断地有医生、护士朝肖雨泽的病房赶来,问同一个问题,“发生什么事了?肖先生。”

    “没什么。就是贝贝小姐坐椅子上睡着后,不小心摔到地上了。”肖雨泽逢人问便如此说。

    “你还真能瞎编!”贝贝拉过一把椅子,正要往上坐,肖雨泽猛地将椅子拉开。

    咚!翘翘的部直扑地板,发出沉闷的声音。

    “啊!”贝贝狂抓,“肖-雨-泽!你太过份了!”

    “怎么样?”肖雨泽板着脸,冷声道,“被人戏弄的感觉,不好受吧?”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贝贝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直哼哼,“哎~哟!哎~哟!……”

    “你到护士站,到底干什么去了?”肖雨泽怒喝一声,“说!”

    贝贝吓得浑一哆嗦,看那肖变态的样子,八成是知道真像了,秉着拒绝从严,坦白从宽的理念,老实交待,“去……去……去里面,打了一个电话。”

    “打给谁?!”肖雨泽怒气正盛,吼道。

    “我,我,我……哥哥。”贝贝最怕肖雨泽说风就雨的格了,阳不定,说变就变。

    “你打电话给他做什么?”肖雨泽一再问,“说!”

    “你不要那么凶吗?我跟他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贝贝郁闷了,我跟贝源就算有什么事,就关你肖雨泽什么事。可是没有办法,签约的最后一条可是写着:不得私自与异来往。可是,要是有钱还清一千万的欠款呢?对了,支票,贝源还回来的支票。

    “你打电话给他,到底是为什么?”想起昨夜,贝源与贝贝在一楼大厅里深拥抱,肖雨泽心如猫抓,又痛又痒,再次怒喝,“说!我数到三,你要是不说,我让你后悔一辈……”

    “给你。”贝贝将支票递给肖雨泽,神色有些黯然,“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发呆吗?就是在想,我已经有钱还给你了,到底还要不要跟你回乐康山庄?!”

    肖雨泽望着支票上,自己的亲笔,顿时愣住了,是啊!她有钱还债了,自己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能把留在乐康山庄呢?亏得还有一张王牌在手,不怕你跑,跑了也得乖乖地给我回来!

    “我打电话给贝源,就是想让他帮我抓到那六名劫匪!若不是他们,我至于沦落到当肖家的保姆吗?”贝贝是越想越窝火,越想越伤心,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明显走调了,“若不是看在你为了救我受伤住院的份上,我真的想扔下支票就走!你明白吗?”

    “嘶—我背上的刀伤……好痛!”肖雨泽爬到上,侧而躺,“还是在医院住满一个星期吧!”

    “思来想去,我还是跟你回乐康山庄去。”贝贝这句话,让肖雨泽心大好。

    “谁让我爸爸还关在狱中呢?”贝贝此言一出,肖雨泽的脸色刷地沉下来了。

    “你爸爸关在狱中一辈子,你就呆在乐康山庄一辈子吗?”肖雨泽无不邪恶地说。

    “不是。”贝贝摇摇头,“就算你今天把我爸爸弄出来了,我还是会遵行合约,在乐康山庄呆上半年。”

    “仅仅是遵行合约吗?”肖雨泽害怕听到结果,却依然忍不住在问。

    “是!”贝贝的回答,不带任何感**彩。

    既然他总是拿他爸爸的自由来要挟她,不顾她的感受,那她也应该收一收自己的感

    这几天的相处,贝贝不自觉的投入了感

    从现在开始,她必须将投进去的感一点一点地收回来。

    这样,真到要离开的那天,心也不至于那么痛。

    明知与他不可能有好结果,为什么还要渴望他,给予自己完美的结局。

    贝贝宁愿闻着呛鼻的苏打水味道,听着病人的咳嗽声和痛苦呻-吟,也不要回到富丽堂的乐康山庄。因为这里,只有她与他两个人,他的份是单纯的病人,她是他的保姆。

    一旦回到乐康山庄。

    她依然是保姆。

    可他的份就复杂多了,丈夫,父亲,儿子,总裁……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