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嘘~小声点!

    第116章 嘘~小声点!(2104字)

    “贝贝你先别心急。非常文学 ”贝源直到对话那头传来哧呼哧呼的喘气声,才敢开口安慰,“我,我……我想办法,我尽量想办法。”不就是六个小毛贼,抢了你一张三千万的现金支票,至于气成这样,牵扯出这事那事吗?

    “你若真心想娶我。”贝贝直言不讳,“必须做到三点。第一,给我找来六个劫匪,我要亲自狠狠地教训他们。第二,你必须把我爸爸从牢里救出来,让他对你的看法改观,从而相信你以前所做的错事,是他人药物控制。第三,查清楚董清烨是利用哪些人,哪些事,令贝家破产的。只要这三点做到了,我们就结婚。”

    “那到时候,你要是后悔了呢?”要把一个判了死缓的人,在短期内从牢里弄出来,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就贝召良入狱被判死缓之事,贝源不是没有去打听,去活动,只是有一方更强大的势力在压制这件事,这方势力有意让贝召良死于狱中,让贝家永无翻

    就这方强大的势力,不是贝源目前的财力所能火拼的。更重要的一点是,不知这方强大的势力来源于何方。若要把贝召良从牢中安全救出,极有可能消耗掉贝源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资产。

    到时候,贝召良是安全出狱了。可是他却一无所有,到时候贝贝若反悔……这还真是人财两空啊!

    贝贝是不为金钱所动的女孩子,要不是因为这个,他完全可以自己填写一张三千万的支票交给贝贝,而不是花六千万,从任超然手里买下,肖无赖前几天亲手填写的三千万支票。^/非常文学/^ 課外书

    他一直都清楚,贝贝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承诺过别人的事,是一定会兑现的。

    自己怎么突然间怀疑起她的定力了呢?

    是因为她……把第一次给了肖雨泽,而今还留在他边吗?

    还是因为分开太久,自己对她的狂,虽然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流逝呢?

    贝源被诸多突如其来的疑问吓了一大跳,脑子里突然乱哄哄的,随口反问了这么一句质疑贝贝人格的话。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想解释一番……

    “会!”贝贝果断地挂断贝源的电话,跟一个不再相信自己的人谈条件,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看来,自己太天真了。

    对贝源的看法,还停留在贝源离开贝家之前。那时候的他,对她百般呵护,千般宠,万般信任。

    对她惟命是从,对她说的话从不怀疑。

    就连酱油倒进可乐瓶子兑水,告诉他是可乐公司最新研究的产品,让他喝完,他都照样喝完,致使他从此,看见可乐的广告都直打嗝!

    可是现在,全变了!

    他连她的承诺都怀疑了。

    变了!

    变了!

    全变了!

    ……

    贝贝直接脑子里乱糟糟的,站起,想要出去,手机却震动个不停,一看是贝源,直接掐断!擦!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居然还有脸打来?!

    手机不信停地震动,是信息,贝源发的:就是太在乎你,才更害怕失去。

    一连收到十几条。

    贝贝果断把贝源这个号码加入黑名单。

    不管将来怎么样,至少现在两个人心间存在分歧和隔核。

    需要断绝联系一段时间,需要冷却冷却心中的那团无名火。

    贝贝也不清楚自己面对贝源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失去从前的耐。是因为自己失去初-夜后,在他面前显得卑微,他说得话总让她觉得在伤她的自尊?是因为她的心里有了……另一个男的影子?

    呸呸呸!她心里才没有肖变态呢!

    坐在护士站门前椅子上的肖雨泽,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拉长脖子朝门里边望,看不见人,该不会真的变成苍蝇从那边窗户飞出去了吧?

    恰巧,推着小推车的梁施施,从里头出来,礼貌的冲肖雨泽点点头。

    肖雨泽咬牙,忍住背刀伤传来隐隐的痛,连忙站起,“你好。我想问一个,那个贝……”

    “呵呵,贝贝还在里头呢。”梁施施声音甜美,大口罩下的那双大眼睛,尽是大笑,“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谁让贝贝跟人家说,肖雨泽夸过她呢!搞得她每次见到他,都是两眼放光,特别友好。

    “你已经是第五个这样跟我说的护士了。”肖雨泽浓眉微微皱了一下,“到底还要多久呢?”不就是问个关于“月经不调”的问题吗?进去都快一个小时了。女人这月经……不就是每个人流点血,买几个大号的纸尿裤,把流出来的血吸完,不就行了吗?有那么复杂吗?

    “不好意思,我需要先去给病人拨针头。”施梁梁柔声说完,推着小推车,她走了。

    “我数到三,她若还不出来,我就进去偷听了。”肖雨泽自说自话,“一!”一字话音未落,便见贝贝婀娜窈窕的子,从护士站的门口款款而来。

    只是……神有些失望。

    肖雨泽忍不住想,不是吧?看来月经不调还真是疑难杂症!不然,她在里面呆了那么久,若问得何方,怎么还如此愁眉苦脸呢?

    “走吧。”贝贝望了肖雨泽一眼,淡淡地说。

    “那个月经……不调,就那么难治吗?”肖雨泽想起徐曼佳活着的时候,每每来月经,总会用手揉腹部喊疼。看来,这月经问题,还真是复杂的问题。

    “啊?”贝贝一愣,遂想起进护士站之前,对他随口扯的谎,尴尬地笑,“难,难,难……难得不得了!”

    “你该不会是进去问半天,都没有问出结果吧?”

    “正是!”贝贝说得一本正经,理所当然。

    “啊?”肖雨泽一副难以置信的表,“这怎么可能?现在医学那么发达,只要有钱,换脑,换心,换肝……都可以。区区女人的月经不调,算什么病啊?”敏感的话题,老高的音音,引来不少医生、护士、病人家属等惊疑的目光。

    “嘘!”贝贝脸上是又红又烫,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小点声,小点声!”

    “怕什么?!”肖雨泽理直气壮地说,“全世界的女人,哪个不来月经?”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