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免得虐错对象

    <;">

    贝贝气得张牙舞爪,狠狠地瞪了肖雨泽一眼,起走出房门。大文学

    “我跟我妈道别,你跟着做什么?”贝贝晃晃两只紧握的拳头,看似加油的手势,实际上是在捶自己的口。

    “有我在,不用怕。”肖雨泽就喜欢看气极的贝贝,一副跳大神的样子。谁让你半夜三更跟贝源幽会?我气死你。“你走错了。786病房是右边,而你走的是左边。”

    “要你管!”贝贝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护士站,羞涩地说,“你替我进去问一下护士,月……经不调吃什么药?”

    “我有些头晕……”肖雨泽伸手摸摸额头之后,指了指护士站两边的椅子,“在上面坐一下。你自己进去,别问护士,问医生。我等你。”

    “那我进去了。”贝贝笑容灿烂,“可能需要十分钟左右哦。你要是体受不了,就先回病房休息。”

    “没事。”肖雨泽笑得更灿烂,“我顶得住。”护士站没后门,窗户全是不锈钢防盗网。只要死守在房门口,就不信她能变成一个苍蝇从窗户飞出去。大文学

    “贝小姐?”年轻护士梁施施,看见贝贝沾沾自喜鬼头鬼脑的样子,有些意外,“你……这是?”肖雨泽伤势稳定。陈玉容术后一切稳定。若有什么事,只需要打开对讲机说一声,便有医生护士过去。可是,她却亲自跑到护士站来,还一副……似笑非笑的怪表,真是让人猜不着头脑。.

    “过来。”贝贝朝梁施施勾手指,梁施施受贝贝活泼的动作影响,连忙近前,贴耳过去,只听贝贝说,“肖雨泽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相信你也知道。”

    梁施施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又帅又钱,大小徐通吃,谁不知道?

    “他有一通重要的电话,让我到这里边最角落的办公台坐着打,没问题吧?”贝贝伸手指向护士站门正对面椅子上,坐着的肖雨泽,“你看,为了这通电话,他不顾自己上的伤,守在门口呢!可见这通电话的重要。”末了,还补充一句,“他特别交待,进去后,就找那个温柔又漂亮的……”瞥一眼梁施施前挂着的工作牌,“梁施施小姐,态度可~好!没想这么巧,居然真的让我碰上了你,嘻嘻。”

    “呵呵,是吗?里边那张办公台的小陈,刚好休班,你用吧。”梁施施带着口罩,依然掩饰不住那甜甜的笑容。大文学

    “如果肖先生问你,我还需要多久才出去,你就说快了。”贝贝表端重,“麻烦你了。”

    “好的。”

    贝贝朝门对面坐着的肖雨泽一阵指手划脚,那意思,我还在里面呆着。

    肖雨泽眉飞色舞,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耶!”贝贝打了两个响指,朝最角落的那张办公台走去,坐下,拉长脖子想看外边……看不到哦!挖咔咔!肖变态!枉费你想尽办法拦我,气我,跟踪我,监视我……我不是照样想到甩开你的办法了吗?

    掏出手,拨通贝源的手机。

    “呃……贝贝?”接通电话后的贝源感到非常高兴,看来,她的心还真是一点一点地在向自己靠拢。

    “今天晚上你能不能把那个六个人绑在车上,拉到医生门口?”贝贝开门见山,“一定要提醒他们带份证!免得到时候虐待错了对象。”依着肖雨泽的子,最迟明天就会出院回乐康山庄

    一旦进了乐康山庄,贝贝可就如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鸟,失去了最基本的自由。

    今晚若不报这个抢支票之仇,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所以,尽管与贝源之间,还有诸多的……一时半刻说不清楚的尴尬存在。

    贝贝还是硬着头皮向贝源开了口。

    “这个……”贝源伸手拍额头,要命,要命!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实话跟你说吧,贝贝。那些人都是道上混的亡命之徒,谁没几个别名,几个外号呢?先别说他们可能没有份证,这……就算有,那份证也不见就是真的。即便那份证是真的,那份证上的名字,跟他们在道上混的名字,也不一定一样。”

    “这有份证,不是等于没份证一样样的吗?就拿陈马六这名字来说,一般人,能取这名儿吗?还有……呃,李,李……对对对!李大虎!王,王……王青龙!你听看,这都什么名啊?是一个正常人的名吗?”

    任超然给他提到过,抢贝贝支票的六个。花几个钱,让六个人冒充当天的劫匪,对他来,是很容易的事。

    “哥哥,不如这样吧……”

    “你说,我听着呢!”贝源心里窃喜,你这丫头,还跟我使小时候的那点花花肠子,不把你说得一愣一愣的,我贝源就愧对了“贝”这个姓了!

    “你今晚就把那六个劫匪抓住,用长加版的豪车给我拉到医院门口来。只要抓对了人,我肯定能够认出几个。要是被我认出来,哼哼!”贝贝通话的声音越来越高,把护士、医生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连忙压低音量,“只要你能把这个六个人渣给我绑来,我,我……”

    “怎么样?”贝源的心突突地跳,“是不是就愿意跟我……结婚?”

    “这……”贝贝犹豫片刻,“如果你能把爸爸从牢里弄出来,并让他跟妈妈一起隐居于闹市或者山野。我,我……我愿意。”

    “这像交易,这不像……!”贝源的声音充满失落的惆怅。

    “别说我爸妈养你这么大,他们有恩于你,你该救助他们!”贝贝感觉一股无名火,蹭蹭地往喉咙处窜,“就你想娶他们女儿,他们也是你未来岳父岳母!你救他们,难道也算交易吗?撇开他们是你未来岳父岳母不说,他们是我的父母!他们现在是,下狱的下狱!病重的病重!你觉我在没有安置好父母之前,有心,谈婚论嫁吗?假如我置父母生死而不顾,义无反顾地嫁给你,你觉得如此薄的我,配得起你贝源吗?!配得起吗?啊?!”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