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章

    第108章(2133字)

    拉过一把椅子,正要坐下,手机震动个不停,掏出来一看,又是信息。覀呡弇甠应该是于文丽发来追问,回到肖雨泽的病房没有的吧?

    打开一看,却完全震住了。

    “贝儿,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那对你的禽兽之举,实非我本意。因为我体里残留一种,令人心智失常的微元素。”

    手机再次震动。

    还是一条信息,应该是刚才没有显示全的。

    “另外,致贝家破产之人,真的不是我。那个人姓董,叫董清烨。自贝家破产之后,他便好像从人间蒸发了。”

    贝贝盯着手机屏幕的瞳孔放大好几倍,董清烨,董清烨……董清烨不就是董则刚、曾诗宜夫妇的儿子吗?当年出于玩乐的心态,攻击董则刚的公司帐号,没有一个人知道。倘若贝源没有下血本派人寻查,就算胡乱编辑个理由骗自己,那也绝对不可能巧合到这种地步!

    泪水悄然滑落,贝贝喃喃低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病上,睡梦中的肖雨泽喃喃梦呓,“贝贝,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呀!”

    贝贝果断地站起,步出房门,不经意间,瞥见786空的病……想起肖雨泽为自己安排的一切。

    心在瞬间凌乱。

    与贝源一起成长的那段快乐的子,如电影的镜头,一下一下的闪进贝贝的脑海。

    十四岁那年的冬天,贝贝、贝源及另外五六个朋友,开着直升飞机,到北方$市罕有人际的澎来湖边上滑雪。覀呡弇甠

    玩到深夜,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直升飞机出了故障,开动不不了。

    当晚,寒气入侵的贝贝,高烧不退。

    可把贝源急坏了。

    为了替贝贝降温,心急如焚的贝源,傻傻地脱光衣服在雪地冻,直到冻到全冰冷……

    贝源赤-子,压在同样赤-的贝贝上。

    那时候,贝源只知道要把贝贝的体温降下来,心无杂乱--念。

    事后谈起,贝源屡屡拍着**说自己坦坦

    反倒是贝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兄妹从那天开始,复一发生微妙的变化。

    两个人不再像从前那样,天天嬉笑打闹,你掐我,我掐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很少再有肢体上的碰触。就连坐在饭桌吃饭,也不像小时候那样,两张椅子紧紧挨着。

    看电视的时候,也不像小时候那样,相依相偎坐在沙发上。更不会因为一个人要看韩剧,一个人要看球赛而拼命地哄抢摇控器,直闹到你压着我,我压着你。

    上学一起去,放学依旧一起回家。

    可回到家里后,都是各自锁在自己的房里,或看电视,或玩电脑。

    贝贝就是那时候,结识到一位匿名网络黑客,无偿地教她很多东西。教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入侵别人公司的帐目,如何快速转走公司所有财产,而在短时间内,不被人发觉。

    抱着玩玩与测试能力的心态,贝贝第一个下手的对象,就是一向风评极差的纤华上市公司。

    纤华上市公司明着做某品牌汔车生产销售,暗地里却私贩-毒-品,甚至走私“女人-蛇”到泰国卖-,牟取暴利。内地警方某局长与董则刚相互利用,相互勾结,狼狈为

    贝贝当时出于为民除害的初衷,将纤华上市公司领头人消灭于无形。

    不曾想,七年之后,贝源查出,那个让贝家破产的人,竟然是董则刚的儿子董清烨。

    贝贝怎么能不觉得惊讶呢?

    这难道是因果报应吗?

    倘若事真如贝源所说,他体残留一种令人心智失常的微元素,那么,贝源当对自己的举动,实非出于他的本意。

    假如令贝家破产的人真的是董清烨,那么,这一年多来,自己还真是错怪了人。

    甚至对将初夜以三千万的价格卖给肖雨泽,之后跟他纠缠不清之事,感到……追悔莫及。

    不管与贝源之间是兄妹,还是,哪怕纠缠不清……总比卷入肖雨泽与徐曼佳的死因,肖雨泽与徐曼妙的笈笈可危的婚姻,要强得多。

    至少男未婚女嫁,亲如兄妹,青梅竹马,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眼下,爸爸贝召良仍在狱中。

    妈妈张玉蓉仍在重症监护室……

    肖雨泽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绝人。

    去见贝源,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去见贝源,自己心里是真的、真的、真的很难受……

    手机再次震动,贝贝按按键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依然是贝源发来的信息。

    “我要找到他,哪怕倾尽所有,我也要找到他,力证我的清白!”

    贝贝突然觉得鼻子好酸,长廊的一切景象,越来越模糊……

    颤声喃语,“哥哥,对-不-起!哥哥……”

    蹲下去,抱头痛哭,内心的那份苦,没有任何人懂。

    该不该去和哥哥见一面?

    该不该?

    该不该?!

    到底该不该?

    许久,贝贝站起,坐在旁边的坐椅上。

    用手擦了擦双颊上的泪,抽噎几下,定了定心神,望向空的长廊……

    突然看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影,闪进电梯,连忙追了上去。

    不料,电梯的门已经闭上。

    贝贝使劲按开门按扭!等到的,却是下去又上来的电梯。而电梯里,已经空无一人。

    一直按住电梯的按扭而不自觉,电梯的门关上,复又打开。

    如此反复几次之下,贝贝一咬牙,进了电梯。

    掏出手机,将刚才发来信息的号码提取出来,并拨了过去……

    “……”贝贝不住的流泪,却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是哥哥吗?”贝贝哽咽问。

    “贝-贝!”贝源低低的声音,带着点嘶哑。

    “哥哥……我……”贝贝泣不成声。

    “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不--!哥哥,我想见你!我想立刻见到你!喂,哥哥--哥哥--你在听吗?”贝贝将手机拿下,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站在原地怔怔出神……哥哥生气了,哥哥走了,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哥哥!我想见你,你知道吗?知道吗?!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