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第104章(2086字)

    “哎~呀,讨厌!”任欣然故意把脸移开,“亏我哥还跟我说,肖总有意让贝贝取代我的秘书之职呢。亜璺砚卿现在看来,哈哈……她,那唯唯诺诺的样子,连替我提鞋都不配!你……说呢?嗯?!”

    “嘶~~我背上的刀口有些疼。”肖雨泽吡牙咧嘴的表,完全掩盖了他心中的那份不愉悦,“我想要躺下来。麻烦你……帮我把摇下来吧。”

    “你不要紧吧?”任欣然柳眉轻拧,弯腰拉出摇把,轻轻转起来,埋怨,“都怪那个笨贝贝!要卖手机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去了那条街!”

    “这些……都是你哥告诉你的?”肖雨泽平躺,微侧头,轻声问。

    “不是他还有谁?”任欣然将摇把推回原位,站起,“我让他别总是跟混混搅到一起,免得那些混混闹出事后,受到牵连。他便跟我说,有徐姐罩着没事!万一真有事,还有肖总你担着。呜呜……那帮瞎了狗眼的混混,居然敢围攻肖总你!要不是安勇那小子来得及时……呜呜……”

    “说什么呢?”徐曼妙着隆起的肚子,一手拎着两个保温瓶,一手推门进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老~婆,你来得真是时候。”肖雨泽笑着朝徐曼妙扬了扬手,“我正觉得饿得慌呢!你就到了。”女人怎么都一个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要命!

    “徐姐。”任欣然止住哭声,低低地喊了声,站在一边,把玩着手指,不时拿眼瞟肖雨泽。覀呡弇甠

    “嗯?妈呢?”肖雨泽直接无视任欣然那双无辜的眼神,望向洞开的房门。

    “咦?是啊,妈人呢?”徐曼妙将手中的保温瓶逐一放在头柜上,转,探头,朝房门外望去,“我进来的时候,贝贝站在房门口。估计是找她问话去了吧?呃,对了,你是要先吃饭还是要先喝汤?我给你盛。”

    “先喝点汤吧。”肖雨泽吃力地想坐起,却坐不起来,拉长脖子望向房门口,问话?问什么话?“欣然,再麻烦你,帮我把摇起来一下。”

    “刚刚叫人往下摇,现在又叫人往上摇……”任欣然嘟囔,“我又不是你的贝保姆!”

    徐曼妙打开保温瓶,浓郁的鸡香味向整个房间迅速漫延,肖雨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还是老婆疼我。”

    徐曼妙笑容灿烂,“美的你!”转过来,朝门外喊了声,“妈!雨泽要喝鸡汤,让贝贝进来喂!”

    “我来吧。”任欣然将铺摇到一定高度后,站起,走到徐曼妙面前,伸出双手,柔声说。

    “不用。”徐曼妙扫了任欣然一眼,让你不听话,有些事不是非你做不可的。心思百转,却笑容满面,“这种事由保姆来做就行了。”说罢,拉过一把椅子,动作慢慢腾腾地坐在椅子上。

    “呵呵。”任欣然尴尬地缩回手,干笑两声,“也对。我是秘书。怎么想起干保姆的事来了呢?”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有这个功能啊?若不是肖总每次都带,我只怕早就怀上双胞胎三胞胎四胞胎,位居正宫了。这次回家,首要任务就是把所有的用针扎孔……下次跟肖总,嘿嘿!

    “说什么呢?”于文丽走了进来,“笑得这么开心。”

    贝贝紧跟在于文丽后,进得房来,径直朝肖雨泽的病走去,默默地打开病两边的架子,并将配餐桌架在上面,看了看,又将餐桌往肖雨泽的边挪了挪。

    与肖雨泽对视一眼后,无话。

    转过头,端起搁在头柜上,徐曼妙盛好的半碗鸡汤。

    轻轻地放在餐桌上,拈起汤匙柄,递向肖雨泽的右手。

    肖雨泽接过汤匙,朝汤碗舀去,动作因背部伤口疼痛而显得笨拙。

    浓眉微拧,仍旧什么话都没有说。

    拘于肖老太太、肖太太、任秘书在场,贝贝几次想伸手拿过汤匙,喂肖雨泽喝汤,却又不敢。

    不仅是因为自己的保姆分,还为他对自己诸多有意无意的安排。贝贝打心眼里感激他。

    她害怕肖雨泽看自己时的异样眼神,落入别人的眼中,引起不必要的的暗地争斗。

    特别是徐曼妙和任欣然。

    贝贝并不知道徐曼妙与任欣然关系如何,但就眼下的况来看,她们像是在……争风吃醋?

    如此说来,这任秘书与肖总裁之间,肯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肖无赖,肖种马……活该受罪!

    狠下心来,别过脸去,不再看他舀汤时吃力的样子。

    心里的疼痛,却隐隐隐约约而来。

    贝贝心思百转,无话,却不等于其他人会跟着静默。

    “肖老太太。”于文丽刚进来,任欣然便迎上去,恭敬地问好。

    “任秘书?”于文丽对任欣然说话,却瞥向埋头“苦”吃的肖雨泽,“肖总裁,你是不是打算把办公室设立在这里呀?”

    “啊?”肖雨停下舀汤的动作,抬头望向于文丽,表惊愕,“妈你说什么呢?这里可是医院。”

    “知道是医院还让秘书跟着?”于文丽语气充满关的责备,“既然躺在医院,就应该好好养伤!工作上的事,甭管他是重要的次要的,到了这种时候,都应该放一放!事,是做不完的。钱,是赚不尽的!可人的生命,他是有限……”说到这里,估计又想起了死去的媳妇和丈夫,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肖雨泽顿觉头痛,搁下汤匙,示意贝贝将汤碗撤走,连忙说,“我这就让任秘书离开,这就让任秘书离开。”朝任欣然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去。

    任欣然抱着贝贝签了字的合同书,撅着嘴,狠狠地瞪了贝贝一眼,万般不愿地离去。

    接着说,“我向你保证,在体没有痊愈之前,不处理任何公事,也不接见任何下属。您看,行吗?”

    “这还差不多!”于文丽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接着说,“还有曼妙你。”

    “我?”徐曼妙伸手指向自己,吃吃地笑,“……”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