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第100章(2061字)

    “是。”贝贝心说就你弄的那些果汁,我宁可渴死也不愿意多喝一口,还果汁调配师,我,我……我呸!与文于丽交替一下眼色,乐呵呵地说,“肖太太亲手调配的果汁,我很喜欢喝。只要肖太太不嫌麻烦,无论榨多少,只管装好带来,我保证全部喝光。”心里画了无数个圈圈,诅咒那个装果汁的瓶子在半路上一定要打碎,装一回碎一回。

    “哈哈!”徐曼妙捂嘴仰面大笑,“妈,你听听,贝贝这丫头说的话,是不是特别讨人欢心?”

    “呵呵。”于文丽轻笑,不语。

    “雨泽受伤住院,我建议让他的秘书任欣然过来照顾几天,他说不用。”徐曼妙扫了贝贝一眼,“我看也不用。雨泽边有这么个细心、机灵、懂事的贝保姆,秘书来了,也只能在边上干站着。哈哈!”干笑两声,接着说,“因为实在没有归她干的活。”

    “呵呵。”贝贝听了徐曼妙放在醋里溜过一遍的话,尴尬地笑,说一大堆话,绕了这么大半天,终于还是把话题绕回到她的上,真是头痛。

    “好了,走了。”于文丽轻轻拉了下徐曼妙的手臂,“保姆是你自己选的,你这会怎么又对她疑心起来了呢!”

    “贝贝是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年轻女孩……”徐曼妙摸着凸起的肚子说,“哪像我这个大腹翩翩的黄脸婆。万一雨泽他看上贝贝嫌弃我……妈!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放心吧,贝贝不是这样的人。『*首*发』”于文丽望向贝贝时而泛红,时而苍白的脸,语重心长地说,“再说了,雨泽也不是一个**的人。若不是你姐姐遗书再三交待要娶你。你姐姐离世这三年多来,雨泽只怕至今还单呢!”

    “放心吧,贝贝不是这样的人。”于文丽望向贝贝时而泛红,时而苍白的脸,语重心长地说,“再说了,雨泽也不是一个**的人。若不是你姐姐遗书再三交待要娶你。你姐姐离世这三年多来,雨泽只怕至今还单呢!”

    “妈,你的意思是,雨泽只我姐姐,不我吗?”徐曼妙嘴巴一撇,眼睫毛眨巴几下,泪就下来了,“我可是一直深着雨泽的。我就是因为太他了,所以才……迫自己忘记二年前流产的痛苦……再次为他怀了个孩子。哪怕怀孕后,每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甚至腰酸背痛,我都没有丝毫怨言。因为我雨泽,我在乎雨泽,我愿意为他,生下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贝贝伸手拍额头,遇见跑题大师,真是要命!

    “妈知道。妈都知道。”于文丽轻拍徐曼妙的手背,“妈跟你保证!雨泽这辈子若敢负你,娶别的女人为妻,妈第一个就不放过她!你就放百个千个万个心吧。”

    贝贝郁闷了,排斥就排斥吧,用不用做得那么明显啊?转念一想,徐曼妙这种表现乃人之真,率直、不藏、不掖,有什么说什么,总比那些背后捅你一刀的,所谓朋友来得强吗?

    “谢谢妈!”徐曼妙扑向于文丽,激动万分地说,“谢谢妈!”

    “走吧。”

    “好。妈,我们走。”

    “你呀,有时候就是太强势了。”

    “妈,我也不想的。有时候,是让他的!就拿我自从怀了孩子,不让他进房间睡觉的来事说吧。其实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妈,你不知道,雨泽他……他那方面太强了!挨着母的他就会扑过去,折腾起来就是几个小时,你说我一个孕妇,哪里受得了?不把他拒之门外,万一伤着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这个……妈没怪你。”于文丽苦笑,“只要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好的,你大可放心大胆地去做,妈支持你!”

    “有妈你这些话,我便觉得安心多了。”徐曼妙迟疑片刻,“可是,妈,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雨泽。你说,我作为妻子,就应该尽妻子的责凭。”

    “你这是特殊况嘛。”于文丽良言安慰,“再说了,雨泽背部受了刀伤,最近几个月只怕都不需要女人了。几个月以后,你肚子里的小宝贝出来了。那时候,雨泽的伤也应该痊愈了……咳咳……”

    “那过几天雨泽出院……”徐曼妙思索片刻,“便可以让他,睡到我房里去了。”

    “那怎么行?”于文丽连忙说,“雨泽出院,上有伤,半夜需要有个端茶倒水的人。你的子越来越重,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哪里还能照顾别人?”

    “还是妈你考虑得周到些。”徐曼妙连忙附和,“那过几天雨泽出院以后……”

    “睡到原来的主人房去吧。”于文丽望向贝贝,“让她睡在隔壁。只要在她房间里装一个对讲机,雨泽半夜需要喝水换药,可以随时吩咐她。”

    “对对对,还是妈考虑得周到。”徐曼妙眉开眼笑,“贝贝的房门口装个摄相头,这样,我们就知道她有没有偷懒了。”

    “嗯,你这个办法好。”于文丽嘴里应承着,心里却暗骂徐曼妙这招忒狠,你这样做,哪儿是监督贝贝有没有偷懒啊?你是想监督贝贝有没有偷的时间!自也不说破,淡淡地笑着,仿佛并没有猜透徐曼妙的这点小心思。

    贝贝一直站在榕树下,原想目送于文丽与徐曼妙离去,便回肖雨泽边上趴着眯一会儿的,怎么料她们才走几步,脚下又生根。婆媳二人一喝一和,说个没完没了……莫名其妙地,又扯到她上来了,让她感到十分头疼。

    “贝贝别送了,回去吧。”徐曼妙使劲的朝贝贝挥手,笑声爽朗。

    贝贝举起手,极不愿地朝徐曼妙扬了扬,代替“再见”二字。心里却说:最好永不再见!

    遗憾的是,天亮以后,肯定还会再相见。

    直到徐曼妙、于文丽先后上的加长版的劳斯来斯,渐渐远去,贝贝这些转,朝住院部的大门走去。

    刚到电梯口,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