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9章

    第099章(2191字)

    心里如同被一颗巨大的石头压着,老婆看望老公,顺理成章天公地道。覀呡弇甠

    贝贝却觉得醋意暗涌,妒忌顿生……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拈酸吃醋的人。

    可是,与肖雨泽这几天来的相处,贝贝这心里仿佛雕刻上了他的容颜,铬印上了他的名字。

    睁眼闭眼,都是他的样子,他的声音。

    特别是他顾不奋为她挡住菜刀的一幕,让她的心里泛起无数的感激之

    他是她的恩人。

    买花钱自己的初夜,救贝家的人于水火,如若三千万现金支票没有被人抢走的话。

    他为妈妈垫付医药费,无论妈妈手术成功与否,都应该感谢他。

    贝贝在徐曼妙扑向肖雨泽病的时候,悄然退出了787病房。

    站在长廊上,深深地呼吸……

    于文丽看了徐曼妙一眼,言又止。当年肖韧受伤,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紧张?还以为他们夫妻间没有什么感呢!原来都是一直藏心底的,到关健时刻,这不一一表露出来了吗?

    他救她一命,为她受了这么重的伤。

    她应该感激他……

    可是,当看见徐曼妙以妻子的分和口吻,在众目睽睽之下,以高调的姿态扑向肖雨泽的时候,贝贝对这个本应该千恩万谢的恩人,竟然生起丝丝莫名的恨意。

    望着786房病上躺的妈妈,贝贝自嘲地笑笑,被生活入死角,哪里还有挑剔的余地?

    “贝贝。”

    “呃,肖老太太。”

    “陪我到下面花园走走吧。”

    “好。”贝贝点点头,与于文丽并肩穿过长廊,进了电梯。

    “你哭了。”于文丽直奔主题,“为雨泽的伤,还是为曼妙的到来?”

    “呃,没,没……”贝贝伸手揉了揉红红的眼眶,尴尬地笑,“肖老太太您多虑了。我是在……替我妈妈的病担心,她的手术定在明天下午,哦,不,现在天快亮了,应该说是今天下午……呃,对了,乐乐呢?整天没见他,怪想他的。”

    “把他送到幼稚园去了。”于文丽声音平和,“他一般都是寄宿在幼稚园,若碰到像五。一这样的长假,才会把他接回乐康山庄。平时,就算礼拜六、,也不会把他接回来的。”

    “原来这样。”贝贝轻轻地点点头。

    叮!

    电梯门开了。

    “肖老太太,来,慢点。”贝贝伸手扶向于文丽。

    “我自己能走,我还没老呢。”于文丽轻轻甩开贝贝的手。

    “是,是,是。”贝贝窘迫的点点头,松开手。

    “去那边榕树下坐会儿吧。”于文丽伸手指了指,住院部大门前的那颗大榕树,打了个呵欠,柔声建议。

    “现在离开亮还有几个小时,要不,您先到……”贝贝朝四周一望,看见那辆加长版的劳斯来斯,“车上躺会儿。”

    “别打岔!”于文丽低声呵责,“我有话跟你说。来,坐!”

    “是。”贝贝挨着于文丽的子坐着,微低头,把玩着手指,大气都不敢出。打定主意,无论于文丽说出多刻薄的话,绝不还口。再怎么说,都是自己害她儿子受的伤。

    “你知道雨泽为什么会受伤吗?”贝贝就怕于文丽会这样问,于文丽偏偏就这样问,还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为了我。”贝贝声音低如蚊虫,“为了救我。”

    “的确是为了救你。”于文丽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是你知道吗?他的武功很高,要控制一刀菜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他却选择用自己的体去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我。”贝贝脑子很乱,不知道如何回答,硬着头发重复刚才的话,“为了救我。”

    “不。”于文丽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对。不完全对。他是为了救你,更是为了救他自己。所以,他受伤,你不必过于自责。”

    “嗯?”贝贝这会吃惊不小,“这……”

    “他现在的处境很让人担忧啊!”于文丽轻轻叹息,“既要防着枕边人,又要防着下属。弄不搞弄到最后,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你得多帮帮他。”

    “啊?”贝贝失声惊叫,“我能帮到他什么?”

    “妈!你先下楼也不说一声,害我到走廊上四处找你。”徐曼妙从住院部大门出来,嘴里说着埋怨地话,脸上却挂着淡淡地笑,“听到雨泽背部受了刀伤,我都快吓死了。现在知道,只要在医院里静养一段子,便能够完全康复,我就放心多了。”

    “你……先不用回乐康山庄了,就留在这里好好护理雨泽吧。”于文丽站起,“曼妙下来了,我得先回去了。”

    “好的,肖老太太。”贝贝站起,跟迎面而来的徐曼妙打招呼,“肖太太。”

    “我跟我妈先回去。”徐曼妙的拉着贝贝的手,“雨泽就劳烦你照顾了。天亮以后,我们还会再来。对了,想吃点什么?我让佣人做好,过来的时候一并给你带过来。对了,熬夜需要多喝水,多喝鲜果汁。水在医院里多的是,鲜果汁嘛……只好在家里榨好了给你带过来了。你……将就着,先多喝些水吧。”

    “呵呵。”贝贝强挤笑颜,“吃的喝的医院里都有现成了,就不麻烦肖太太了。倒是你,着这么大的肚子,在这大半夜里,还在医院里奔来奔去,实在让人过意不去。我是肖家的保姆,照顾雨泽属于分内之事。所以,没必要让佣人对我特别侍侯。不然,我会感到内心不安的。”

    “妈!你听听,你听听!”徐曼妙搂着于文丽的左手臂轻轻地晃,嗲声嗲气地说,“贝贝多懂事嘛。亏他还责怪我招来的是千金小姐,而不是保姆呢!妈,你得说句公道话。你说,像贝贝这样的,既乖巧又懂事的大家闺秀,来我们家当保姆,我们若不好好待她,是不是特别不人道?”

    “曼妙要给你带吃的喝的,你就让她带嘛。”于文丽给贝贝使眼色,“反正回到家,也就吩咐佣人做,来的时候顺手拎个保温瓶来,算不得什么麻烦。但却是曼妙的一番心意。”

    “就是,就是。”徐曼妙声轻笑,“不过,医生说了,准妈妈需要多些运动。食物让佣人做了,果汁还是由我来亲自榨,亲自调配吧。所以,嘿嘿,贝贝,你不光要谢谢替你做吃食的佣人,还得谢谢我这个果汁调配师。”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