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章 暗房里有个女人

    “嗯嗯。/非常文学/”贝贝点点头,抱着肖雨泽脖子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松动,“可是……呜呜,我好怕!”

    “没事呢。有我在,不用怕,乖~”肖雨泽推开贝贝,走向宋雪平,并蹲下去。

    “怎么样怎么样?还有气吗?”

    “没有……”肖雨泽摇摇头。

    “啊!”贝贝尖叫,“我怕!我怕!你过来,你过来,你快过来!我真的好害怕!”

    “才怪。”肖雨泽笑,“他没死。我故意逗你玩的。”

    “呜呜……你这个大坏蛋!”贝贝顿觉松了一口气。在陌生的环境里,遇到一个死人,任谁都会怕的。何况这里暗沉沉的,森森,隔三五十秒还会传来异样的呜呜声,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肖雨泽用手使劲狠掐宋雪平的人中。

    “他怎么还没活过来?”站边上的贝贝一直问,“他怎么还没活过来?”

    “呜呜……呜呜……”奇怪的声音,从某个方向飘了过来。

    吓得贝贝浑哆嗦寒毛竖起,啊啊直叫。

    “放心吧,他死不了的!”

    “那他怎么样还没醒?”贝贝双手环抱前,微微弓着背,望着昏暗的四周,胆怯地低声说,“要不,我们先把他抬出去。拿了强光手电再进来好吗?这灯光昏黄幽暗,我觉得心里渗得慌。”

    “呜呜……呜呜……”奇怪的声音,自左边的方向传过来。肖雨泽与贝贝听得真真的,他拉着她的手,安慰,“先别管宋雪平了,我们俩先去那边看看,出去的时候,再把他带上也不迟。.有我在,不用怕。”

    “嗯。”贝贝说话的时候,嘴唇颤得特别厉害,浑更是抖得跟筛糠似的。一个平连恐怖片都不敢看的女孩子,今天进入四周一片恐怖的环境中,她真的害怕极了。

    “这是哪儿啊?”宋雪平从地上爬起来,摸摸隐隐生疼的脑袋,奇怪地问。

    “啊!”贝贝被突然从后站起来的宋雪平,发出的低低的幽幽的声音,吓得尖叫连连,“啊!鬼,鬼,鬼……”

    “这个世界哪里有鬼嘛。”肖雨泽望着贝贝的惊慌举措,哭笑不得,无限怜地说,“是宋雪平醒过来了。你这个可怜的胆小鬼。”

    “呜呜……呜呜……”奇怪的声音又传来,方向好像在左边,好像在右边,好像两边都有。

    “雪平,你往左边。”肖雨泽的右手手指,因被贝贝握着太紧隐隐有些生疼,摇头苦笑,“我和她往右边。你看她这个样子,分头行动肯定是不行的。”

    “可以理解。”宋雪平摸摸隐隐生疼的后脑勺,还好,没摔糊涂,还能分清方向,淡淡地说了句话,朝左边方向走去。

    “我们也走吧。”

    “嗯。”贝贝点头,无不担忧地说,“如果遇到恐怖的东西,你得拼命掩护我逃跑,啊?”

    “必须的!走吧。”

    肖雨泽、贝贝顺着右边窄小的过道一直往前走。

    “呜呜……呜呜……”怪声从两处传来。有一处的声源越来越远,有一处的声源则越来越近……

    此时,肖雨泽与贝贝来到一间房门口,房门紧锁。

    “呜呜……呜呜……”怪声越来越清晰。

    肖雨泽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呜呜……呜呜……”

    开锁对贝贝来说,是一件小事。但上此刻的她被这怪声吓得浑发颤,双手更是抖得厉害,别说技巧地开锁了,就是拿着钥匙,估计也插不着那个孔。

    “我来吧。”肖雨泽从上掏出一根小铁丝,对着锁蕊鼓捣几下,锁便开了。

    房门依呀一下,开了一小半。

    停止了片刻的怪声又开始了,“呜呜……呜呜……”贝贝吓得几乎贴着肖雨泽。一直以来,贝贝自认为自己很大胆,眼下这关键时刻,她发生自己的胆……呜呜,小得跟针眼似的。

    “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肖雨泽拍了拍贝贝的肩膀安慰她,“也许是一只猫被困在里面了。”

    “好。”贝贝望着幽森可怖,一片寂静的四周,一个箭步冲向肖雨泽,搂紧他的胳膊,恐惧万分地说,“呜呜,我还是跟你一块儿进去吧。”

    “也行。”肖雨泽伸手轻轻推了一下房门,“不过,你别用太紧张,你看看你,整一个挂树枝上的猴子,挂在了我的胳膊上。我的腿,实在是迈不开啊。”

    “哦,那我下来。”

    依呀,门又开了一些。

    “呜呜……呜呜……”停顿了好久的怪声,突兀地响起。

    “啊!”吓得贝贝尖叫一声之后,又重新挂到了肖雨泽的胳膊上。

    “你连死都不怕,到底怕什么?”肖雨泽哭笑不得,只得由着她。

    “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贝贝狡辩,“活着有思想,有意识,有感觉。”

    “以后你敢不听话,我便把你关到这里来。”肖雨泽坏笑。

    “呜呜……呜呜……”怪声一直没有停过。

    依呀,房间的门完全洞开了。过道上昏黄的光,照亮了好大一片地方,所见之处,一片狼狈。

    “呜呜……呜呜……哗啦啦……哗啦啦……”怪声伴着铁链声。

    “别怕。”肖雨泽拍了拍瑟瑟发抖的贝贝,“应该是一只被铁链拴起来的猫。为了能够快速逃跑,你还是站在门口等我。”

    “呜呜,好吧。”贝贝退到门边上,不经意间,碰到一个电灯开关。

    啪!

    整个房间,全亮了。

    “啊!”肖雨泽、贝贝被眼前看到一幕震得尖叫出声。

    房间木柱上,用铁链拴着的,不是一只猫,赫然是一个女人!一个蓬头垢面,双手双脚被绑着,脖子上带着颈圈,拴着铁链的女人!她的嘴里,还被人塞上满口的布。

    她是谁?

    绑住她的人又是谁?

    肖雨泽望着她那双哀怨悲悯的目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拼力去想,但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