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章 悬

    肖雨泽从逃生窗口跳下去的时间,正好是贝贝从于文丽房间逃生窗口顺着绳索,滑落在地上的时间。

    贝贝刚落地,急匆匆地追踪任超然去了,完全没发现悄然跟在后的肖雨泽。

    一路跟踪任超然,贝贝是一路的提心吊胆,小心!千万别让任超然发现,否则小命不保。

    在硕大的花园里七弯八拐的跟踪了半天,后来到了一座独立的院落停了下来。贝贝蹲在院落前边的树丛后面,看着裹得跟黑粽子似的任超然敲了敲门之后,进闪进去了。

    “啊!……唔唔……”贝贝张嘴尖叫的瞬间,嘴巴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捂住。

    “别叫,是我!”肖雨泽的声音低低的,伴着嘶哑。

    “你想吓死我啊!”贝贝用力推开肖雨泽的捂在嘴上的大手掌,嘶声低吼。

    “这不是没吓死吗?”

    “你!”

    “嘘~小心被人发现了!”

    “哦,对。”贝贝拍了一下肖雨泽摸向-部的手,“喂!别乱摸行不行?”

    “摸一下你又不亏本。”肖雨泽的声音低低的,夜月朦胧,看不清表,“现在还生气吗?我的小醋坛子!”

    “嘘~别吵!”贝贝的脸绯红滚烫,幸亏夜色深深,看不清楚,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作过多的纠缠,连忙转移话题,“咦?你说,他怎么进去那么久还不出来?”

    “要不,我们去后边的看看。”肖雨泽拉了一下贝贝的衣服,顺着修剪成行的茂密树丛伏地而走,“那边有个窗台。”

    “等等!”挪了几步,贝贝蹲在原地不动了,“这房子有后门吗?”

    “没有。”

    “那我们去后边干什么?万一,我们刚走到后边,他们就从前门光明正大走出去了怎么办?”

    “嗯,有道理!”肖雨泽点点头,“那我们就在蹲在这里死等。”说着亲了一下贝贝,“等待实在太无聊了,要不,我们先打一下野战。”

    “野你妹!”贝贝一脚把蹲着的肖雨泽揣得坐在草地上,“你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

    “我现在已经过来了……”肖雨泽迅速坐起,将蹲着的贝贝扑倒,并死死压自己的下,低声说,“你说应该怎么样?”

    “看!”贝贝用力去推趴在上的肖雨泽,推不开,谎称,“他们出来了!呜呜……”双唇已被肖雨泽的薄唇堵上,许久才移开。

    “再着急,吻你的时间还是有的。”肖雨泽偏头望了一下平房的大门处,杳无人踪,知道贝贝说谎,探下头去,再次亲吻她的丰润的小嘴。

    吻得贝贝脑中一片空白。

    明明劝告过自己,要与肖雨泽保持距离的,当他吻她的时候,她的心竟然跟以往一样,依恋、甜蜜、沉迷。

    “你怎么了?”肖雨泽感觉出了贝贝的异样,她没有再挣扎,也没有再出声。

    夜色太暗沉,离装饰灯又远,看清贝贝的表,以为她真生气了,连忙从她上滑下来,贴着她的耳朵低声,关切地问。

    贝贝心如鹿撞,一时间不如如何应答。

    就在此时从平房里,先后走出两个人。拢起眼神仔看,正是任超然和宋雪平。

    他们出来了。”贝贝深呼吸几下后,指着那两个人,语气平静地说。

    “走!”肖雨泽低喝一声,牵起贝贝手腕,沿着修剪成行黄心梅丛,远远地跟在任超然和宋雪平的后。

    “嗯。”

    宋雪平和任超然脚步很快,直奔喷泉假山的方向。

    “意比我更想念书怀,既然一次只能让一个人去看望,那就让她先去吧?”临近假山的时候,宋雪平脚步微顿,回过头,对任超然低声下气地说。

    “少哆嗦,走!”任超然抬腿狠狠揣了一下宋雪平的双腿丫,低声怒吼。

    宋雪平脚步几个踉跄,险些摔倒。紧抿双唇,瞪着双眼,双拳紧握,口一阵剧烈的起伏,想起张意的千般嘱咐,想起女儿书怀的万般可……忍了!没有吱声,继续往前走。

    喷泉假山的入口。

    “进去!”任超然用力推了一下宋雪平,低喝一声。

    “进去做什么?”这座镂空的洞府,每寸地方,都有任超然侵夺张意的痕迹。每寸地方,都足以让他肝肠寸断。每寸地方,他都熟悉如手掌的纹理。

    假山正央,除了一座圆形喷水池,别无其他。

    亦没有其他出口。

    而任超然,却把他推进这个洞里来,除了让他淋得全湿透,就是狠狠揍他,羞辱他,将他如狗般地踩在脚下!

    横竖都是受侮,大不了一死,还不如趁其不备,反过来把他给弄死。

    女儿救不出来,只能认命了。至少可以让张意不再受他的欺负!

    “少哆嗦!”任超然低喝一声,机警地看了看后四周。

    夜幕下花草树木,微风轻拂之下,影影绰绰,未见任何可疑之处。

    侧耳细听,一片寂寞,除了蟋蟀吟唱,了无人声,这才闪从入口处进入假山之中。

    “搞什么鬼?”树丛下的肖雨泽低低地说了声。

    “走!”贝贝低声说着,拉着肖雨泽的手,猫着腰,顺着繁茂的树丛,朝假山步步近,声间低得像吹气,“我知道哪里能够看到假山里面的全景。”

    “好。”

    来到假山下,贝贝示意肖雨泽顺着峭壁往上攀,刚攀到半壁,正巧有个小洞,勉强可以看清到假山腹内站前的人的上半

    刚好周边有许多凸起的位置,借着夜色做掩饰,若趴在原地不动,不易被人发现。

    贝贝与肖雨泽便停留在此处,屏住气息,凝神看着里面发生的事。

    宋雪平举起拳头,用尽全力气,朝任超然的脸颊狠狠地抡去。

    任超然躲闪不及,顿觉嘴里有一股,又腥又甜的液体,溢出唇外,舌头在嘴里胡乱卷了一番,对着墙壁狠狠啐一口,妈的!居然吐出两颗大板牙。

    气得拔出随手携带的消声枪,扣动扳机,直指向宋雪平的脑门。

    趴在假山上的贝贝看得心惊跳,双手在乱石之中胡乱摸索。

    肖雨泽连忙伸手过去,压在她的手上,示意她别动。

    宋雪平跟任超然出门的时候,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此刻见任超然拔枪,第一反应就是奋力去抢!

    枪口一下子对准宋雪平,一下子对准任超然……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