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黄雀还是在后

    第172章 黄雀还是在后

    口中却不断的贬低贝贝,滔滔不绝地称赞任欣然,“瞧你那双修长的大腿,清瘦的段,纤细的腰……整个衣架子材,没有去当服装模特,真是国际模样公司的一大损失。^/非常文学/^(百度搜索赢话费,读看 看小说网)请使用访问本站。覀呡弇甠”

    “肖总,你今晚好像没喝酒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

    “讨~厌!”任欣然走几步又回头,“对了,那些衣服放在哪儿啊?”

    “在三楼呢。”肖雨泽望向李姨,“这里有张姨就行了。你陪任小姐到三楼挑选衣服吧?”

    “是。”李姨望着任欣然v领修的迷尔裙勾勒出的完美曲线,忍不住嘴唇,“肖先生。”

    “宝贝,别挑花眼了,忘记我在房里等你哟!”肖雨泽朝任欣然“啵”了一下,对李姨说,“如果任小姐挑选衣服忘记了时间,麻烦你提醒她一下。”

    “我知道了,肖先生。”

    “去吧,好好照顾任小姐。”肖雨泽真想对李姨招手,可是“重伤病人”,是不能轻易招手的。

    “我会的。”李姨满脸兴奋地说,“肖先生,你就安心吃你的饭吧。”

    任欣然在肥佣李姨的引领下,顺利地来到三楼存放louis vuitton服装的房间。

    “哇!”李姨推开房门,打开灯的瞬间,任欣然对着整个房间的衣服,发出由衷的感叹之声。

    摸摸这件,捏捏那件,感觉每一个的款式都是那么时尚、前卫、新潮,张扬着个,又突显气质……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住漂亮服饰的惑,任欣然也不例外。.首发』

    李姨进门之后,轻轻将房门关起来,小心翼翼地掏出怀中的钥匙,悄悄地将房门紧锁,双眼闪着异样的光芒,蹑手蹑脚地朝任欣然的后,悄无声息慢慢移了过去。

    任欣然的心思全是衣服上,对李姨的异样举动丝毫未觉,见她靠近,双手将手中水绿色的迷尔裙展开,朝自己上比划了一下,笑眯眯地说,“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李姨眼珠乱转,嘴唇,频频点头。

    “那就要这件了。”任欣然将裙子塞到李姨的怀中,随手拿了一件淡紫色的雪纺衫,在上又比划了一下,“这件呢?”

    “好看,好看……”李姨迭声说着,横四溢的脸蛋露出一抹邪笑,“不过,人更好看!来吧,宝贝……”声未落,肥胖的子朝任欣然扑了上去。

    “啊!你干什么?”被到衣服堆里任欣然尖叫一声,嘶吼,“滚开! 你这恶心的肥婆,你给我滚开!”双手胡乱飞舞,双腿乱蹬,试图将扑面而来的李姨给赶跑。

    “叫吧,叫吧,你放开嗓门拼命的叫吧!”李姨伸出肥胖有力的臂膀,一把就将任欣然胡乱舞动的四肢给抓住了,将她小玲珑的子,牢牢地罩在下,探下头去,肆意地亲吻任欣然的嘴唇。

    浑厚有的手掌,自任欣然的香腮、玉颈、-感的锁骨,再到高耸的浑圆,抚-摸,揉-差……手法利落,动作娴熟。

    “不!不要!”任欣然直觉一阵恶心,狠狠咬了李姨肥若香肠的嘴唇,直至出血之后,得李姨将肥厚的嘴唇移开,拼命挣扎,嘶声尖声,“你这个疯婆娘!啊,不要,不要……”

    “嘿嘿!”李姨冷笑,腾出一只肥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腥味甚浓的血丝,眼睑一阵收缩,“把我弄出血来了,很好!”

    “你这个疯婆子,你快点放开我!”任欣然毕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处变不惊,头脑清醒,气势汹汹地说,“我可是肖总的女人!你敢轻薄我,看我不让他剁了你……啊,啊……不要!不要!……”

    “虽然我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是……”李姨摇头晃脑阳怪地说:“如果你叫我‘亲的’我听着爽了,也许就放了你。叫呀!叫我亲的,叫呀……”

    “我呸!”任欣然定了定心神,气势丝毫未减,“你如此轻薄我,别说肖总不会放过你,就是我哥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啧啧!我好怕哟!”李姨眯了眯眼睛,挤了挤一字眉,得意地笑,“可是,我今晚……非要你不可,怎么办呢?小妖精。”声罢,腾出一只手来,胡乱的撕扯任欣然伸的衣服。

    “啊!你这个疯婆子,我你快点放开我!……”任欣然拼命挣扎,尖声呼喊。

    遗憾的是,乐康山庄的每个房间,隔音都处理得特别好,任其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更何况这间房间自从堆放了贝贝买来的衣服之后,就成了杂物间。

    贝贝不来此地挑衣服,平常基本不会有人来。

    “看来,我得先掏出家伙,让你认清一下我的别。”李姨扯光任欣然上所有的衣服后,开始撕扯她自己上的衣服。

    “啊!” 他,他……他居然是个男人!任欣然看清了李姨握在手里的,又长又粗又黑的烧火根,这个禽兽,居然长着公牛的生殖-器?!尖叫一声之后,直接吓晕过去!

    “呀呀呸!总算搞定了!”李姨站起,脱下安着道-具-的,双手胡乱擦拭满头大汗,感叹,“这三十万还真是不好赚啊!”掏出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绳索,将光-着-子的任欣然,手脚给绑了个结实!随后,又从就近的衣服上,用力一撕,扯下一块布条,将任欣然的眼睛蒙上。

    望着任欣然蜷缩成团的雪白躯,李姨摇头苦笑,“真是造孽啊!估计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赚钱,却又最荒唐的事。”

    拿出手机,写了条短信,“已吓晕,绑牢。”从电话本翻出“肖雨泽”,发送出去。

    “所有佣人在厨房,你从后花园那道小门,速离乐康山庄。”李姨领着任欣然离开后,肖雨泽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边等李姨的消息,边换夜行衣。

    忽听到手机响,拾起来一看,脸露喜色地给李姨回了条信息。

    走到阳台,从逃生窗口纵一跃,落在窗台下的树丛上,声响细微。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