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章 黄雀在后

    “肖老太太。”贝贝的粉脸,刷地红到了脖根,举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冷声问,“什么事啊肖先生?”

    “你这个醋坛子,怎么这个时候才接电话?跟紧任超然,务必将宋雪平的命保住!”电话那头的肖雨泽语气颇为焦急。

    “啊?!”贝贝这才明白肖雨泽的良苦用心,收起那分风吃醋别扭劲,“嗯,明白!”

    贝贝挂了电话。

    与一直站在窗前的于文丽漫无边际地聊天。

    不知不觉,过了十多分钟。

    “贝贝,过来!”于文丽使劲的朝贝贝招手,“看,任超然从逃生窗口下楼了!”

    贝贝闻言,迅步跑到于文丽站的窗前,将窗帘又挑开了些,“那个人全上下裹得跟黑粽子似的,你能确定他就是任超然?”

    “人是从那边房间阳台的逃生窗口溜出去的,除了任超然,还有谁?”

    “呵呵,也对。”贝贝傻笑两声,“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跟踪啊!”

    “对,对……”贝贝大踏步地走向阳台,推开逃生窗口的刹那间,忽然又犹豫起来了,“可是万一被发现了,我这小命……还要不要啊?”

    “雨泽很快就会来接应你的,走吧!”于文丽笑得从容,“你要是再磨蹭,任超然可就走到宋雪平的住所的。”

    “明知任超然会在今晚要宋雪平的命,你和肖总就应该打电话提前知会宋雪平,让他趁早跑路,就不会弄得像现在这么被动。”贝贝边顺着麻绳往下滑,边低声埋怨。

    “舍不得孩子不了狼,你不是也想知道宋书怀被任超然藏在哪儿吗?”于文丽探头到逃生窗外,低声对贝贝说。

    “好了,我走了!你快点把绳子收回去吧!”贝贝朝于文丽挥了挥手,转小跑,轻步追踪任超然去了。

    于文丽之所有没有用急救云梯,而选择用麻绳,是有原因的。

    急救云梯架构大,收起来的速度慢,搞不好就会发出刺耳的声响,容易被人发现。

    相比之下,麻绳就简便多了。

    静止在窗外,一般人发现不了,收起来不发出任何声响,且不费力。

    贝贝跑出去没几步,她便将麻绳收好了。

    ---可--分-割-线---

    时间回到肖雨泽打完电话,从洗手间出来,直奔饭厅,见任欣然眉开眼笑地从饭桌前的椅子上,缓缓站起,连忙说,“就我们两个人,别拘束,别拘束。”

    “她们不是人啊?”任欣然瞥一眼边上站着的两个肥佣,乐不可吱地说。

    “共进晚餐的人,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吗?”肖雨泽靠进任欣然,附在她耳边,柔声说。

    “讨厌!”任欣然替肖雨泽拉开椅子,假装生气的白了肖雨泽一眼,嗔,“有下人在,你也没个正经,小心她们在你老婆面前打小报告。”

    “切!”肖雨泽轻蔑地扫了两个佣人一眼,“整个乐康山庄,谁不知道我老婆经常把我往女人堆里推?在她面前告发我玩女人,这不是讨骂吗?”

    “也是。”任欣然对肖雨泽此番话表示赞同,徐曼妙是她见过的,最大度的女人,她可以跟很多女人分享自己的老公,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包括她,也是徐曼妙推到肖雨泽怀中的。不幸的是,她对肖雨泽动了感,想取代徐曼妙的位子。跟徐曼妙几番较量之后,她输了。因为徐曼妙怀上了肖雨泽的孩子。而她却没有。

    屡次与肖雨泽整夜奋战,他都是戴着,她的肚子怎么大得起来?有几次,她替他戴-的时候,故意用指甲,将-未端划破,被他发现之后,他总是强迫她吞服很多紧急避孕药,让她感到懊恼又无奈。

    再后来,听说徐曼妙给他物色了一个新玩-宠,居然还招进家里来了。

    任欣然杀死徐曼妙的心都有了。

    可是,刚才跟贝贝聊天之后,知道贝贝一直与肖雨泽保持距离,心中大感欣慰。特别是刚才肖雨泽下得楼来,呼喝贝贝的那股劲,让任欣然觉得自己与肖雨泽之间,还是有故事的。

    关键的问题是,得先让自己的肚子大起来。

    “经过这么多天的精心调理,我背上的刀伤,已经好多了。可别人还不知道呢。”肖雨泽朝任欣然挤眉弄眼,“今晚我们……”

    “讨厌,有下人在呢?”

    “很多天没碰女人,今晚我们尽兴一回,那个……免了!”

    “啊!真的吗?”任欣然尖叫出声,若不是旁边站着两个不识趣的肥佣,她几乎扑到肖雨泽的怀里了。转念一想,他是尽兴了,事后还得让她吞食紧急避孕药,这肚子,还是大不起来。遂神色黯然的嘟囔了一句,“可是,你还是会让我吃很多药的,对吗?”

    “不不不,不会,不会,绝对不会。”肖雨泽连连摆手,“我妈发话了,只要我再给她老人家添个孙子,她的病啊,不药而愈,不药而愈!”

    “啊!不会吧?这不会是真的吧?”任欣然两眼放光,激动得不停地发问,“我没听错吧?”

    “这样吧,你先回我房间泡澡去。”肖雨泽喜不自胜地说,“我让她喂我吃些饭。然后就上楼来陪你,怎么样?”

    “好~”任欣然羞无限地说着,起离桌。

    “知道我睡在哪间房吗?以前的那间主人房。”

    “知道了。”任欣然给肖雨泽抛去一个风万种的表

    “对了……”

    “怎么了?”

    “上次,我带贝贝去女人新世界逛街,不知怎么的,就买了LouisVuitton整个专柜的服装。说是买给贝贝的,可你也知道,她一个保姆,不懂得时尚,也不需要时尚。世界名牌服装,穿在她的上简直是糟蹋了,穿在你上就不同了。”肖雨泽边吃肥佣张姨舀了递到嘴边上的饭,边上下打量任欣然,心说这段,比贝贝至少矮了六七厘米,那个腰,也不如贝贝的小蛮腰纤细……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