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9章 各怀鬼胎

    任超然说,肖雨泽每天光得膀子,背着个大药包,弓着背,也不知道那刀口到底多深多长。万一谎称轻伤为重伤,说明他在扮猪吃老虎。有些事,就不能按原计划进行了。

    从贝贝嘴里,是问不出真实的况的。

    特意交待徐曼妙,找个合适的机会,找个合适的人,悄然察探一下肖雨泽的伤口。

    这个人选,非任欣然莫属。

    不然,就凭任欣然一朝得宠,就试图将她踩在脚下的架式,她怎么可能在肖雨泽下逐令的时候,开口替任欣然求,让她留下来呢?

    肖雨泽在徐曼妙的心中,就像一件摆设,一件值钱的摆设。别人可以远看,可以近看,偶尔可以摸一摸,甚至抱在手里玩一玩。若是要抱走,是绝对不行的!

    徐曼妙之所以有些忌惮任欣然,就是因为她想把肖雨泽这件值钱的摆设给抱走。将她肖太太的份,彻底地架空,那是绝对不许的。至少在她和任超然的计划未得逞之前,不许。

    “嗯。”肖雨泽对徐曼妙的特意安排,表现得从容淡定,“不过老婆,我现在很饿,能不能让我先进屋吃饭?”与徐曼妙虽没感,毕竟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三年之久,他对她的处事风格,还是十分了解的。

    她明知道他受伤了,不需要女人。她居然让任欣然留下,还安排任欣然替他擦澡,不就是想利用任欣然,擦看他背上的伤口,到底有多长吗?

    今天,他打着换药的口号,到去医院,让国际纹大师Los,花了一个多小时,替他背上的刀伤,纹至足足有17针。连他自己在镜中看了,都觉得触目惊心!加之有药水涂在上面,真假衔接一处的伤痕,隐隐约约,还愁骗不了任欣然的眼凡胎眼睛吗?

    “瞧我,见你回来,都高兴得忘记问你吃没吃晚饭了。”见肖雨泽落入自己的圈,徐曼妙心大好,边走边说,“贝贝忙了一整天,也怪累了。喂你吃饭的事,就由欣然代劳一下吧。瞧她们俩,谈得多投机呀!”

    肖雨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那叫投机吗?那叫搅局!

    “等再过些子,你背上的刀伤完全好了,我把她们俩诓到你房里去。”徐曼妙挨近肖雨泽,附在他耳边低声说。

    “呜呜……”肖雨泽摆出一脸地哭相,“老婆,你,你……你真是太伟大了!”这可是他对她说的,少有的真心话。虽然他对任欣然没多大兴趣,但是……若做贝贝的陪衫,有朝一,与他来个双燕齐飞,那滋味,应该high得不得了。

    “我陪你到楼先去看妈,然后你下楼吃饭,我回房休息,这样可以吗?”肖雨泽对于文丽的孝顺,可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尤其是肖韧死后的这二年多来。徐曼妙非常清楚这一点,时刻不忘在肖雨泽面前扮演乖顺媳妇的形象,让他对她的防备,降到最低。

    “行。”肖雨泽以赞赏的目光望向徐曼妙,不管她做戏也好,别有用心也罢,至少此刻她心里还记着卧病在的妈。哪怕妈装病。

    二人双双来到二楼于文丽的房门口,守在门口的张姨笑脸相迎,“肖先生,肖太太。”

    “老太太好些了吗?”肖雨泽探头往半掩的门缝里头看了看,却只能看到头柜,满脸忧虑地问。(装重伤病员其实很-蛋,关键时刻,双手总是垂直,不能乱动。不然,早伸手把房门推开了。)

    “一直说闷、心慌。”张姨轻轻推开房门,低声说,“服药以后,刚刚睡下。”

    徐曼妙、肖雨泽进去,看了一眼仰面躺在上,熟睡后呼吸均匀的于文丽,双双退出房间。

    “老太太胃口怎么样?”既然妈装病,肯定是有其用意的。那就配合她一下吧。诸多想法之后,肖雨泽问了这么一句。

    “嗯……”张姨思索片刻后,望向徐曼妙,“老太太中餐和晚膳,都是在房里用餐,是太太亲自喂她吃的。这个……吃多少,我还真不知道,因为当时我忙别的事去了。”

    “妈的胃口……不太好。”徐曼妙满脸歉意地说,“中午说想喝点汤水,我吩咐人炖了大盅鸡汤,喂她喝了几口,就再也不喝了。晚上问说没有胃口,吃了几口小米粥的。”

    “啊!这怎么行?”肖雨泽差点脱口而出,没病也会饿出病来!连忙张姨吩咐,“你去通知厨房,把老太太平吃的菜,全部做好,保温。老太太开口说想吃什么东西,你们务必马上给她端上!”

    “好好好。”张姨频频点头,“我马上下去跟厨房的人说。”说完,急匆匆走了。

    “老公,对不起。”徐曼妙微低点头,双手回来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老婆这不怪你,是妈自己没胃口。”肖雨泽心说若是换可靠的人来喂,妈的胃口肯定好得不得了。不满的念头一闪而过,嘴里却对徐曼妙安慰,“你已经尽力了,我又怎么忍心怪你呢?”

    “老公,你真好。”

    “行了。你累了一整天了,回房歇着去吧。我先下楼吃饭去了。”

    “可是……妈不是没吃多少东西吗?”徐曼妙站在原地,没动地方,“这样吧,你先下楼去吃饭,我在这里等妈醒来。只要她醒过来,我立马提醒她吃东西。”

    “那怎么行?”肖雨泽瞪大双眼,“妈刚刚睡下,你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醒呢?万一她一觉睡到天亮,你也守到天亮吗?你是正常人也就算了,可你现在是着大肚子的孕妇!万一你累出个好歹来,妈饶不了我先不去说,我自己也会内疚自责得死掉的。”

    “是我自愿的,妈怎么会怪你嘛。”徐曼妙知道肖雨泽紧张肚子里的孩子,却一再坚持。

    仁孝之举感人肺腑,憾动人心。

    却骗不了肖雨泽。

    “这样吧。”肖雨泽沉思片刻,“如果你对那些佣人不放心,我让贝贝来守候妈。我会交待她,盯紧妈,不吃东西,不准离,更不准离开房间!”这三年来,于文丽心脏病发作了好几次,她从未见像今天晚上这样上心。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独宠:宝贝别再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