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决战之时

    紫城太和之上的最高处,两个白衣胜雪的男人正对峙着。.他们两个人脸上均是冷冰冰的没有表。在这一刻间,也许,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感。两个人凝视着彼此的眸子,眼睛里都在互相发着光,那是属于遇到宿命对手的兴奋光芒。得到黄带子可以有幸围观这一盛世的围观者即是在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但仍旧能感觉到这两个人上那强势又让人惊心的剑气。

    这种凌厉的剑气,本就是他们自己本发出来的。可怕的也是他们本这个人,并不是他们手里的剑。

    这时,叶孤城突然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寂静,忽然道:“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西门吹雪冷冷道:“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叶孤城神色平静的摇了摇头道:“旧事何必重提,今之战,你我必当各尽全力。”

    西门吹雪冷冷道:“是。”

    叶孤城冷冷道:“很好。”

    虽然说这叶孤城仍旧保持着他冷漠又肃杀的气势,但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说话的声音本已显得中气不足,说了两句话后,竟似已在喘息。不过,对于叶孤城的不正常,西门吹雪却仍旧是面无表,视若不见,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叶孤城道:“好剑!”

    西门吹雪道:“确是好剑!”

    叶孤城也扬起手中剑,用和西门吹雪一样的语气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西门吹雪道:“好剑!”

    叶孤城道:“本是好剑!”

    虽然说这两个人在拔剑之前把手中的宝剑较量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一直做旁观者的练霓裳却连忙捂住了嘴,生怕笑出声来。一直在练霓裳边的陆小凤和司空摘星都把视线从那两个人男人上转移到了练霓裳的上。练霓裳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说:“记得上一次在平南王府的时候,西门和叶孤城就说了一次类似的对话。当初我就觉得这两个人像傻瓜,还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他们问我为何笑,我却硬是忍着笑意没有说出口。”

    练霓裳说话的声音虽低,但是在此时此刻,每个字别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某些武林高手也有些控制不住的捂住了嘴,虽然知道这样想不是很好,但的确有点傻傻的……

    而就在这时,神威皇城主事人的魏子云,假咳一声道:“两位都是当代之剑术名家,负天下之重望,剑上当必不致淬毒,更不会秘藏机簧暗器。只不过这一战旷绝古今,必传后世,未审两位是否能将佩剑交换查视,以昭大信?”魏子云说完之后就站在原地等待着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这两个人的回答,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究还是同意了这个要求。/非常文学/只不过,两个人都要求让陆小凤来检查这剑,做这见证人。

    一向和陆小凤不对盘的司空摘星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这小子连和尚的馒头都要偷,居然还有人会相信他,奇怪奇怪。”

    周围的人就如同练霓裳说话之时那样忍不住要笑了,可是突然有一个没有见过的汉子忽然也大声道:“陆大侠仁义无双,莫说是一口剑,就算是我的脑袋,我卜巨也一样交给他。”紧接着,就有比如严人英等人都站出来为陆小凤说话,好像生怕有人误会了陆小凤。为陆小凤说话的人,在江湖上的名号虽然比不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这种高手,但是却也不是可以轻易被小瞧去了的人物,由此可见陆小凤这个擅惹麻烦的男人,实际上人缘还是不错的。

    对此,陆小凤只是笑了笑,大步走出去。分别取过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两把宝剑,喃喃道:“果然都是好剑。”

    陆小凤分别把两把宝剑出鞘,剑上的寒光竟让这紫高空中的圆月都失去了颜色。陆小凤分别把手中的剑扔回给他们的主人之后,淡淡道:“下次再有这种事,千万莫要找我,我的麻烦已够多了,已不想再管这种无聊的事。”

    司空摘星十分不明白,这种在江湖上可以掀起腥风血雨的事,在陆小凤的口中怎么就成了麻烦的事?既然不明白,就决定干脆直接问的司空摘星道:“对你来说,这是无聊的事?”

    这次还不等陆小凤回答,练霓裳却突然道:“两个人无冤无仇,却偏偏恨不得一剑刺穿对方的咽喉,这种事若不是无聊,还有什么事无聊?”

    司空摘星这下子被哽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的确,两个只是想要比剑术高深的人,并不一定非要杀人不可。可是,能做到这种事可谓是难上加难,毕竟不管是西门吹雪还是叶孤城,他们用的,都是杀人的剑。而他们不是陆小凤,也没有灵犀一指,也许……就算是学会了灵犀一指,也不会去用,正面的碰撞和比拼,这是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共同的骄傲。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仍旧沉默着不说话,好像什么都无法入他们的眼一般。西门吹雪看不到叶孤城那虚弱的模样,而叶孤城更是看不懂西门吹雪的眼里,想要表述什么。是真的看不到,看不懂吗?

    叶孤城傲膛,凝视着自己手里的宝剑,缓缓道:“利剑本为凶器,我少年练剑,至今三十年,本就随时随刻都在等着死于剑下。”叶孤城又喘了口气,才接着道:“所以今这一战,你我剑下都不必留,学剑的人能死在高手剑下,岂非也已无憾?”

    西门吹雪冷冷道:“是。”

    这般,便是已经否决了陆小凤那为彼此留一条后路的提议。围观者或是脸上发青心中担忧,或者红光满面心中激

    可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吹雪忽然道:“等一等。”

    叶孤城不接的问道:“等一等?还要等多久?”

    西门吹雪冷冷道:“等伤口不再流血。”

    叶孤城神色平静的问道:“谁受了伤?谁在流血?”

    西门吹雪冷冷道:“你!”

    见西门吹雪这样说,大家都看向西门吹雪,而这个时候才发现叶孤城那雪白的衣服上,已渗出了一片鲜红的血迹。练霓裳皱眉,原来叶孤城并未中毒而是受伤了。可是,这个世上能伤他的人,到底是谁?

    西门吹雪不等叶孤城回答,冷笑一声道:“我的剑虽是杀人的凶器,却从不杀一心要来求死的人。”这正是西门吹雪的骄傲,他需要的是和叶孤城在全盛时期的一次比拼,而不是去杀这个受重伤的叶孤城。

    对此,叶孤城十分不满的厉声道:“我岂是来求死的?”

    西门吹雪冷冷道:“你若无心求死,等一个月再来,我也等你一个月。”

    他忽然转过,凌空一掠,没入飞檐下。练霓裳挑了挑眉,二话不说便顺着西门吹雪的脚步追了过去,而临走之时,她看到了叶孤城口中吐出的鲜血。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她相信陆小凤这个男人一定会处理好所有的事,而且,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去做呢。而名义上是去追西门吹雪的练霓裳如今已经到了南书房的附近而并非是西门吹雪的边,准确来说,她本就不是为了追西门吹雪,而是利用孙三送来的地图,找到了皇上休息时居住的南书房。

    而此时此刻,远在太和之处,唐家兄弟已经对那受伤的叶孤城上洒下了毒砂,说是要为自己的两个兄弟报仇。可那受伤的叶孤城却突然摘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原来,这个男人只是代替叶孤城出现在这里,真的叶孤城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了。这群人本想问他叶孤城真正的下落,可是这个男人却已经成了替死鬼死在了太和的最高之处。那十三个诡秘的男人已经动起手来,甚至杀了不少的大内侍卫……

    在南书房附近的练霓裳并未直接走进内部去找皇上,毕竟,她本来的目标就不是皇上,而是那个明明有着傲骨,却不由己的朋友。练霓裳走向南书房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孙三的报中说,这个小花园是皇上平时休息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因为在这个小花园中,不会遇到那些伪装成巧遇样子的妃嫔,是一个独属于皇上,难得干净的地方。

    而正被所有人惦记着的叶孤城,如今就在南书房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里静静看着夜空中的月

    亮,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就在叶孤城忧郁的看着天空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不加掩饰的脚步声,他转过,就看到那个白衣白发的女子正手握着宝剑冷冷的看着他。叶孤城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冷冷的看着练霓裳。

    练霓裳突然叹了一口气,缓步走到叶孤城的边不远处,道:“金九龄曾经问我‘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我却冷冷的反驳他‘君本君子,奈何做伪。’如今,我却想问问你,为何要去做这种对你完全没有好处的事?你明明就该知道的,事成之后,南王世子一定会杀了你灭口的。”

    对于练霓裳言语中所透露出的报,叶孤城只是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的太多了,你本不该知道知道这么多的。”

    对于叶孤城言语之中所透漏出的杀意,练霓裳仍旧神色十分平静的问道:“你要杀我灭口?”

    叶孤城叹气道:“我本不想这么做的。”

    练霓裳笑着摇了摇头:“你杀不了我的,就如同我不忍心杀你,所以专门来此处找你一样。”

    叶孤城皱着眉问道:“你的意思……”

    练霓裳冷冷道:“离开这里。”

    对于练霓裳的提议,叶孤城承认他心动了。但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握紧手中的剑,叹气道:“来不及了……”

    对于叶孤城所流露出来的杀意,练霓裳仍旧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突然道:“叶孤城被唐家暗器所伤,如今正在赛华佗之处解毒疗伤。本已派人告知西门吹雪决战之延迟一月,可西门吹雪去不知为何没有收到这个消息。南王世子和南王为了谋权串位,便派人伪装成叶孤城,并在决战之用内应弄出来的黄带子送入死士谋朝串位!”不得不说,练霓裳所编的故事虽然漏洞百出,但放在叶孤城、西门吹雪、练霓裳、以及赛华佗上,却万万是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的。

    对于眼前这个绝境中出现的后路,叶孤城有些震惊的同时,却有一种莫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静静的凝视了叶孤城良久,终究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唐家暗器果然厉害……就连赛华佗,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让我痊愈。”

    见叶孤城这么说,练霓裳露出了她这些子以来第一个微笑,她知道……她成功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大家看明白了么?我感觉我说的很清楚……咳咳

    最近围观了燃战,总有一种想要报复社会的想法

    而且,想开新坑……报复社会那种新坑 捶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