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所谓告白

    九月十五,紫之巅决斗之,正午十分。

    正午的头看起来并非是整最大的时候,但却是整最是温暖的时候,温暖到有了灼的感觉。可是,纵使今头看起来像是能够融化一切般,可是,京都郊外练霓裳别院的房间中,却仍旧是如同北方的冬季一般寒冷,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倒不是说练霓裳和西门吹雪一样均是自带冷气功能,只不过是发生了一件让她极为愤怒的事。原来,今早上练霓裳起之后,她便收到明月峡报处送来的一封密信,也许是练霓裳带给孙三的压力太大,他竟真的调查出了许多隐秘又令人发指的事,对此练霓裳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到现在都没有缓和过来。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练霓裳觉得她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名为‘无能为力’的感觉。明明只是单纯的想要为她认可的两个朋友去做些什么的,可是,仔细调查了之后才发现,其中牵扯的势力和人脉却完全不是她一个刚刚起步的山寨寨主可以做到的,就连在关键的时候保住两个人的命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毕竟不管是西门吹雪还是叶孤城使用的都是杀人的剑法……

    练霓裳有些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双眼,好似这样做就能短时间的逃避那些不愿意做的事一样。而也就是这个时候,练霓裳对权力的渴望隐隐超过了之前对金钱的在意,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心郁闷又复杂的练霓裳拿起自己的宝剑走出了别院,看样子是打算在喧闹的地方散散心,短时间的忘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练霓裳沿着虽古老却繁华的街道大步前行,街道上红男绿女来来往往,两旁的大小店铺生意兴隆,但她就是觉得自己已经被隔出在这个世界之外,只能做一个明明什么都知道的旁观者,却不能在其中真的做到什么……

    练霓裳叹了一口气,转过就看到穿白衣手拿宝剑的西门吹雪正在看着她。西门吹雪那如同墨色的眸子仍旧冷冷的看着她,只不过这冰冷的眼眸之中,似乎有着别的东西存在。练霓裳并未主动同西门吹雪说话,反而径直走向了不远处的树林中。西门吹雪也不恼,就这样静静的跟在练霓裳的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行走着。直到丛林之中,周围除了他们两个人连个樵夫都没有的时候,练霓裳才停住了脚步。而西门吹雪也极为有默契的在练霓裳一人远的地方停下。

    率先打破这种沉默的是西门吹雪,他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宝剑心中似乎在挣扎什么一样,突然开口道:“为什么要躲我?”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背对着西门吹雪的练霓裳体僵了一下之后,故作平静的回答道:“我并未躲你,只不过是在养精蓄锐而已。”

    本来练霓裳这样解释,西门吹雪就应该不会继续多问什么了。可是,不知出于什么想法,西门吹雪竟继续追问道:“我有寻找过你的踪迹,但却被你故意隐去。”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本来就不自然的练霓裳更加不自然了,她试图用微笑来世界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的确有刻意的隐瞒自己的消息,不然,她也不会再见到叶孤城之后直接回京城,并非去找西门吹雪了。只能叹一声问世间为何物,一代侠女也会因此而感觉到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练霓裳转过静静的看着西门吹雪,和西门吹雪这个人相处这么久之后,她早就已经很了解他了。她了解西门吹雪,也了解西门吹雪的剑。

    西门吹雪的剑,不是凡人的剑,一种练霓裳也使不出的剑法。为一个剑客,练霓裳很清楚。一个有血甚至是有感的人,绝对使不出那种锋锐无的剑法,那种剑法几乎已接近“神”。 而西门吹雪这个男人本就不是个有感甚至是有血的凡人,在他用剑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已奉献给他的剑,他的人已与他的剑融为一体,也已接近“神”。

    也正是因为如此,几次莫名的悸动都被她狠狠的压制在心中的暗门里。努力的忘记这种被定义为危险的感,努力的维持着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如今,西门吹雪那无关感的几句话,却把她本来伪装成平静的心再一次的搅乱。练霓裳紧紧的握住拳头,因为过于用力指甲已经弄伤了手心流出了鲜血。

    而就是这个时候,西门吹雪突然走到了练霓裳的面前。并握住了练霓裳正在自虐的双手。用那冰冷却轻柔的声音说道:“刚才的问题,很让你为难?”

    练霓裳咬着下唇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没有办法说她似乎喜欢上你这个如同剑一般凛冽的男人。也不希望这种不能收获回报的感就这样暴露在光天化之下徒增悲伤罢了。她练霓裳虽然是一个女人,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会作践自己去强求那本就不可能存在的感,这是属于练霓裳的骄傲。

    如今练霓裳看起来这般隐忍,握着她双手的西门吹雪也并不好过。他并不是一个懂得表达内心的人,冰冷的话语和面容一向都是他最好的伪装。而也正是因为这种伪装,让他喜欢着的女孩子,误以为他根本就没有感

    西门吹雪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陆小凤说女人的心是海底针了。他不是陆小凤,不懂得哄女孩子的甜言蜜语,而练霓裳也不是甜言蜜语就能打动的女孩子……这样想着,西门吹雪更加用力的握住了练霓裳的手,十分认真的说:“霓裳……等我回来好不好?”

    “你……”练霓裳不解的看着西门吹雪,完全不明白一向冷漠的西门吹雪,怎么会说出这种感的让人想哭的话。

    西门吹雪叹了一口气,用更加认真的语气说道:“霓裳,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而我将要说的话却的的确确是我的心里话。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的人生之中会出现一个重要的女人,但和你相处之后我发现你很重要很好。你剑法高深,长得好看,聪慧敏锐……这样的你,愿意和我一生一世的在一起吗?”

    练霓裳惊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西门吹雪居然会对她说出这种话,也完全没有想到,这西门吹雪居然也是喜欢她的。本来误以为单相思想要放弃的却突然有了开花结果的苗头,惊喜中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感觉让练霓裳心格外复杂。不过,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的练霓裳却很快的冷静了下来……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好事……于是,练霓裳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却股作为南的问道:“西门,你想和我在一起,还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剑法高深又聪明敏锐吗?”

    西门吹雪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道:“我承认,我的确是被你的聪明美丽还有剑法所吸引。但是,现在的你如果不能用剑容颜已老甚至是变得愚笨,我仍旧不会放弃对你的感……”

    练霓裳仍旧看似幸福的笑着,感叹道:“西门,你还说你不会说话,可刚刚明明已经说出了最动听的话……好,我等你回来,等你活着回来……”练霓裳这话说的十分微妙,并未直接答应,却也做出了等待的承诺……等待什么呢?等待你回来之后,我们再商讨要不要真的在一起……

    可西门吹雪却像是没有听出练霓裳的言外之意一般,猛地把练霓裳抱在怀里,贴在练霓裳的耳畔呢喃道:“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娶你做我万梅山庄的庄主夫人。”

    被西门吹雪弄的有些脸红的练霓裳突然挣脱了西门吹雪的怀抱,猛地退后几步十分调皮的说道:“西门吹雪,谁说我一定要做什么万梅山庄的庄主夫人,我只等你来我明月峡山寨做压寨相公。”

    西门吹雪宠溺的笑了,笑着摇了摇头说:“之后,那我二人,就用剑术来决一胜负吧。”西门吹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练霓裳用的不是杀人的剑法,也可以躲得过西门吹雪的利剑。

    静静的看着笑得这般美好的西门吹雪,练霓裳突然发现这个已经被她定义为神的男人,似乎也变成了一个和她一样一有了血,有了感的普通人,而不是那种冷漠又高不可攀的神。

    也不知道现在的西门吹雪,可否还能使得出他那种无的剑法?他能不能用他一生坚守的奥义,击败一样冷清的叶孤城?

    而且其中各种势力的掺杂以及幕后的各种谋又可否成为现实?

    夕阳虽好,却已将西沉,月亮很快就要升起来。而今夜的月亮,势必要被一个人的血映红。

    那又会是谁的血?

    作者有话要说:哎 盗文党已经疯了,我把标题改了他们仍旧能盗走……我已经不相信了……【呜呜

    不过,为了支持我买v的亲,我还是会坚持写下去的

    不过,估计这本写完之后,我会休息一段时间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