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叶西对峙

    叶西对峙

    蛇王死了,是被公孙大娘杀死的。

    这个消息,是在练霓裳同公孙大娘见面并谈妥了事之后,回到客栈之时,一脸忧伤的陆小凤亲口对她说出的消息。对此,练霓裳虽然有些诧异,但却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毕竟那绣花大盗武功如此之高,就算杀掉他的帮凶灭口却也是理之中的。想来,那蛇王死的时候也是很不甘心的吧,帮助那人欺骗了自己的朋友,最后却换来这样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

    此时的陆小凤看起来十分的萎靡,十分喜欢的女孩子如今生死未卜,挚友蛇王又死的凄惨,被绣花大盗屡次耍弄的这件事真的对他的打击很大。

    练霓裳很想告诉陆小凤,其实你的挚友蛇王很可能已经背叛了你,薛冰的失踪也一定和蛇王有着不小的关系。蛇王的死亡也不是公孙大娘害的,反而是真正的绣花大盗为了灭口所做的。可是,告诉他,他的朋友早就已经背叛了,甚至还设局让他跳,这样真的好吗?

    也许是练霓裳看陆小凤的眼神过于灼,陆小凤很快就被练霓裳的眼神从悲伤的思绪中走了出来。陆小凤紧紧的盯着练霓裳那墨色的瞳孔,有些急切的问道:“霓裳,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薛冰……也已经死了?”

    陆小凤那忐忑又脆弱的样子没有让练霓裳有了恻隐之心不说,反而让练霓裳更加的生气了。练霓裳心中的陆小凤是聪明的,宠辱不惊的,即使深陷绝境仍旧能谈笑风生的人物。如今,却为了一个女人弄得如此患得患失,着实失去了陆小凤原有的风采。为了红颜变得英雄气短并不丢脸,但在关键时候失去正常的判断力就太不应该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探查真相,而不是一个人在那纠结和担心啊。

    越想越因为陆小凤现在样子烦躁的练霓裳毫不客气的对着陆小凤的眼睛就是一拳,然后再陆小凤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着陆小凤的腹部又是狠狠的一脚。被打了一拳又踹了一脚的陆小凤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快步跳出练霓裳的攻击范围,十分恼怒的大声问道:“霓裳,你做什么打我啊!”

    练霓裳冷冷的看着陆小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打得就是你这个识人不清又该死的陆小凤!”

    陆小凤虽然因为练霓裳无缘无故的暴打很是生气,但却也敏锐的注意到了练霓裳言语之间那句‘识人不清’。这下子,陆小凤也顾不上被打的疼痛了,十分认真的看着练霓裳道:“霓裳,你说的‘识人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看着眼前目光如炬的陆小凤,练霓裳也没有卖关子,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便把她所得到的报全部告诉了陆小凤。其中包括薛冰隶属红鞋子,对蛇王的怀疑,甚至是她已经和公孙大娘交手的事全部都对陆小凤说了出去。在听练霓裳讲述的同时,陆小凤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深邃,直到最后让人看不出他的绪。

    静静的看着眼前已经恢复平时状态的陆小凤,练霓裳的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陆小凤就突然这么自责的一直萎靡下去了,不过,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练霓裳也有些后悔刚才殴打陆小凤的事

    当然,所谓的后悔并非是因为之前打的太重,恰恰是后悔于刚才打得太轻了,对于皮糙厚的陆小凤是完全不能有什么怜悯之心的。没看到他已经双眼发光,不知道又在合计什么算计人的事了!不过,这样也好,陆小凤真的认真起来的时候,管他绣花大盗有没有修炼葵花宝典,都一定不会斗得过陆小凤的。

    过了一会儿,陆小凤突然抬头看向练霓裳道:“你说薛冰也是红鞋子的人,所以公孙大娘一定不会掳走薛冰是吗?”

    练霓裳点了点头道:“没有错,我已经和公孙大娘谈好了条件,她会动用红鞋子的力量去寻找薛冰的。”

    陆小凤放心的点了点头之后,嘟囔道:“既然薛冰知道这一切和红鞋子无关,但她之前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练霓裳心知那是陆小凤自言自语而并非是在问她,也就没有多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陆小凤那一会儿皱起了,一会儿恍然大悟的‘百变脸’。

    眼看着陆小凤已经没有问题了,练霓裳突然想到了至今未回的花满楼和西门吹雪。皱着眉头看向陆小凤道:“陆小凤,你知道花满楼和西门吹雪去了哪里吗?这两个人,可是失踪很久了。”

    陆小凤神色微妙的看着练霓裳,高深莫测的问道:“霓裳,你是想问花满楼还是想问西门吹雪……你到底在担心谁?”

    练霓裳神色平静的看着神色诡秘的陆小凤,然后毫不犹豫的狠狠又给了陆小凤一拳,力度之大,从陆小凤已经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就能看出一二了。此刻的陆小凤正用十分哀怨的眼神看着练霓裳,他不就是八卦了点吗?霓裳怎么可以下手这么狠?这样一对比,只是咬他耳朵的薛冰是多么的温柔善良啊!练霓裳可没有心顾虑陆小凤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的东西,只是冷冷的对陆小凤道:“我再问你一次,花满楼和西门吹雪到底去了哪里?”

    生怕再挨揍的陆小凤这时候也不敢继续调侃练霓裳了,十分痛快的回答道:“花满楼和金九龄一起去平南王府守着了。而西门吹雪则是找叶孤城去了,你也知道这两个剑痴在一起说的话,我们这群平凡的人是不明白的……”

    得到想要的答案,练霓裳也不再管趴在地上短暂时间爬不起来的陆小凤,便推开门走了出去。现在的她讨厌金九龄,所以不也不想去找花满楼。倒是叶孤城这个人她十分的有兴趣……那么,就去找西门吹雪好了。这样想着,练霓裳便直接奔向平南王府,毕竟叶孤城可是平南王府世子的师傅啊。

    待练霓裳离开之后,趴在地上的陆小凤缓慢的站起来,揉着被练霓裳狠踹了一脚的肚子,十分哀怨的嘟囔道:“虽然我知道霓裳打我也是为了我好,但有没有必要打得这么重啊……”随即,陆小凤的脸色也就冷了下来,绣花大盗弄走薛冰一定是为了把自己的视线调离,既然霓裳和红鞋子都在帮忙找薛冰,那自己就把注意力放在绣花大盗上好了。总归是不能让这个可恶的人如愿啊……

    叶西对峙

    *************平南王府安客院*************

    平南王为实权王爷之一,不仅在朝堂上势力强大,在江湖上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就如同那大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一样,平南王手下也养了不少江湖上的高手做食客。不过,对于练霓裳来说,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她是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也就一个叶孤城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但是他还有属于他的白云城。这一次若不是平南王府被绣花大盗给祸害了,这叶孤城仍旧拿着他的宝剑,安分的在白云城做他的城主呢。

    而正是因为叶孤城现在平南王府,所以,练霓裳也来到了平南王府。

    只不过,练霓裳要找的不是叶孤城,而是那个和叶孤城在一起的男人——西门吹雪。

    此刻的练霓裳静静的坐在石凳上喝着茶看着不远处空地上的风景,虽然神色看起来极为平静,但不知为何,隐隐能看出,练霓裳似乎是在看戏的样子。而她现在看的戏,便是眼前剑术已达到顶峰的两个男人。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本月的本也是如此。

    在圆月光芒的照耀下,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而那面无表的脸色现在均是极为苍白,当然,两人的脸色并非是病态的白,只是天生如此而已。

    就连陆小凤那家伙都说过,西门吹雪的皮肤比那些女人都要好,没有想到那叶孤城竟能同西门吹雪媲美,难不成练剑的男人皮肤都是吹弹可破么?当然,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竟着陆小凤用了两次灵犀一指。也成功的让陆小凤的逃跑速度可以喝司空摘星媲美了。

    当然,现在说这话未免有些影响气氛,毕竟,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这两大剑豪正冷冷的看着对方。在这一刻间,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感。

    两个人却是互相凝视着彼此,眼睛里都在互相散发着激动的光芒。

    果然,在遇到宿命的对手的时候,就算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也不能轻易的平静下来。

    西门吹雪仍旧是面无表的看着叶孤城,扬起尚未出鞘的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叶孤城道:“好剑!”

    西门吹雪道:“确是好剑!”

    叶孤城也同西门吹雪一样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西门吹雪道:“好剑!”

    叶孤城道:“本是好剑!”

    两人的手中分别握着尚未出鞘的宝剑,虽然均是没有要动的感觉,但两个人之间的肃杀之气却让人望而生畏。平南王府暗处隐藏着的那些暗卫都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就怕一个不小心就死在这冷凝的杀气之下一样。

    而更加让暗卫们恨得牙痒痒的,便是此刻正坐在石凳上喝茶的女子。

    女子同那两个可怕的男人一样穿着白色的衣服,白的即使在烟尘中奔跑,仍旧能保持原色的摸样。女子生的极美,虽然她好似在笑一样,但眉眼之中那凛冽的杀气却让人知晓这个女子根本不像看起来那么柔弱。更别提女子那极为诡秘的白发,让人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练了什么返老还童的仙女。

    而暗卫心中的仙女正津津有味的看戏,见过不少大世面的她第一次知道绝世剑客之间的对话竟然这么有趣。什么‘好剑’‘本是好剑’,这两个绝世高手难道是在攀比彼此的‘另一半’吗?真是让人觉得这两个人对剑的同时……也觉得这两个人……真的好幼稚啊。

    面对朋友的时候,练霓裳一向是不擅长隐藏绪的。这不,在她觉得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很幼稚的时候,就这样不受控制的笑了出来。练霓裳的声音很好听,她的声音也如同银铃一般动听,不会让人觉得烦躁不说,反而让人有一种异样的舒爽感。

    本来还在对峙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在听到练霓裳的笑声之后也不继续冷冷的对峙了,反而不约而同的看向练霓裳的方向。这两个冰山倒不是因为练霓裳莫名其妙的笑声失礼,反而是好奇了,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他们俩说了什么奇怪的话,竟会让那个子怪异的女子竟笑的如此开怀。

    和练霓裳比较熟悉的西门吹雪收回已经扬起却未出鞘的宝剑,一步步的走向练霓裳的面前。而本来还笑出声的练霓裳在看到走到自己边的西门吹雪之时也收起了笑容。

    西门吹雪静静的看着练霓裳美艳的脸,颇为好奇道:“霓裳,你……在笑什么?”

    练霓裳看着西门吹雪那冷凝中略带疑惑的表,立马就联想到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那互相攀比的话语,练霓裳就有即将破功继续笑的架势。于是,练霓裳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的回答道:“不,只是突然想到了有趣的事而已,你不必介怀的。”

    西门吹雪自然知道此刻练霓裳算是敷衍她,但不善言辞的他也不好多问,只是沉默的看着练霓裳的眼睛。可是,西门吹雪不善言辞,却不代表叶孤城也不善言辞。叶孤城的直觉告诉他,刚刚这玉罗刹就是在笑他和西门吹雪,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和西门吹雪到底哪里好笑了。同样的,叶孤城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练霓裳。被两个冰山用如此的目光盯着的练霓裳也不淡定了,强大如练霓裳,也有了想要逃跑的冲动。

    也许是上天怜惜练霓裳,不想让她被这两个绝世剑客欺负了去。这不,一个穿黑衣的暗卫竟突然出现在院落中。还不等叶孤城询问他所来有何事,那暗卫便不卑不亢道:“花公子派我来通知各位,金九龄公子中毒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