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西练之战

    西练之战

    为一代知名女剑客凌慕华唯一的一位弟子,练霓裳的剑法自然是得到了凌慕华的全部真传,再加上她本人本就聪慧,武学方面的悟极高,如今练霓裳的剑法就算评价为出神入化却也算不上是夸张的。而就是这样一个剑法极为精通的练霓裳,在她带着兄弟们去收缴地盘的时候,却是几乎没有用过剑的。

    练霓裳倒不是觉得用自己的宝剑去对待那些小寨主是侮辱了她的剑法,这种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坚持和自尊。

    事实是因为每次在她用剑对敌的时候,过于兴奋的练霓裳总是会有些不能自控,她想要对方的鲜血沾染她的宝剑,看着血花在剑上颤动最后落入尘埃之中。这个时候的她,就会享受用剑杀人之后的余韵,所带来的美好感觉。

    虽然说练霓裳是一个强盗,但是她却是真的很少杀人。很少杀人这件事,也是在她莫名来到这个世界,又莫名白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她想着,也许少杀一些人,多积一些德,就不会再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了吧。虽说,这种想法可以说是一种幼稚的行为,但是对于练霓裳来说,也算是心灵上的一种寄托吧。

    所以说练霓裳之所以不经常用剑对敌,也是希望在关键的时候为求饶的对手留一条命,而不是仍旧固执的让对手成为她的剑下亡魂。

    某种意义上来说,练霓裳的剑法和西门吹雪的剑法有异曲同工之处。均是宝剑出鞘,必然要沾染血迹的。

    而如今,西门吹雪和练霓裳一男一女两大剑豪,正进行着剑术的比拼。虽然说,这两个人的目的并不是杀掉对方而是仅仅为了享受战斗的快感。可是,两个人所释放的杀气,就足够让其他人胆颤心惊了。惊人的杀气就如同仅着单衣站在冰天雪地里享受着寒风的滋养,显然是足够死普通人的杀气了。

    练霓裳所使用的剑法乃是她师傅凌慕华为了打败天山剑法,而特别创造出的反天山剑法。若是说天山剑法乃是名门正派的剑招,那反天山剑法却是与之恰恰相反的毒功夫。反天山剑法融合各家剑法之所长,但是每一招都与正常剑法相反。以永保先手雷霆疾击为主,出手方位、剑意精髓与天山剑法恰如其反,穷其狠毒辣之能事,利用轻功提纵之便,专刺敌手关节要,奇诡莫测。

    而当练霓裳使用诡异的反天山剑法同西门吹雪对招的时候,练霓裳清晰的看到了西门吹雪那长年面无表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是偶尔会流露出的温柔笑容,而是遇到对手强敌之时那嗜血又兴奋的笑容。

    就像是练霓裳心中所想的那样,此时的西门吹雪的确是在兴奋,是一种遇到对手发自内心的兴奋。虽然说他一直都练霓裳的剑法很强,但是当真正的与之对敌的时候,方才知道,练霓裳竟然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西门吹雪可以感觉到他手中的宝剑在颤抖,那是遇到强敌之时渴望对手鲜血沾染宝剑,然后看着血花飞舞的一种激动。练霓裳的招式行云流水,她的招式诡秘,让你永远都没有办法猜出她的下一步要刺向哪里。剑招十分之狠辣,尽是攻向他的道和人体上的弱处,若不是现在同她对敌的是同她不分上下的西门吹雪,说不定对面之人早就已经成了眼前美人的剑下亡魂。

    虽然说西门吹雪对练霓裳的评价如此之高,但是正与西门吹雪对敌的练霓裳此刻却并不轻松。练霓裳此刻的想法和西门吹雪差不多,均是本就知道对方剑术高深,但在真正对敌的时候,却发现西门吹雪上那凌厉的杀气,刺激的她极为兴奋,此刻的练霓裳自然是享受着这个过程的。不过,在享受战斗的同时,练霓裳却也是颇为揪心的,心想着,若不是当初白发的时候,莫名其妙多了的内力,说不定自己早就内力不支,百招之内就败给西门吹雪了这个剑神了。

    高手之间的对招永远是妙不可言的,最初的时候还能看到两个人那剑影的话,如今,却只能看到两束白色的光茫飘来飘去,显然是两个人的法太快,普通人的眼已经看不出两个人的步伐和出招的方式了。所以说,纵使练霓裳和西门吹雪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再怎么精彩,为旁观者的我,却完全不能够描述出其精彩之处。

    面对着西门吹雪那越发凌厉的剑势,练霓裳稳住了自己那越发兴奋的心,理智告诉她和西门吹雪死磕并不是一种好的选择。这样想着,练霓裳手中宝剑一个反方向的转动,练霓裳突出怪招,得西门吹雪不得不退后一步。虽说西门吹雪只是退后一了一小步,但对于练霓裳这样的高手来说,这一小步却足以达成她现在的目的。这不,只见练霓裳趁着西门吹雪退后一小步的时候,猛地倒退了三十多步,彻底和西门吹雪拉开了距离,看着架势,显然是不想和西门吹雪继续缠斗下去了。

    西门吹雪自然是看出了练霓裳不再恋战的想法,他也停止了继续攻击的招式,略微有些不悦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练霓裳道:“继续。”

    面对着西门吹雪的冷气,练霓裳十分平静的摇了摇头说:“不要继续了,你下手太重,我都受伤了。”说着,练霓裳就把自己的左臂举了起来,果然,左臂上纯白色的袖口,此刻却已经沾染了血红色的痕迹。纯白色的袖子搭配着血红色图腾这种强烈的反差,竟给人带来一种异样的美感。不过,这个时候,西门吹雪可没有心在意美感不美感,他所在意的是,练霓裳的伤重不重。他仔细看向练霓裳的左臂,发现伤口的面积却不是很大,想来受到的也仅仅只是皮外伤而已。

    不过,虽然说只是皮外伤,却也让西门吹雪那长年冷漠的心,略微有那么一丝丝的愧疚……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宝剑,如同预料中那样,看到了宝剑上所沾染的鲜红血迹,红的格外妖艳又美丽。

    西门吹雪略微有些愧疚的模样,显然是在某种程度上取悦了练霓裳这个颇为恶趣味绿林女匪。于是她练霓裳毫不客气的笑了笑,道:“西门吹雪,我可是被你给打伤了,所以现在我可不想和你继续打下去了。西门庄主,还不让你的属下给我准备房间洗澡水和药箱,陪你打了这么久,铁人也是会累的。何况,我不是铁人,只是一个女人。”

    练霓裳思维的跳动让西门吹雪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一向淡定的剑神大人还是淡定的挑了挑眉道:“你又不是第一次来万梅山庄,又何须找人带路?再者说,霓裳阁如今已经成了你专属的地方,你又何必做出如此生疏的模样?”

    练霓裳用完好无损的右臂撑着下巴道:“也许是为了引发你的愧疚心?不过,仔细想想,只是单纯的想要挤兑你吧。”

    西门吹雪被练霓裳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给气的差点笑出声来,他把手中的宝剑收回剑鞘——这是第一次,西门吹雪剑出鞘与人对敌的时候,没有屠杀生命的一次战斗。更加奇特的是,此刻的西门吹雪完全没有不甘的绪,想来,如此痛快的与高手大战一场,即使不是你死我活,也足够这个男人产生那中名为愉悦的愫吧。

    于是,这个颇为愉悦的男人仍旧冷着脸,语气却难得柔和的对练霓裳说:“为了引发我的愧疚心?你成功了。霓裳,我带你去霓裳阁休息并亲自为你上药可好。”说完之后,西门吹雪也不管练霓裳的表到底有多么神奇,就率先走向霓裳阁。而被西门吹雪的话语和语气囧的不得了的练霓裳则是目瞪口呆如同木偶一般跟在西门吹雪的后,也不知道她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还是在怀疑西门吹雪其实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司空摘星那个超级易容高手给掉包了。

    练霓裳努力把那种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摇晃出脑海中,然后安安静静的跟随着西门吹雪的脚步走向霓裳阁。此时的霓裳阁和她上次来时一样美丽的像幅画,可是她此刻去没有欣赏美景的想法。因为西门吹雪,果然像之前在花园时说的那样,拿了药箱打算亲自为她包扎。

    面对着西门吹雪那无比认真的眼神,练霓裳莫名有一种挫败感。明明是她自己当初打算整西门吹雪的,如今却像是被西门吹雪给反降了一军一样。

    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拒绝西门吹雪那无比真诚的眼神,练霓裳也是不意外的。

    于是,她只能无奈的让西门吹雪撕掉她那沾染了鲜血袖子,认真的为她包扎伤口。

    这一刻,练霓裳觉得眼前冷冰冰的男人……还不赖。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