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陆花拜访

    陆花来访

    各式各样翠绿的树木包围着整个山寨,虽然看似极为质朴却不简陋,反而给人一种疑似仙境的错觉。而就在仙境的正中央,一个穿白衣的白发美人正温柔的笑着望着她们,好似误入凡尘的仙子,正在等待可以接她回神界的单纯仙子。而这个白衣白发的美人自然就是练霓裳了,只不过用单纯仙子来形容这个魔女,着实有点作孽的感觉。

    而当陆小凤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般美丽的景色。花满楼看不到眼前的景色,但是他却嗅到了属于树木的自然清晰,一时之间心旷神怡不能自已。看着花满楼闻着花朵味道陶醉的模样以及陆小凤那错愕的模样,练霓裳心很好的笑出声来。练霓裳的笑声彻底幻想了处于怔愣状态的陆小凤,而想到自己刚才失态的模样,陆小凤极为不自然的扭过头去,缓和了一会儿之后笑嘻嘻的往前走了几步:“虽说我早就知道霓裳是一个美人,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安静的霓裳这么美。如今,让美人在此等待我这么久,当真是让我觉得好生羞愧啊。”

    练霓裳不雅的白了陆小凤一眼,哪里还有之前那如同神界仙女的脱俗样,故作不满的说道:“陆小凤,你完全不用有羞愧的感觉。毕竟,我在此处可完全不是完全为了等待你,我呀,可是在等待你后的人呢。”

    听练霓裳这么说,陆小凤本来还故作风流的脸,一下子就哀怨了下来。他更是很悔形象的揪着花满楼的袖口,甚至还极为委屈的说:“花满楼,霓裳说她是来接你的不是来接我的,明明大家都是朋友,你说她怎么能这么偏心啊。”

    被扯住衣角的花满楼高深莫测的笑着,隐隐有要黑化的趋势。而距离花满楼最近的陆小凤自然是很快就感觉到了花满楼上隐隐散发的黑气,连忙松开了紧握着花满楼袖口的手。上次因为抢了苦瓜大师为花满楼的素斋可是已经被收拾一次了,他怎么还会再一次的得罪花满楼,开玩笑,他陆小凤又不是司空摘星那个没有脑子的笨蛋……

    练霓裳虽然有注意到陆小凤那不自然的模样倒也没有放在心上,谁让陆小凤这人平时就足够神经兮兮的了呢?于是,练霓裳挂起一个极为温柔的笑容,轻声道:“陆小凤每次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而花满楼找我,不是为了闻花便是为了听曲。陆小凤,你自己说我对花满楼偏心到底有没有道理呢?”

    因为练霓裳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倒是让陆小凤不知道如何反驳好了,只能郁闷的转过头不看练霓裳和花满楼。而花满楼和练霓裳都被陆小凤的样子给逗乐了,就在练霓裳打算变本加厉再欺负欺负陆小凤的时候,花满楼笑着说道:“霓裳,这一次是陆小凤陪我来找你打听消息的。”

    明月峡山寨因为长年抢劫的原因,倒是在江湖上有一定的耳目,所以说陆小凤找他打听人和事她倒是已经习惯了,不过能让花满楼出手的事还真的足够让练霓裳好奇了。于是她也顾不上欺负陆小凤了,十分好奇的看着花满楼:“那你倒是和我说说,能让你主动打听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样的事。”

    花满楼笑了笑说道:“是一个绣瞎子的男人,而和瞎子有关系的事,我自然是要插上一脚的。”

    练霓裳这下子是完全被挑起了好奇心,睁着大眼睛闪亮亮的看着花满楼,只可惜花满楼完全看不到如今练霓裳的模样。被晾在一旁的陆小凤十分不满的插入两个人中间,也不卖关子便把‘绣花大盗’的事十分流畅的说了个清楚,而练霓裳的脸色也从最初的好奇变成了如今的沉重。

    陆小凤看着练霓裳那极为沉重的脸色,有些不解的问道:“霓裳,你的脸色很奇怪啊!就算那绣花大盗武功再怎么高强,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吧!”

    面对陆小凤的打趣,练霓裳仍旧神色极为沉重的说:“不……我只是想到了一门用针线做武器的功夫,一时之间有些失神罢了。”

    陆小凤一听可能是什么有用的报,连忙极为好奇的靠近练霓裳问道:“哦?难道还有专门用针线的功夫?我陆小凤行走江湖这么久还从未听说过这门古怪的功夫,霓裳你倒是说给我听听?”

    因为事的严重,练霓裳也不卖关子十分严肃的说:“那武功我本人也没有见过,只是小时候曾听师傅说过那武功的可怕之处。那功夫极为毒辣,小小的绣花针和绣花线便能杀人。对了,那武功的名字唤为——葵花宝典。”

    “葵花宝典?”陆小凤仔细的想着过去是否听过这门功夫,只是想了很久都没有头绪,最后一甩袖子说:“算了算了,管他什么葵花宝典,菊花宝典的!霓裳你还是先让人准备饭吧,我都饿了!”

    练霓裳不再继续去想那闹人的事,笑了笑说道:“早在你们在山脚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准备吃食了,随我进来一切都等着吃饱了再说。”

    ************************

    明月峡山寨一向都是很有钱的,所以在招待寨主朋友的时候,准备的吃食美酒和茶水都是一等一的精品。有花满楼喜欢的茶和素菜也有陆小凤喜欢的美酒和菜再加上练霓裳最的糕点,一顿饭可谓吃的宾主尽欢。

    酒足饭饱之际,练霓裳又一次的想到了葵花宝典的事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之后,练霓裳有些不自然的问道:“陆小凤,你再和我说说那绣花大盗的事呗!对了那绣花大盗是否是一个生的极为妖艳的年轻公子?”

    陆小凤有些不解的看着练霓裳,十分疑惑的解释道:“怎么可能是年轻又妖艳的公子?明明是穿着件紫红缎子大棉袄还长了满脸的大胡子的丑陋男人!”

    听了陆小凤的解释,练霓裳撑起了下巴有些不解的嘟囔道:“不对呀!完全没有理由啊……练了葵花宝典的人,就算不是长的妖艳的年轻公子也应该是中年的妖艳男子啊!说什么也没有可能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丑八怪啊!”

    花满楼陆小凤都是武功极高的人,纵使练霓裳刚才只是轻声的嘟囔了几句,但陆小凤和花满楼却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的。而一向敏锐的陆小凤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练霓裳话语中的重点,连忙放下了酒杯,有些着急问道:“霓裳,你刚才说‘练了葵花宝典的人,就算不是长的妖艳的年轻公子也应该是中年的妖艳男子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练葵花宝典还有什么讲究?长的丑的人难道还练不了?这可是赤-的外貌歧视啊!”

    面对陆小凤如此纯洁的疑问和花满楼纯良的笑脸,练霓裳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恶了。脑子里想的东西也是在教坏纯良的少年,这样想着,练霓裳的本来就不厚的脸颊就这样有些不自然的红了。

    见练霓裳如此难得的女儿家模样,陆小凤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大声说:“我说霓裳,你怎么就脸红了!那葵花宝典难不成是什么双修宝典才会让你这凶恶的寨主这般害羞?”

    听陆小凤这么说,花满楼也十分难得的的感叹道:“这一刻我真希望自己能看到眼前人,这样我就能看到霓裳害羞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模样了。”

    被两个挚友这般调侃,练霓裳也顾不得害羞了。反而有一股邪火就这么突然串了上来,她猛地拍了拍桌子大声说:“你们两个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才害羞了!既然你们这么好奇我就告诉你们好了!葵花宝典功法极为精妙,我也只知道一句!”练霓裳吼完之后短暂的停顿了一下,在确认花满楼和陆小凤已经完全被她吸引了注意力之后,邪恶的笑了笑说:“那便是‘练此功,必先自宫!’”

    “…………”这是仍旧淡然的笑着但筷子已经掉地上的花满楼。

    “…………”这是一脸震惊不可置信,下意识的捂住下-体的陆小凤。

    “^_^”这是吓到两个人之后一脸满足吃的正欢的练霓裳。

    花满楼淡定的拿起仆人送来的另一双筷子沉默的吃着眼前的食物,而陆小凤像抽风了一样不停的喝着杯中的美酒,完全不敢看练霓裳一眼。练霓裳幸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在一旁伺候的仆人们都在心里感谢花满楼和陆小凤,毕竟他们来了之后寨主的心好像是好了不少啊……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小凤拿着酒杯有些尴尬的看着练霓裳:“那按照你之前的说法,那绣花大盗练得武功倒未必会是葵花宝典了。就像你说的那样……练了葵花宝典的人,都应该是没有胡子的。”

    也想快速打破尴尬的花满楼有些神秘的摇了摇头,接话道:“那可未必。要知道世间可是有许多精密的易容术更何况只是区区假胡子。而且,他带着假胡子,说不定真正的原因便是他没有胡子呢。”

    见陆小凤现在都陷入了思维误区之中,练霓裳放下筷子开口道“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咱们明儿就出发去会会那绣花大盗,到时候凭借我们三人之力,就算他武功再强定然也是无法逃脱的!”

    陆小凤不解又有些兴奋的看着练霓裳问道:“你说我们?你要和我们一起去抓绣花大盗?”

    练霓裳笑了笑道,站起来,一时之间仿若战神附体般骄傲:“那是自然。和土匪强盗有关的事又怎么可以没有我玉罗刹……再者说,给强盗抹黑的绣花大盗是没有资格存活于江湖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