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金鹏完结

    金鹏完结

    青衣楼之中,练霓裳陆小凤花满楼三人正和正处笼子中的霍休对峙着。霍休在看到练霓裳出现的那一刻,那一切尽在掌控中的骄傲表瞬间消失,本来因为兴奋而红润的脸庞也变得惨白。他千算万算,也完全没有想到陆小凤的边还有一个如此谨慎,武功高强,不是花瓶的女人。

    原来,练霓裳在告别宫九并进入青衣楼之后,就留个心眼没有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反而一直在暗处潜伏着。直到霍休说出了所有的秘密以及出口机关的事之后,才突然出现,目的自然是为了打破霍休那自以为是的骄傲。

    霍休脸色发白恶狠狠的瞪着笼子外的三个人。这下子他的心可是真的乱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精密的布局一旦出了一点点的小差错,那么这个布局中本来的点睛之处就很有可能成为最大的漏洞。而霍休此刻的行为,就完全的诠释了这一点。他本意是为了把陆小凤和花满楼困死在此处,只是现在外界的只能从外打开的门压根就没有关上,他还如何把眼前这破坏他计划的人困死在此处呢?

    当初为了避免自己离开之后陆小凤他们找到笼子之下的出口,所以这个笼子的设计是一旦落下便是无论如何无法外开的。搞的他想先走出笼子杀人灭口都是没有办法的,现在这况,完全是他霍休作茧自缚了。更何况,就算他现在能从笼子里走出去,他一个人对陆小凤和花满楼已经很难,再加上一个武功高深莫测的白发女子岂不是更加没有胜算?何况,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出笼子。霍休咬了咬牙,这一次他真心觉得自己是败了,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就算他现在不能杀了眼前三个碍眼的人,他脱离这里之后,带着自己的财宝隐姓埋名或者是躲起来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样想着,霍休咬牙摁下了这笼子下面,通往外界的出口的机关。可是,他的手按了下去,他的人并没有不见不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他所处的四四方方的一个石台,还是四四方方的一个石台。他的人本来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面,现在还是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面,脸上的表,就好像突然被人在鼻子上打了一拳。一粒粒比黄豆还大的汗珠子,突然从他头上冒了出来。

    练霓裳的直觉告诉她,在她甚至还有陆小凤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说不定就有某个人已经在这里做了手脚。练霓裳心中暗自感叹着那个人的可怕,面上却不显。她颇为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对霍休说:“我以为你打算先逃走之后再派人来暗杀我们的,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还不走呢?”

    听到练霓裳的问话,霍休的脸色更黑了。他握紧了双拳,有些不可置信的说:“你……你……你之前到底做了什么?”

    听了练霓裳和霍休的对话,陆小凤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也知道了什么。可是,他一向都很了解霍休,没有十分把握的事,这老狐狸是绝不会做的,霍休说这石台下面就是个出口,这石台下面就一定有个出口,但现在,这个出口好像已忽然不见了。在加上练霓裳那故作无辜和霍休快要气死的表,陆小凤觉得,很有可能是在他和花满楼不知道的况下,练霓裳做了什么手脚。他可没有忘记再来之前,练霓裳说过‘没有把握的事,我可不会做呢。’这种话语。不过,这一次陆小凤可是完全的想错了,当初练霓裳的那一句话算是要单独去叫宫九的托词……某种意义上来说,练霓裳偶尔会比陆小凤还要血的多。

    而另一旁,练霓裳并没有回答霍休的话语,转而走到花满楼的边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说:“这位叫霍休的老人家是怎么评价关着他的铁笼子来着?”

    花满楼虽然子很是温柔,但是在面对霍休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威胁之后也是会有脾气的。如今,见练霓裳故作单纯的如此问他,花满楼笑了,笑的温文尔雅道:“这铁笼子是百炼精钢铸成的,净重一千九百八十斤,就算有削铁如泥的刀剑,也未必能削得断,何况那种刀剑也只有在神话传说里才能找得到。”花满楼这番话可以说是完全复述了霍休之前的话语,把笼子里的霍休更是气得不行。此刻霍休很想晕过去不想面对现实,但看着眼前笑的如同狐狸的两男一女,却咬着下唇保持着清醒,他的下唇已经被他咬出了血,可见他现在到底是多么的生气了。

    练霓裳往前走了几步靠近了装着霍休的笼子,笑嘻嘻的说:“花满楼刚才也说了,你这铁笼子可是百炼精钢无论谁也打不开的笼子。你说你下面的通道已经被封锁了,这笼子也打不开了……难不成你要一辈子都在这笼子里渡过?”练霓裳说完之后还不等霍休说话,故意做出很惊悚的样子继续说:“是我说错话了,你哪里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看你这子骨,在这里呆上三天说不定就得饿死了吧!你说你饿的受不了的时候该怎么办呢?这笼子里可没有你的朋友,难不成你要吃你自己?”这边,练霓裳还在继续用语言精神来打击霍休,年纪本来就不小的霍休被练霓裳好几次气的都差点晕过去。

    而陆小凤和花满楼在听到练霓裳对霍休说的话之后,两个人的神色隐隐都有些不自然。最后,还是陆小凤假咳了一下说:“霓裳一定是听到了吧……”

    花满楼不解的转向陆小凤的方向,问道:“她听到了什么?”

    陆小凤有些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听到霍休说要困死我们两个,到时候这里唯一的食物便是我们彼此体这件事。”

    听了陆小凤的解释,花满楼也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霓裳……其实很护短。”

    陆小凤故作淡定的用袖子扇了扇风,故作云淡风轻道:“还好……霓裳护得短是我们啊。”

    花满楼认可的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说话。陆小凤说的没有错,霓裳是一个有脑子武功又高强的女人,简直比上官飞燕这个已经足够可怕的女人还要更加的可怕。不过,还好练霓裳是他们这一旁的人,不然若是要和这样一个女人为敌,谁胜谁败不说,期过程一定会付出不少珍贵的东西。

    此时,霍休已经彻底被练霓裳给刺激的晕倒了。练霓裳也像是失了兴趣一样走到了他们的边,笑着说:“咱们现在就走吧,就让霍休那老贼留在那里自生自灭好了。”虽然说练霓裳很想直接一剑刺死这个险狡诈死钱的男人,但是让他被饥饿的恐惧折磨的死,总比给他一个痛快,要有趣的多。

    看着练霓裳那笑的极为诡异的美艳脸皮,陆小凤和花满楼自然是完全没有疑议的,就这样,三个人就如同来时那般极为光明正大的走出了那至今还没有关闭的大门。陆小凤看练霓裳心极好的样子,习惯的问道:“刚才还那么生气,怎么突然心就变得这么好?”

    练霓裳看着陆小凤的眼睛笑着说:“我第一次知道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多么有趣的事。尤其是在霍休知道他幸幸苦苦拼了命积攒下来的钱都到了我的手里,那表真是有趣的让我想笑呢。”

    听练霓裳这么说,陆小凤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你是说,你已经把金鹏王朝的宝藏以及霍休的钱财都弄到手了?”

    练霓裳极为高傲的笑了笑:“虽然现在还没有到手,但我却已经知道那宝藏的位置分别在何处了。到时候我就拿着霍休的印章,去走那么一圈那宝藏自然而然就是我玉罗刹的了。”

    陆小凤看着练霓裳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颇好的反问道:“那你就不怕你去拿着印章去取财宝的时候,霍休的手下问你印章是哪里来的。”

    练霓裳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道:“绝不会有人问的。莫忘记霍休这个人本来就是个神秘而古怪的老头子,连他最亲信的部下,都一向不知道他的行踪,他本就一直是用这种法子办事的。”

    陆小凤心知练霓裳说的有道理,叹了口气道:“照你这么说,这看来这好像是霍休他自己在自作自受一样。”

    练霓裳仍旧笑的高深莫测道:“一点也不错。而且,就算是他的手下问我又能如何?你可别忘记我玉罗刹的份是什么!”

    玉罗刹是谁?那可是短短时间便成为绿林首领的强盗头子啊!被当地富商们评价为蝗虫一样的神一般的女人啊!

    此时,练霓裳背着手走极为高兴的走在最前面,显然是刚得到一大笔宝藏心极为爽朗,看起来甚至有些难得的孩子气。

    而走在后面的陆小凤和花满楼看着练霓裳的背影,听着练霓裳的脚步声都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想来,就算是陆小凤和花满楼都没有想到,他们俩会和一个子如此古怪又护短的美人强盗做朋友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