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子宫九

    世子宫九

    “千年雪莲,我有。”

    练霓裳顺着说话的声音看去,便看到一个穿着贵族服饰的俊秀男子,他漆黑的发髻一丝不乱,雪白的衣衫上连一道皱纹都没有。此刻他正拿着一把折扇摇来摇去,看似风流不羁的纨绔子弟。但却也仅仅是看似而已,不管是练霓裳还是西门吹雪,都能从这男人并非是普通的纨绔,而是一个很不平凡的角色,只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隐藏他的野心。

    练霓裳讨厌这个男人的眼神,只因他看向练霓裳的眼神里,有着根本就没有掩饰的渴望和占有,不过……练霓裳却也隐隐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在透过她的眼睛,看向另一个……和她相似的人。

    西门吹雪也讨厌这个男人的眼神,也许是这个男人的眼神过于露骨,也许是这个男人窥视了他除了剑所在意的人。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即盗。练霓裳为一个有脑子的强盗头子,更加懂得这句话的极为内涵之处。

    练霓裳心知这个危险的男人,很有可能是要利用千年雪莲让她去做什么事。虽然她知道这也许是互惠互利的交易,但她很讨厌这种被掌控的感觉。她虽不是什么君临天下的王者,但她练霓裳喜欢的是掌控他人,而并非是被他人掌控。于是练霓裳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冷冷道:“雪莲是你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练霓裳如此冷漠又痛快的回话,西门吹雪看似心很好继续吃早餐,好像他真的饿了一样。

    而那个男人听到练霓裳的毫不客气的回话之后并没有愤怒或者是生气。反而毫不客气的坐到了练霓裳的左边,西门吹雪的对面,对练霓裳和西门吹雪拱了拱手道:“在下乃是太平王世子,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纨绔。但家里珍贵的东西却也是不少的。千年雪莲再怎么珍贵却也只是死物,但若是能用那死物博得佳人一笑,倒也是一桩美事。”

    西门吹雪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冷如刀光的视线向那自称太平王世子的男人,好似挥手之间就能把这前言之人一剑刺死一样。而太平王世子却仍旧摇着扇子笑着,好似根本没有感觉到西门吹雪那骇人的杀气一样。看着两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对峙,练霓裳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皱了皱眉头,但考虑到这危险男人的份练霓裳决定对之敬而远之。于是,她静静的握住了西门吹雪那还在桌下的手,然后咬着下唇对西门吹雪轻轻的摇了摇头。

    西门吹雪的手因为长年练剑生出一层剥茧,而这宽大的手极为温暖,并不是如同他本人格和气质那样冰冷如霜。

    而练霓裳的手却极为冰冷,若不是练霓裳还能说话,还有着呼吸,想来握到这手的人,都会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是一具尸体。

    西门吹雪一愣,看向练霓裳的眼神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深邃。恍然之间,他竟觉得只是握住了她的手,就彷如握住了世界一般。只是错愕怔愣的一瞬间,西门吹雪的另一只手从钱袋里拿出碎银放在桌子上,一手握住剑一手握住练霓裳的手,然后以一种极为强硬的姿态拉着练霓裳离开了此处,只留下那不知来意的太平王世子留在原地。

    一手握剑,一手握住她的手……隐约间,似乎真的是握住了这个世界一样。

    太平王世子嘴角仍旧挂着笑意,但看向那紧握着双手的两人已经离去的背影,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疯狂。只不过,太平王世子很快就收敛了那外漏的绪,又挂上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西门吹雪穿着白色,练霓裳穿着白色,眼前的男子穿的也是白色。

    很少有人能把白色穿的那么与众不同,美轮美奂。

    而今出现的两男一女均是把白色长衫,演绎出那绝对不会被复制的气质。

    在外界人的眼中,便是那穿白衣的冷漠剑客以强硬的姿态带走了白衣白发的美艳少女,而另一个总是玩世不恭笑着的白衣少年,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们携手离开,眼中有着难以发现的落寞。

    若干年后,那时的练霓裳和名为宫九的太平王世子已经成为了朋友。那,两个人坐在孤岛上喝酒看星星的时候,练霓裳好奇的问他为何初次见面的时候,要用那种疯狂又执拗的眼神看着她。

    而宫九则是露出一个略带怀念的笑意,摇着扇子温柔的对练霓裳说,你的眼神,像极了我那死去的母亲。

    而练霓裳则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宫九说,我的年纪做不了你的母亲,那我就让我来做你的姐姐好了,我会像你的母亲一样疼着你。

    而宫九则是静静的摇了摇头,然后便不再说话。

    练霓裳不知道的是,他宫九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练霓裳所想要的那种关系。

    从来都不是。

    当然,这种事却是后话了。

    &&&&&&&&&&&&

    而另一旁,西门吹雪在牵着练霓裳的手离开太平王世子宫九之后,便一直漫无目的的快步行走着。想来,若不是练霓裳本也是武功高强的人,搞不好都会被西门吹雪这极快的的速度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练霓裳实在是搞不懂西门吹雪这个冷冷的大冰块在想什么,她想要挣脱手上的桎梏,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自己的手从男人那灼的手中拿出来。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气氛的练霓裳,略微有些失态的大声问道:“西门吹雪,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现在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听到了练霓裳的质问,西门吹雪猛的停住了脚步,害的练霓裳差点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面对西门吹雪那莫名其妙的举动,练霓裳这次可是真的生气了。可当他抬起头却又一次看到西门吹雪那极为复杂的眼神,而也就是因为在这冰冷的男人上看到灼的眼神,竟让练霓裳一时之间没有勇气开口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