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去的她

    男人女人

    夜凉如水,冷风吹过,为这个寂静的夜晚带来了一丝寒气。

    刚从珠光宝气阁走出的四个人,此时正一前一后的走在街道上,而且神色肃穆。他们并非是要寻找什么武林高手或者是调查什么案子,反而是在认真的寻找一家深夜还迎客的酒店,谁让西门吹雪杀人之后会饿呢。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四个人还是找到了一家未关门的酒店,即使这酒店看起来实在是简陋。不过,现在也不是挑剔的时候,练霓裳率先走在最前方走进那小酒楼里,还没有等推门走进去,就恰巧听到一个少女说:“我喜欢西门吹雪,倒不是因为他的世,就算他只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我还是一样喜欢他的。”

    练霓裳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神色诡异的看向仍旧十分淡然的西门吹雪,好似想看清楚这个冷冰冰的男人到底哪里值得人喜欢。陆小凤笑着拍了拍西门吹雪的肩膀,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能看出陆小凤那调侃的意味。而当事人西门吹雪无视了练霓裳和陆小凤那诡异的眼神,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走了进去。而正在和石秀雪争论什么的孙秀青就这么恰好看到这一白衣的西门吹雪。

    孙秀青一张脸忽然变得通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其他三秀也闭上了嘴,因为她们不但看见了西门吹雪,也看见了花满楼陆小凤以及她们十分讨厌的那个女人。只不过,这一次那个女人没有带着纱帽,那美艳的脸和洁白的发丝就映入了她们的眼帘。这样的练霓裳不但看起来不丑,反而带来一种异样的美感,那凌厉的眼神给在场的女子都带来了很强大的压力。

    西门吹雪一双刀锋般锐利的眼睛冷冷的看了孙秀青一眼之后,突然走过来冷冷道:“我不但杀了苏少英,现在又杀了独孤一鹤。”

    这下子,四个女孩子脸色全都变了,尤其是孙秀青的脸上,更已苍白得全无一点血色。在怀少女的心里,仇恨总是很容易就被赶走的,何况她们本来就不讨厌苏少英,但杀师的仇恨和杀兄的仇恨,也许在她们的心里是完全不同的。

    孙秀青眼眶通红的看着西门吹雪,她不明白,她刚刚上的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转眼之间就杀了对她有恩的师傅?孙秀青有些不受控制的大声问道:“你……你说什么?”

    西门吹雪十分平静的重复道:“我杀了独孤一鹤。”

    脾气最暴躁的石秀雪突然跳起来,十分愤怒的大声喊道:“我二师姐这么喜欢你,你……你……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在场的人,谁也想不到石秀雪居然会说出这么样一句话,就连西门吹雪都一时半会儿没有回话。

    已经去厨房点完菜的练霓裳缓步走过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姑娘这话还真是好笑,你二师姐喜欢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就得喜欢你二师姐?难不成隔壁的乞丐喜欢你,你就必须得喜欢那乞丐?”

    石秀雪哪里可以容忍练霓裳一而再的这般羞辱于她,怒气匆匆的大声说:“你如此羞辱于我,还把我二师姐比喻成乞丐,我要杀了你!”话音刚落,石秀雪直接双剑出鞘对练霓裳攻了过去。

    面对着石秀雪那凶恶的攻击,练霓裳仍旧是笑着原地不动。也许是因为客栈过于小的原因,练霓裳并未用白绫缠住石秀雪,反而用奇特的步伐,游刃有余的躲避着石秀雪的攻击,还笑盈盈的继续刺激石秀雪:“我说的有错吗?喜欢上杀了自己师兄和师傅的男人,这样的女人在我眼里还比不上乞丐。”

    石秀雪虽然生气的想要破口大骂,但峨眉的武功在打斗的时候说话会损耗内力。于是她即使再生气,也只能沉默不语的只是动作上更加凶恶的攻击练霓裳。

    花满楼想要出手阻止练霓裳和石秀雪之间的战斗,可陆小凤却拦住了花满楼的动作:“花满楼,女人在打架的时候,男人是不能插手的。”

    花满楼愣了一下,但也认可了陆小凤的话并未出手。

    而此刻孙秀青也扒出双剑攻向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并未出手,轻轻一拂袖,子已向后滑出,退后了七八尺。西门吹雪是剑神,但也是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男人,也许他并不能对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下手。即使,他还没有记住眼前这个女人的名字。

    面对着孙秀青的不依不饶,西门吹雪有些不耐烦的冷冷道:“退下去,莫要我拔剑!”

    孙秀青脸色更苍白,目中已有了泪光,咬着牙道:“我说过,我们今天全都跟你拼了,若是杀不了你,就……就死在你面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窗子外“铮”的一响,一道细如牛毛般的乌光破窗而入。练霓裳眼尖的发现了毒针,随意拿出了一根筷子向那毒针掷去,正巧把那毒针击落在地上。可紧接着,就又有道乌光一闪而入,来势之急,还不等练霓裳击落毒针,那毒针就已经刺入了石秀雪的后背之中。

    紧接着,西门吹雪就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在原地,而陆小凤却早巳从另一扇窗于里掠出,想来这两个人是去找那凶手了。而其他的三秀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已经被花满楼抱在怀里的石秀雪。她们并没有上前,并非是没有姐妹谊……想来,这个时候,石秀雪应该更想在花满楼的怀里面临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吧。

    练霓裳没有追出去,也没有去看石秀雪,而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之前被她拦截下来的毒针。毒针上的毒扩散的很快,就算是内力也没有办法压制毒素的扩散,没有可以解毒的办法……死局。

    而躺在花满楼怀中的石秀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花满楼的怀里。她的青和生活才刚刚开始,她还没有得到她一直都想要的……

    可是,死亡就是这样的无……

    石秀雪的眼睛并没有因为死亡而合闭,她仍旧凝视着花满楼,永远都在凝视着……

    可是,花满楼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他永远都没有办法,看到这个女孩最后一眼。

    石秀雪的三位师姐带走了她的尸体,而花满楼仍旧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晶莹的泪珠,也从他那空洞的眼睛里流了下来。

    练霓裳静静的看着花满楼寂寥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行走江湖这么久,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会死,也知道自己边的人会死。所以,她一直都刻意的控制自己的绪,故意装作不在乎生命的样子。

    她知道花满楼不石秀雪,但是这个男人却仍旧这么温柔的对待她。

    也许,死去的石秀雪会以为花满楼是着她的吧……

    心中的某处,似乎也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