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风雨欲来

    风雨

    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朦胧,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

    近些子以来,本来朦胧又美好的明月已经不是从前那单纯美好的词汇,反而代表着某个新出炉的神秘势力——明月峡山寨。江湖上都这这明月峡山寨是寨主是一个白发的绝色美女,可这白发的美人虽然绝色行事却极为狠辣,因此得了一个玉罗刹的名号。关于美人的白发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这玉罗刹已经是年过过百之所以绝色是练了神秘的内功,也有人说这玉罗刹还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白发则是她练得一种特殊内功。不管大家怎么猜测,这玉罗刹负特殊内功的事,倒也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了。

    说起来这明月峡山寨倒不是什么邪教组织,倒是颇为单纯的一个强盗山寨,只劫富却不济贫那种。要说这年代强盗山贼数不胜数,而这明月峡山寨为何名声这么大呢?主要问题还是出在那些被明月峡山寨劫了的‘富’上,越是富人就越是不缺钱,看不惯明月峡山寨独大的他们自然那是找了不少有能耐的人去山上剿匪,结果这剿匪的好汉们却是一去不复返。二来则是这在明月峡山寨在这地区祸害了三个月的时间之后,居然统治了南方地区所有的土匪山寨,而这明月峡山寨的寨主玉罗刹,俨然成了南方地区的绿林老大,而明月峡山寨在南方的名声更是可以西方魔教媲美了。

    很多不知的人都以为这玉罗刹不但武功高强更是心思缜密的人物,练霓裳虽然的确是心思缜密,但收拾个山寨什么的却只是用了很普通的暴力方式,直接杀了对方的头头,着剩下的土匪臣服于明月峡山寨。不得不承认,以暴制暴是一个处理麻烦事最好的方式。

    而此刻已经在江湖上成为话题人物的玉罗刹练霓裳坐在山寨最高处的房顶上看着如此朦胧的月色,心中不可谓不复杂。

    距一夜白发之后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了。这彻底收复了那送上门的山寨之后,练霓裳惊悚的发现她处的世界和她所认知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这个世界没有恶名昭著的红花鬼母、没有铁家庄庄主铁飞龙、也没有自己曾统治的明月峡山寨。就连她玉罗刹的名号拥有者,是一个别为男的魔教的教主并非是她练霓裳。就好像她玉罗刹所存在的痕迹被全然抹去了一样。

    练霓裳幼时为狼女,后来更是被师傅悉心教导,自然不是那迂腐的凡女。她很快就想到自己有可能是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练霓裳很清楚,不管她现在如何的难过甚至自暴自弃也是完全没有用的。

    记忆不完全的练霓裳想着在师傅死后,自己除了明月峡山寨本就是了无牵挂的。既然机缘巧合来到这个世界,那也算是不可抗拒的命运了。这样想着,练霓裳决定在这个世界创造出属于她练霓裳的明月峡山寨。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她练玉罗刹的痕迹,那么就让她亲自把痕迹再一次的留在江湖之上。

    练霓裳不是弱者,从来都不是。

    就算受了伤,但她仍旧是坚强的。更别提现在的练霓裳早就把所谓的伤忘记的干干净净,除去最初那短时间的不知所措,她早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把一切烦心事儿都想通了的练霓裳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名为黑风寨的山寨改名为明月峡山寨,又带着手下这群新收的凶悍小弟们抢了几个大户人家,又干掉几个来找麻烦的正义之士和附近一些不安分的山寨。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年纪轻轻的练霓裳以强大的武力值,竟成了南方绿林山寨的统治者。

    如此,她也算是在这个世界留下了玉罗刹和明月峡山寨的痕迹了,对于过去的世界……也算是了无牵挂了。只不过……每次想到过去的世界,练霓裳心中是会不由自主的疼痛起来,好似在提醒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不想去纠结的练霓裳,随即就自己给出了答案,也许是舍不得当初和自己一起打江山的好姐妹,和已经逝去的师傅吧。

    就在练霓裳看着天空月亮的时候,一个穿绿色劲装的中年女子从远处走了过来。这中年女子名顾大嫂的丈夫原本也是山寨的寨主,只是她的丈夫被剿匪的杀了之后她便代替她丈夫做了寨主,后来见识到了练霓裳的本事之后,就自愿投靠了练霓裳。而练霓裳对自立自强的顾大嫂也是很有好感的,就让她做了明月峡山寨的二当家。而此刻,这顾大嫂看起来虽然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但练霓裳就是觉得,这顾大嫂好似在寻找什么人一样。

    这样想着,练霓裳便从屋顶一跃而下恰好立在顾大嫂的面前:“二当家大晚上的到处走来走去,可是有什么事?”

    练霓裳的突然出现显然是把顾大嫂吓了一跳,不过也许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顾大嫂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寨主,这是珠光宝气阁的总管霍天青派小厮送来的请柬。”说着,顾大嫂就把手中的请柬递给了练霓裳。

    练霓裳挑了挑眉接过顾大嫂递过来的请柬,请柬看起来十分精致却也不显奢华,想来这珠光宝气阁的阁主霍天青其人也算是一个有品味的人。练霓裳打开请柬,上书:“诚邀明月峡山寨寨主玉罗刹珠光宝气阁一叙,务请光临。”

    下面的具名则是“霍天青”三个字。

    “你说这霍天青突然邀请我去珠光宝气阁做客,是不是觉得他那宝库的东西太多,需要我去为之解忧呢?”练霓裳把玩着手中的请柬,高深莫测的问道。

    “回寨主,只要是寨主想要的,属下等人定然万死不辞。”顾大嫂仍旧十分恭敬的回答到,但练霓裳还是看出顾大嫂隐隐在颤抖,想来这顾大嫂对她隐隐还是有一丝丝恐惧的,不过,练霓裳却也没有点破。

    练霓裳略微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轻声说道:“我明儿就去赴宴,山寨的事就交给你代为处理了。”话音刚落,练霓裳就腾空而起驾驭着轻功消失在了原地。被扔下的顾大嫂仍旧神色淡定,可她的心里却暗想就算寨主不走,平时山寨的事大多也是她处理的,果然二当家可不是好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