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武当山上

    武当山上

    时光飞逝月如梭。*非常文学*

    虽然说,用这八个字来形容时光飞逝很是恶俗,但是却没有比这八个字更能形容近况的词汇了。

    而就是在期间发生了不少事况下,终于还是到了石雁掌门立下正统继承人的子,当然,也就是四月十三天雷行动开始的子。

    站在武当的解剑岩之处,练霓裳和西门吹雪两个人正冷冷的看着拦着两个人去路的小道士,上的杀气像是能具现化而杀死人一般。那小道士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两位尊客,并非是小道有意为难。实在是武当规矩如此,正所谓‘客随主便’,但请二位尊客不要为难小道,解下腰间的宝剑。”

    西门吹雪冷冷的看着那小道士,好似要用眼神吓退他一般。那小道士也着实被吓得够呛,但是却仍旧倔强的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分,倔强的眼神之中显示出‘死也不会动,除非从他的尸体上跨过。’

    对于这个武功低微十分恐惧,但是却仍旧很是倔强的小道士,西门吹雪眼里闪烁出一丝赞叹的光芒,当然,这种光芒一闪即逝,除了和西门吹雪心有灵犀的练霓裳,倒是没有人能看出他的表

    注意到了西门吹雪的样子,练霓裳不着痕迹的往前走了一步。脸上挂上明媚的笑容,十分温和的对小道士说:“并非是我们要为难于你,只是你也学剑自然深知剑对于剑客的意义。而且,为了配合武当的规则,我们的佩剑都是木头制作,并非寒铁。”说着,练霓裳就痛快的拔出那隐藏在精致剑鞘之下的宝剑,小道士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可不就是那没有杀伤力的木剑?

    这小道士心想,这两个人都这样给面子直接换成木剑了。他又有什么资格拦着人家呢?这样想着,小道士便恭敬的让开了上山的路,更加恭敬的说:“两位尊客,耽误多时,请上山。大典将在傍晚十分举行。”

    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就在小道士十分恭敬的邀请下并肩上山了。练霓裳仍旧握着那把精致剑鞘包裹着的木剑,而西门吹雪仍旧握着那把没有出鞘的剑。练霓裳的目光瞟到西门吹雪的剑上,心中有些好笑,她练霓裳是可以把宝剑换木剑的人,可西门吹雪却完全不是这种会让步的人。不过还好,西门吹雪没有拆自己的台还算是给面子。^/非常文学/^想来,也许是真的担心陆小凤吧……

    西门吹雪和练霓裳这对当代出名剑客的到来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从石鹤和木道人亲自来迎接就能看出对着对未婚夫妇的重视。也许是小道士对木道人和石鹤说了西门吹雪和练霓裳携带的剑是木剑的事,所以木道人和石鹤并未询问剑的事,反而是十分的招待了两个人。

    和两个人有过几次见面机缘的木道人向前一步,微笑着说道:“上次一别却不想今居然会在武当相信,倒是让在下觉得受宠若惊了,也不知二位近来可好?”

    西门吹雪看了木道人一眼,淡然的回答道:“来此观礼,甚好。”

    练霓裳挑了挑眉,也笑着附和道:“武当盛世又如何会不来观礼,倒是木道人和石掌门别嫌我们烦就好了。”

    练霓裳这般打趣的话,倒是让本来有些尴尬的气氛略微活跃了一些。木道人和石鹤都知道和西门吹雪除了剑是没有办法沟通的,灵机一动说道:“两位尊客,我想着武当山之上倒是还有一个人是两位想要见的。”

    西门吹雪看向木道人的眸子,冷冷的问道:“可是陆小凤现在躲在此处?”

    木道人有些尴尬的假咳一声,他是陆小凤的朋友,而西门吹雪却偏生是要杀陆小凤泄愤的人,倒是让他一时不好准确回答。但是,想到自己毕竟是一个接待者,木道人硬着头皮说:“虽然不想这样说,但是很遗憾,我也没有掌握陆小凤的踪迹。”

    练霓裳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下倒是让我好奇,是何方神圣居然会让我和西门一起想见了。”

    那木道人也不继续卖关子,十分痛快的回答道:“我说的这个人,自然就是两位的挚友——花满楼了。”

    一听花满楼也在此处,练霓裳本来平静无波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这练霓裳在听到花满楼的名字之后就开心得不得了。与之相反的是,这西门吹雪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心知有些话可以问,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的木道人和石鹤连忙派一个小道士给西门吹雪和练霓裳安排住处,顺便,让这个小道士告知练霓裳那花满楼的所在之处。

    ************

    这木道人亲自指派的小道士自然是十分机灵的。在引领着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去休息的地方之时,也讲了不少武当的事,让这一路上不至于十分的乏味,虽然说,这一路之上只有小道士一个人在说,练霓裳偶尔附和几句,但却也不会显得无聊。

    从小道士的话语之中,练霓裳得知他们即将去的地方乃是一个名为‘听竹小院’的院子。据小道士所说,这‘听竹小院’乃是武当专门招待贵客住的地方,不仅她和西门吹雪要住在此处,花满楼也住在这里。听了小道士的话,练霓裳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心里却在好奇这‘听竹小院’到底有多‘小’,他们三个都住在这里会不会很挤。

    可是,当练霓裳真正到达听竹小院之后,就彻底改变了之前所谓‘小’的想法。这听竹小院虽然叫做‘小院’。但是占地面积却完全不小,一共十多个房间都在这小院里,别说住上那个人,就是住10多个甚至二十个人,都是不费力气的。

    因为练霓裳和西门吹雪还没有成亲,所以小道士给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分别安排了不同的房间,当然,两个房间自然是挨的十分近的。

    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练霓裳和西门吹雪打了一个招呼,就主动去寻找花满楼了。当然,西门吹雪并未跟着练霓裳一起去,因为他还需要养精蓄锐,毕竟‘剧本’上说,晚上可是有很精彩的戏份呢。

    练霓裳推开门刚走出去,就看到一个穿的很普通的和尚在院子里打坐。这个和尚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却能从他的眼睛之中看出这个和尚实际上是一个很敏锐的人。想来,这个和尚就是少林的铁肩僧人了。据说,这个铁肩僧人出家之前做过捕快,所以端的是一个十分敏锐。

    即便已经知道了这和尚的份,但练霓裳却也并未和他说话。一来是因为和他不熟,二来嘛,则因为两个人并非是同道中人了。不管这铁肩出家之前还是出家之后,都和练霓裳完全不是一路人。

    这‘听竹小院’的名字听起来小,实际上看起来却很大的让人吃惊。不过就算院子再怎么大,练霓裳仍旧是很快就找到了花满楼的住所。

    虽然练霓裳和花满楼相处的方式过于随意,但在感觉到花满楼房间还有其他人的况下,练霓裳却还是耐着子,十分有礼貌的敲了敲房门。

    在练霓裳没有刻意隐藏的况下,花满楼自然立刻说话示意门外人进来。在房间里来看花满楼的木道人、鹰眼老七、高行空以之前在‘有间酒楼’见过的那个老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花满楼,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一向笑眯眯的花满楼这般绪外露。

    毕竟,越是温柔的人,越是懂的隐藏自己的心,因为这样,才不会轻易被人读懂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可还不等他们猜想,大大方方推门而入的练霓裳就直接把事实摆在了他们的眼前。看着花满楼嘴角那如沐风的笑容,木道人等人不由的想起之前江湖上谣传‘西门吹雪练霓裳花满楼之间那不得不说的两三事’,一时之间心可以说是格外的复杂。

    练霓裳看到房间里有这么多人也是有些诧异的,她愣了一下便笑着说:“我似乎来得有些不是时候,不知满楼何时有时间和我一叙?”

    花满楼脸上仍旧是如沐风的笑容,他拿起空杯子为练霓裳倒了一杯茶并推向练霓裳的方向道:“本就是闲来无事随意交谈,霓裳若是不介意,可否愿意陪我喝这一杯茶?”

    练霓裳自然是不会拒绝花满楼的邀请,于是她便走向桌子对周围的人点头示意便坐在了花满楼的右侧,并拿起了那青花瓷的茶杯,淡然的饮下花满楼亲手为他斟的这杯茶水。

    再然后,化妆成香火道人的陆小凤便端着食物来到了这个房间,并在听众人聊起有间客栈之时见到的那个神秘老者的时候,故意慢吞吞的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并摆放着饭菜。

    也不知道是陆小凤故意露出马脚,还是木道人眼神太好。他立马就看出这个端菜的香火道人就是当初在有间客栈里看到的那个神秘老人。

    看着口口声声说是陆小凤和他打赌的陆小凤,练霓裳新想着陆小凤说不定在庆幸没有人认出他的真实份。

    就这样,陆小凤逃了出去,而武当派那有可能成为正统继承人的几个弟子,竟就这样死了两个……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老爸的生,祝老爸生快乐

    今天也是教师节,祝天下的老师节快乐

    表示这一章是昨天晚上熬夜写了之后放的存稿箱

    本人在和家人一起庆祝……要是这章抽了请留言

    我会爪机刷刷看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