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酒楼冲突

    酒楼冲突

    西门吹雪握剑的姿势虽然轻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但却偏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好像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一个俯瞰众生的神祗,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就会引起周围所有人的在意。*非常文学*

    而本来正在吃饭的练霓裳也被西门吹雪握剑的动作吸引了视线,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刚要开口说什么,余光就看到最后上楼那熊姓的老人正十分紧张的盯着西门吹雪,好似生怕西门吹雪针对他一样。练霓裳心中觉得这熊姓老人真是有能耐,做戏都做的跟真的一样,想来,若不是她早就看到他腰间的玉佩,说不定还真的认不出来。若不是早就之前串通好了,她也会真的以为这陆小凤是心虚的害怕西门吹雪呢。

    而忽然之间,窗外响起‘呛’的一声龙吟。练霓裳挑了挑眉,眼睛之中似乎有光芒在闪动,隐隐能看出她和他的未婚夫都因为这声‘龙吟’而兴奋。因为,只有利剑出鞘时,才会有这种清亮如龙吟般的响声。

    练霓裳和西门吹雪都是对剑痴迷之人,听到这样的的声音,自然会有那想要挑战一二的心。而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夜空中仿佛有厉电一闪,一道寒光,穿窗而入,直刺西门吹雪。虽然说,练霓裳正对着剑刺来的方向,在周围的人都以为她会动手的时候,她却重新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宫保鸡丁放入口中……

    而与此同时,西门吹雪却动了,他并未拿起桌上的宝剑,反而轻轻的动了动手,那剑鞘旁一只盛水的酒杯却突然弹起,迎上了剑光。

    只听‘叮’的一响,一只酒杯竟碎成了千百片,带着千百粒水珠,冷雾般飞散四激。而本来那极为凌厉的剑光也全然消失不见,冷雾中却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脸上也蒙着块黑巾,只露出一双仿佛冒着火星的眸子。这个男人手握着一把宝剑,剑上闪着危险的光芒。本来是十分严肃的一幕,练霓裳却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男人……大中午的穿什么黑衣蒙什么黑面巾啊……

    他是多想让路人知道他是一个危险的刺客啊!

    是多想让官府盯上他,然后带他走啊!

    不过,练霓裳却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若是这个时候打破了本来凝重的气氛,西门晚上又得缠着她比剑到天明了。

    所以,练霓裳只是静静的吃着菜,像一个路人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当然,假如能忽视她略微有些颤抖的手,她就掩饰的更加完美了。

    就在练霓裳刚刚胡思乱想的时候,西门吹雪和那个黑衣男人已经对上了话。

    那个黑衣男人紧紧握着手中的宝剑,认真的盯着西门吹雪,十分严肃的说:“拔剑。”

    面对着黑衣男人的邀约,西门吹雪仍旧是冷冰冰的,完全看不出对待练霓裳之时那种温的感觉。//他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用更加冰冷的声音道:“九个人已是太少,你何必一定要来寻死?”

    黑衣人不懂西门吹雪的意思,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问道:“何为九个人?”

    西门吹雪轻轻的抚摸着并未出鞘的宝剑,冷冷道:“普天之下,尚未死去并且配用剑的人,连你只有九个人而已,学剑到这个程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现在不想你死,所以你走吧。”

    西门吹雪这言语之间明显表达了因为惜才并不想这个男人死的想法,周围的围观者却因为西门吹雪的话语有些惊心。过去的西门吹雪一心想着杀掉那些该杀之人,挑战强大的剑客,要知道,西门吹雪的剑只要出鞘就等于是死亡,所以西门吹雪挑战过的剑客至今也只有叶孤城和练霓裳活着而已。

    而如今的西门吹雪却因为惜才的心思决定放这黑衣人一马,想来,这西门吹雪已经改变了很多。而能让西门吹雪做出这么大改变的人……这样想着,周围的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了和西门吹雪同桌吃饭哪个白发白衣的美艳少女……

    突然感觉到不少视线集中在自己上的练霓裳有些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难道她在未婚夫和人拼命的时候自顾自吃饭引起众怒了?虽然练霓裳并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但莫名有些不安心的练霓裳还是放下了筷子,开口道:“这位仁兄,你还是走吧……因为过段子要成亲,所以不想杀人。你,可不要我破戒啊。”

    那黑衣人听了练霓裳可以说是嚣张的话语,道:“不走就死?”

    练霓裳虽然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这个男人的真实份,但,想到这男人刚刚那看似强大实则西门吹雪不用剑就能防下的一剑,点了点头道:“没有错,你很有自知之明。”

    练霓裳一向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即便是对西门吹雪或者是叶孤城说话都是十分高傲不会低头的。所以,练霓裳那明明是劝阻这黑衣男人不要送死的话语,却成功的激怒了这个自尊心也很强的男人。于是,黑衣男人冷笑一声,道:“死的只怕不是我,是你们。”

    练霓裳斜视了这个男人一眼,也冷笑了一声,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刚刚倒是我练霓裳识人不清,本以为你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却不想……你居然还没有那小剑痴叶孤鸿懂事儿。”话音刚落,练霓裳就如同闪电一般拔出了自己的宝剑,并在那个男人一剑刺出的时候,在西门吹雪动手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迎了上去。

    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这奇妙的变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这黑衣人本来是来找西门吹雪麻烦的对吧,那练霓裳怎么和这男人打起了来?难道是练霓裳要帮西门吹雪出头?这不可能啊,想来,是这练霓裳气坏了吧!说起来,练霓裳这般迎上去倒并非是气的没有理智,反而是想要保这个男人一命。毕竟,西门吹雪的剑一旦出鞘,对手就一定会死。从这黑衣男人手上的薄茧就能看出这个男人一定是用心对待剑的。而练霓裳,就不希望这个认真对待剑的黑衣男人就这样死掉……即便他真的很没有自知之明。

    因为很了解练霓裳心中的想法,所以在练霓裳和这个男人比剑的时候,西门吹雪却已经放下手中的剑重新坐了下来。安静的饮着杯中的白水,十分宁静的看着练霓裳和黑衣男人剑术之间的比斗。

    不得不说,练霓裳和黑衣男人都是绝世高手顶级的剑客。每一剑都如同雷霆一般让人震动,就连围观的木道人等人都看着叹为观止。可是偏生那最早就在此处的华衣老人仍旧自顾自的喝着酒,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这边精彩的场景一般。

    果然,现在在这‘有间酒楼’的人,就没有一个普通人。

    因为那黑衣男人剑术的高超,本来只是抱着玩玩看心思的练霓裳也不由自主的认真了起来。果然,还是自己最初没有看清楚,原来这个男人……比想象中要强大。

    不过,也只是强大一点而已。

    于是,练霓裳舞了一个剑花就对着黑衣男人的口刺去,这一剑之凌厉居然完全不亚于叶孤城的天外飞仙。西门吹雪皱了皱眉头,心想着霓裳这一剑自己都未必能全而退,这个黑衣男人今怕是要死在此处了。纵使有着惜才的心里,西门吹雪也不会阻止练霓裳,毕竟那黑衣男人只是一个路人而已,霓裳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西门吹雪以为这个黑衣男人要死定了的时候,谁知黑衣男人脚下的楼板竟忽然间凭空陷落了下去。黑衣人落了下去,四个安坐不动的华衣老人也落了下去。酒楼上竟忽然陷落了一个大洞,就像是大地忽然分裂一般。硬生生的让练霓裳收回了刚刚刺出的雷霆一剑。就在练霓打算从这个洞口跳下去的时候,谁知道那陷下去的楼板竟然又又飞了上来,并十分完美的恰巧补上了这个洞,更加让人觉得惊讶地是,那四个华衣老人也还是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好像这块楼板完全没有动过一样。

    练霓裳冷冷的看了这四个老人一眼,心中却在打量着四个老人。四个看起来是富贵商贾的老人竟然是功力深不可测的武林高手!他们以内力压断了那块楼板,再以内力将那块楼板吸上来,功力达这一步的,武林中有几人?练霓裳自负剑法高强,但是却也深刻的认知到,凭她自己一个人的实力,即是做到了这一步,但却定然会损失不少内力,完全不会像这四个老人这般仍旧面色如常。

    此时,西门吹雪已经站了起来,他对楼下一个人吃东西的小厮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走到了练霓裳的边。他静静的握住了练霓裳的手,冷冷的开口道:“刚刚那男人接了霓裳七七四十九剑,江湖之中只有五个人能接住霓裳这一剑。其中分别是我和叶孤城,另外三个人三人都已有一派宗主的份,纵然血溅剑下,也绝不会逃的。”

    那华服老者饮了一杯酒,淡淡道:“那么他就一定是第六个人。”

    练霓裳收回了已经出鞘的宝剑,冷冷道:“不会有第六个人。”

    这个时候他们都不再说话,因为,继续说下去,定然要死几个人在这‘有间酒楼’之中的。练霓裳拽了拽西门吹雪的手,把银子丢在桌子上之后,就和西门吹雪手牵着手离开了此处,因为那个化妆成熊姓老人的陆小凤,早在对峙的时候就已经带着他的家眷离开了。

    就在两个人走到楼梯中央的时候,练霓裳突然转回说:“我想去武当,但是我和西门都不想解剑。”

    为武当东道主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想来是并未想到练霓裳会主动对他说话。不过,所谓错愕却只是一眨眼的事,他便对练霓裳说:“武当欢迎二位的到来,但是不解剑却是于理不合的。”

    练霓裳眨了眨眼睛并未说话,便和西门吹雪手牵手离开了这家有间酒楼。

    楼上的众人看着携手离去的一对侣,心中有羡慕也有感叹。羡慕的是这样的两个人能找到至纯的,感叹的是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也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我本来写到2K5的时候卡文了……然后墨迹了好久才想到怎么写……

    然后一个不小心就写多了500字……咳咳

    越来越靠近完结了,我好开心~【转圈圈~

    专栏求包养……捂脸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