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赶路温馨

    赶路温馨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非常文学* 长恨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而就在这个本应该是暖花开的子里,从万梅山庄之中驶出的马车之上却带着一丝冰寒的气息。只不过,驾着马车的车夫像完全没有感觉到车内的严寒一般,仍旧十分淡定的赶着马车,想来这万梅山庄的车夫素质都是极好的。

    此刻,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就一起乘坐在这宽大又华丽的马车之中,坐在彼此的对面下这一盘正杀的十分激烈的围棋。想来,这马车周的寒气到并非是因为车内人心不佳,反而是因为下棋正酣和投入,而产生的一种极为强烈的气势。

    练霓裳和西门吹雪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对待事物的认真态度。这不,只是打法时间才决定下的棋,但两个人的脸色均是格外的凝重,认真的像是对待叶孤城那样的强敌一般。不过,仔细想来,练霓裳也好,西门吹雪也好,实力都是叶孤城这个等级的。所以说,就算是这般认真……似乎也是理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持黑子的练霓裳轻轻的把手中的棋子放在棋盘之上,然后抬起头,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西门,我赢了。”

    看着眼前白发少女那灿烂的笑容,西门吹雪仿若着魔般伸出手在练霓裳不解的眼神之中,轻轻的揉了揉练霓裳的那纯白却姣好的发丝。这般看起来,倒像是在抚摸一只十分可的宠物。练霓裳有些莫名的眨了眨眼睛,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迅速的拍掉了西门吹雪那长年握剑的手。只不过,这一只手,此刻并未握剑,反而正抚摸着自己的发丝。

    练霓裳转过眼神有些飘忽,就是不去看西门吹雪那长年冰山的脸上流露出的戏谑眼神。白皙的脸颊之上也浮现出一丝微红,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哪里还有千里追杀陆小凤的霸气和可怕?

    想来,也就是在这种时候,练霓裳才会像一个女人,一个陷入的女人。

    而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剑神西门吹雪才会像是一个人,有些七的人。

    就在这两个人的气氛陷入粉红气氛的时候,本来正在行走的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练霓裳挑了挑眉,正打算询问的时候,本来赶车的小厮却率先开口道:“庄主,庄主夫人。/非常文学/现在已经是晌午了,需要给马填一些草料……”

    还不等小厮把话说完,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就已经明白了小厮的意思。那西门吹雪率先开口问道:“前方可有万梅山庄的庄子?”

    那小厮一听自家冷冰冰的庄主问话,连忙十分恭敬的回答道:“回庄主,前方并没有自家的产业……”

    一听小厮这么说,西门吹雪的脸色马上就不怎么好了。这万梅山庄的产业之所以遍布全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西门吹雪这个人不喜欢吃那些来路不明的东西……酒店的东西也是来路不明的……嗯。

    心知西门吹雪那洁癖到底多么的严重,练霓裳思考了一会儿问道:“那前面可有什么看起来大气一些的酒楼?”

    一见未来的庄主夫人来救场,小厮十分激动的回答道:“回庄主夫人,不远处的小镇上有一家颇为出名的‘有间酒楼’。小的听说,哪里的菜肴和酒水都是极好的。”

    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做出了去有间酒楼的决定。于是,练霓裳再一次开口道:“那就去前面的有间酒楼休息好了……还有,我还没有嫁给西门吹雪,还算不得是万梅山庄的庄主夫人,所以下次记得叫我练寨主。”

    那小厮听了练霓裳那半真半假的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无奈之下只能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坐上马车继续驾着马车去附近的小镇找地方去休息。

    小厮不说话,却不代表西门吹雪不会说话。他认真的盯着练霓裳看了一会儿之后,十分认真的问道:“为何要唤你做练寨主而并非庄主夫人?”

    练霓裳愣了愣,恶狠狠的推了西门吹雪一下,不满的嘟囔道:“我还没有嫁给你呢!本来就不是什么万梅山庄的庄主夫人!你是多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倒贴你啊!没有成亲就自称庄主夫人?”

    面对着似乎是发了脾气的练霓裳,西门吹雪并非动怒不说,反而很是强硬的把练霓裳抱在怀里,语气男的温柔的说:“这件事解决了之后……我们就成亲。我会让天下人知道,你会是万梅山庄独一无二的女主人。”

    &&&&&&&&&&&&

    这有间酒楼并不是很远,不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示意小厮去后院喂马之后,练霓裳便和西门吹雪并肩走入了这酒楼之中。这有间酒楼的装璜可以说很是考究,气派也很大,可是生意却并不太好的样子。在这个正是吃饭的时候,酒楼上的雅座却只有那么一桌人。

    那一桌人有男有女,男的衣着华丽,看来不是从扬州那边来的盐商富贾,就是微服出游的京官大吏,女的姿容冶艳,风流而轻佻,无疑是风尘中的女子。看着那极为吵闹的一桌,练霓裳有些不满的挑选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西门吹雪自然是要坐在练霓裳面对面的地方。

    练霓裳和西门吹雪虽然都喜白衣,都喜练剑。但是习惯却差的很大。不同于西门吹雪点的一些清淡的素食和白水,练霓裳点了不少菜品精致的菜肴,荤素搭配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可口。练霓裳在除了白水之外还点了一壶上好的龙井茶水,虽然说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但是有茶喝可总比喝白水要强上许多。

    也许是酒店人少的原因,菜刚刚点了不一会儿,小二就把一道道精致的菜肴摆了上来。而就在练霓裳打算开吃的时候,本来寂静的雅位又上来了一个高大威武,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

    他颇为安静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却并未点餐,看样子倒像是在等友人来了之后一起点菜。练霓裳颇为在意的瞟了那个男人一眼,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人到底是谁,毕竟这周的气势怎么看都是一个名人呢。

    就在这个中年男人上来不要半柱香的时间,就有三个看起来醉醺醺实际上却是江湖之上成名已久的男人一起走了上来。

    打头的那个目光如鹰的男人,正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曾经被练霓裳惦记过的‘鹰眼’老七;连路都走不稳的,却是以轻功名动大江南北的‘雁山主’高行空。那个已喝得差不多了的老道士,就是叶孤城的朋友武当名宿木道人。

    这三个人在看到窗口处的练霓裳和西门吹雪微微有些错愕,但终究还是没有上前搭话反而走向了那个看起来很有气势的中年人边坐下,想来,那个中年人等待的人便是木道人鹰眼老七和高行空了。

    对此,练霓裳和西门吹雪都不怎么在意,因为他们在意的人乃是那个刚刚上楼的一家子其中的老头子。这老头子虽然看起来一把年纪,但走路的姿势却能看出这老头子的不凡,当然,这都不是练霓裳注意他的理由,值得练霓裳和西门吹雪注意的,乃是那个老头腰间挂着的那一块玉佩。

    西门吹雪仍旧喝着杯中的白水,一副随时准备杀人的样子,只不过他的视线却是一直停留在练霓裳上的。而练霓裳却好似没有注意到西门吹雪的视线一般,反而意味深长的看了那气势不凡的老头子一眼之后,就继续平静的吃着面前那精美的菜肴。

    练霓裳这不经意的一瞟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却莫名让那气势轩昂的老头流了不少的汗水。倒是让练霓裳发自内心的感叹陆小凤这周都是破绽的男人,倒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演技派。

    此刻,那气宇轩昂的老人已经和她的家人坐在一个距离练霓裳和西门吹雪有些距离的位置上。而店小二也十分伶俐的走了上来,恭敬的问道:“官们想喝什么酒?”

    那看起来像是老□子的老妇立刻抢着说道:“今天我们不喝酒,一点都不喝。”

    还不等那小二应下,那看起来像是一家之主的老人却如此说道:“今天我们不喝一点酒,我们要喝很多。”然后他微笑着拍了拍边青年人的肩膀:“今天是我的乖儿子的生,吉怎可无酒?你先给我们来一坛竹叶青。”

    那老妇见老伴不听他的话,便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而这个气宇轩昂的老人却好像完全看不见,微笑着继续说道:“天生男儿,以酒为命,妇人之言,慎不可听,来,你们老两口也坐下来陪我喝几杯。”

    而那看起来像是管家和管家婆的一对老夫妻只能无奈的坐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正在喝酒的木道人却在那边拍掌大笑,道:“好一个‘妇人之言,慎不可听’,听此一言,已当浮三大白。这位以酒为命的朋友,可容老道士敬你一杯?”

    那老人见木道人这般说,十分自来熟的说道:“恭敬不如从命,老头子也敬你三杯!”说着,便毫不气的倒了三杯酒饮下。

    木道人认真的盯着正在喝酒刚刚介绍过自己的熊姓老人,突然有些感慨的说:“萍水相逢,本不该打扰的,只是熊兄饮酒的豪,像极了我一位朋友……可惜,我那位朋友已经死了,无缘再见了……”

    而此时此刻,正在喝水的西门吹雪却突然握住了旁的那一柄宝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