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半月之约

    半月之约

    “你有什么资格代替西门杀掉陆小凤?”

    听着练霓裳冰冷的仿若骨髓都会跟着变得冰冷的问话,本来见到‘剑神之妻’还很兴奋的叶孤鸿,那本来就十分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非常文学*

    作为一个长年面瘫的人,叶孤鸿就算是听到什么冷言冷语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练霓裳是不同的,她是实力不输于剑神的剑神之妻。也许,这叶孤鸿反映如此之大的原因?也许是当场被憧憬之人给毫不留的否定了的原因吧。

    一向敏锐的练霓裳自然是注意到了叶孤鸿的神色,不过,叶孤鸿的反应对于练霓裳来说并不重要,甚至说是完全不在意,她由始至终想要找的人,只有陆小凤这个旧友罢了。

    于是,练霓裳也不再看脸色惨白的叶孤鸿一眼,用更加冰冷的目光看着陆小凤,好似这冰冷的眼眸之中,真的能出杀死陆小凤的刀子一样。

    面对着练霓裳这样可以说是可怕的眼神,陆小凤的脸色并未比叶孤鸿好到哪里去。虽然西门吹雪说过,江湖上只有陆小凤一个人可能用两只手指接下他的剑,而陆小凤当初在王府也用实际行动接住过叶孤城的剑。

    所以说,明明陆小凤就算是真的同练霓裳交手也未必会输,但又为何脸色苍白恨不得马上逃掉,对此也只能理解为心虚了。因为自知心中有愧,所以在面对着对不起之人知识难免会不知道如何是好,会迷茫。

    仿若站在深林迷雾中的练霓裳此刻一动不动的看着陆小凤,冷冰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陆小凤,你觉得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有趣吗?”

    陆小凤虽然不知道练霓裳此话何意,但仍旧有些不自然的挑了挑眉:“孩子们的游戏自然是极为有趣的。”

    也许是对陆小凤的回答不是很满意,练霓裳面无表的说道:“那你说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像不像是老鹰捉小鸡。”

    恍然大悟的陆小凤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老鹰我不知道,但是我这只小鸡却的确要被你给抓住了,迷糊的小鸡在这里倒是要问你句,被老鹰抓住的小鸡会有什么下场?”

    练霓裳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略带玩味的回答道:“被老鹰抓住的小鸡的命运注定是被吃掉,但是假如这只小鸡看起来太脏让人觉得没有食,所以……”

    看着练霓裳那似笑非笑的样子,陆小凤试探着接话道:“所以……所以只能放了那只不好吃的小鸡吗?”

    练霓裳冷冷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陆小凤……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却从未发现你是一个如此天真的人了……”

    话音刚落,本来还站在雾中的练霓裳突然一个闪消失在原地,在叶孤鸿粉燕子独孤美这等高手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的时候,练霓裳已经闪到了陆小凤的面前。^/非常文学/^

    此刻,白衣白发的练霓裳手中握着一把极为锋利的剑,出鞘的剑极为速度的刺向陆小凤的口。

    陆小凤挑了挑眉似乎对练霓裳那如同闪电一样的剑锋毫不在意,但是他的体却不由自主的动起来快速的后退,始终与剑的顶端保持着一段距离。陆小凤虽然看起来轻松,但实际上一个不注意,那锋利的剑就会刺入他的口。

    假如说现在比斗的地方是极为空旷的话,陆小凤说不定可以躲的时间长一点并在这段时间内思考解决危机的办法。但是,现在偏生是在这个到处都是树木的原始森林里,到处都是树木,只是稍微退了一会儿,就会撞到那粗壮的不得了的陈年古木。这不,陆小凤已经靠在了了那巨大的古木之上,可是,就在练霓裳的剑马上要刺入他口的时候,练霓裳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并未继续动作。

    练霓裳保持着剑锋指向陆小凤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看着陆小凤,并冷冷的问道:“为何一直再躲,而不用你的拿手绝技灵犀一指夹住我的剑锋?我可是非常好奇到底是你的手指硬还是我的剑锋。”

    刚刚从生死的边缘走了一圈,有些惊魂未定的陆小凤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对你出手的,就像你之前说的,我做了错事本就该受到惩罚,现在的我如此的心虚又如何能对你动手?”

    面对着看似忏悔的陆小凤,练霓裳嘲讽的勾起唇角:“你若是觉得愧疚,你最初就不该逃跑。你应该陈恳的认错,然后任凭盛怒中的我,把你这只小鸡千刀万剐。说不定我当时心好起来,再加上花满楼的说我也许会饶你一命。”

    面对着练霓裳那略微有些复杂的问题,陆小凤认真的想了想道:“当时被你揍了一顿之后,在慌忙的时候第一的反应就是逃走,在逃了这么久之后,我决定不再逃了。”

    练霓裳仍旧是嘲讽的笑着,略带玩味的说:“哦?你倒是好觉悟。但我却偏生喜欢看你不停逃窜如同一只丧家之犬的样子。呐,陆小凤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对于练霓裳的建议,陆小凤略微有些诧异的问道:“游戏?霓裳,认识你这么久,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个喜欢玩游戏,玩弄人心的人。”

    练霓裳收回指着陆小凤的宝剑,转过平静的说道:“你说的没有错,我的确不喜欢玩游戏。但奈何花满楼不想你死,我也不想他伤心,却只能出此下策了。”

    知道自己小命暂时保住了的陆小凤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那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故作平静的说道:“我倒是没想到你会如此在意花满楼的心思,有的时候我真是看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你喜欢的是花满楼而并非西门吹雪。”

    对于陆小凤怀疑中的挑拨,练霓裳只是微微一笑道:“我喜欢谁在意谁这种事与你并无关系,我想你现在应该询问我要同你玩什么游戏才对。”

    自找没趣的陆小凤挑了挑眉,十分潇洒的说道:“好,那霓裳可否告诉我你想玩的游戏是什么?”

    练霓裳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心中整理语言,过了一会儿之后,练霓裳才开口道:“这游戏说难也难,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只不过,就要看你陆小凤到底有没有耐力了。”说着练霓裳神秘的笑了笑,把手指向叶孤鸿道:“我决定带他去见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而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拼命的逃。只要半个月之内我找不到你的话,那么我就饶你一命,但是你若是被我抓到了……那就算是花满楼再怎么伤心,我也会杀了你。”

    陆小凤想了很多游戏的内容,却没有想到练霓裳会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不过,稍微思考了一下,陆小凤就明白了练霓裳想法,无奈的说:“霓裳……其实你就是想看我像一个丧家之犬一般到处逃窜是吧,你这个人的趣味还真是奇怪。”

    对于陆小凤的猜测,练霓裳并未解释什么,而是把视线转移到表看似很崩溃的叶孤鸿上:“叶孤鸿是吧,你倒是和叶孤城长得有点像。你……想不想看看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切磋剑招的样子。”

    本来因为见识到了练霓裳那凌厉的一剑,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弱多么的自不量力,处于自我厌恶状态的叶孤鸿突然惊讶的抬起了低垂的头,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我……我真的有这个荣幸吗?”

    此时,叶孤鸿那苍白的脸因为兴奋而泛着一丝红晕,本来年纪就不算大的少年也流露出这个年纪少年该有的幼稚,而不是那故意模仿西门吹雪那不伦不类的模样,看起来倒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可

    虽然有些不理解叶孤鸿为何这般激动,但练霓裳平静的点了点头道:“他们每都在万梅山庄比剑,既然这么闲,若是有一个人能稍微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也是好的。何况,你的资质不错,若是真的能用下心来好生练剑,说不定还可以自成一派,做一个配做我们对手的高手”

    对于这天大的馅饼,叶孤鸿自然是欣然点头的。像是一个被批准出门游玩的孩子一样,眼里都泛着兴奋的光芒。本来和叶孤鸿同路而来的粉燕子有些无语的看着叶孤城,他实在是想不通,他怎么就找了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同伴呢?不过,就算粉燕子心里有万般不满也不敢说出口,毕竟练霓裳这个女人他可是得罪不起的……而且,假如练霓裳能带走叶孤鸿,也算是为叶孤鸿保住一命……毕竟,那里的秘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这样想着,粉燕子果断闭嘴了。而那孤独美也许是和粉燕子想到一起去了,也并未说话,只是冷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练霓裳见众人都很识相,对叶孤鸿使了一个眼色之后,略微有些迷惑的看向陆小凤,道:“陆小凤,你能告诉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给你勇气的事,让你居然敢对我这个江湖上人见人怕的魔女出手……”

    陆小凤愣了一下之后,抓了抓略微有些凌乱的头发道:“至于你说为何会对你出手,也许真的是鬼迷了心窍吧……”

    也许是对这个回答不满意,练霓裳又冷冷的瞪了陆小凤一眼道:“算了……在我回来之前,请你疯狂的逃窜吧……不然,再次被抓到的话,你的命运就只能是死亡了。”

    话音刚落,练霓裳就驾驭着轻功离开了此处,叶孤鸿看到练霓裳已经走了,自然也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两到白色的影,就这样缓缓的消失在了陆小凤粉燕子和独孤美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我发现每次要完结我都卡文卡的要死……

    最近在努力撸字……争取早早完结 放心,我绝对不会烂尾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白发魔女[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