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探子

    西门烈的伤势虽然没有大好,却并不影响他发好施令。

    深更半夜的时候,一直睡不着的他刚有了点睡意,就被吵醒了。而看到自己的儿子双眼紧闭的躺在那里,面如金纸,一颗心再也经受不住,差点昏死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军医,传军医!”

    “启禀西门将军,属下等人依照王爷的吩咐,端了王的一万亲兵之后就带人去了王爷指定的埋伏地点,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是陈前亲自领兵前来,而他不知修习了何种妖法,西门少将军拼尽全功力,也没能伤了他。”

    西门烈一边听着,一边冷静了下来,真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战神,冷静下来的他,眉宇间又恢复了往的杀伐果断,凌厉狠绝的气质。

    看了眼自己躺在那里的儿子,问道:“那王爷呢?王爷怎么还没有回来?”

    “属下不知,将军恕罪。”

    “不知?!马上带人,营救王爷,救不回人,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是,属下这就带人前去营救。”

    走至门口,迎面看到的是匆匆赶来的莫夕颜。

    “参见王妃。”

    “免礼,我听说西门少将军受伤了,况如何了?”

    那位护送西门战回来的副将额上冷汗唰唰的往下流,不过还是打算硬着头皮将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西门烈便说道:“王妃,小儿正在这里,您还是过来看看吧?”

    “你先下去吧。”夕颜对着那位副将说道。

    径直走向西门战,伸手探向他的脉搏处,暗自送了一道木灵气过去,瞬间,他的面色便好了许多,夕颜这才说道:“他只是功力消耗过大,后继无力,丹田有些损伤,不过问题不大,会好的。”

    在听到西门战的丹田有些损伤的时候,西门烈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着急的不行,丹田是每一个练武之人珍而重之的地方,若是受损,岂不是他的武学生涯就要止步于此了。

    看了看夕颜,不知为何,她说可以好,他便相信。想来也是可笑,他堂堂一个战神,睥睨战场二十余载,居然会莫名的信任一个小丫头。或许是她的气质让人不得不信任吧!

    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出尘却也吸引着人去靠近。

    不过,丹田损伤,这个人便算是废了,因为这是任何神药都无治好的。

    夕颜看了看担忧不已的西门烈,笑了笑说道:“先把他放到榻上吧。”

    “好。”

    西门战依旧是双目紧闭,因为夕颜刚刚的那一道木灵气,气色已经好了许多,西门烈将他扶起,夕颜便顺着他的膀胱经,将木灵气一丝丝的送了进去,集中精神力,努力的控制着木灵气,一点一点的帮着他修复着受损的丹田。

    两个多时辰之后,天色已经大亮,夕颜才收功。

    精神力的高度控制,让她有些疲累。

    “西门将军,还没有王爷的消息吗?”

    夕颜心里有些戚戚然,怎么可以在自己想通,想要跟他一起面对战场的风云,帝都的谋诡谲的时候,他却一声不吭的遇险了。

    双手紧握,夕颜有些恨自己。她修仙修的有什么用?可以医治别人,却不会杀人,连自己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对于柳灵玉,她想要让她脱离莫家那个没有人的地方,可是这么久了,她什么也没有做到。如今,李辰玦生死不知,她痛恨自己没有自保杀人的手段!

    她不是没有问过青龙和小灵芝,有没有什么适合她修炼的术法,可是他们都说没有,小灵芝说没有,她或许还可以相信,可是青龙这个上界圣兽说没有,打死她也是不信的。

    不过既然他不肯说,夕颜也不屑于问。

    夕颜暗自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她要修炼武术,她如今才深深的明白,武术是多么的重要,不仅自保,也为了保护想保护的人。

    正在这时,帐外响起了吵闹的声音,夕颜敏锐的捕捉到了王爷两个字,急忙奔了出去。入眼的,是李辰玦被一名他的亲卫背着,昏迷不醒的趴在那名亲卫的上。

    那脸色,比之刚刚西门战的面如金纸有过之而无不及。夕颜放出的精神力都快要探不到他的呼吸了,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这样。她喜欢他没有错,成亲之后相处的短短五天,她没有心动,来到这里,再次相见,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每一个修仙者的感觉都是很敏锐的。那五天的相处,虽然他也是极尽温柔,或许护亦有之,可她感觉到的更多的却是厌恶,笑容魅惑却不达眼底,她明白,他是为了让自己在这个王府里生活的艰险才如此的,所以她能够保持本心,能够跳出他的温柔陷阱。

    可是,边境再次相遇,他已经没有了那时的算计,冷,眼底的笑意是那么真实。他甚至会胡搅蛮缠,会耍赖撒欢,这一切都让夕颜无所适从。

    在这里的相处点点滴滴,都让她充满了感动。她迷恋这样的李辰玦。这样的他让她觉得自己在这样一个异世,不是孤单一人的。前世的她,没有谈过恋,但是她明白自己不是那种憧憬白马王子的小女生,会轻易陷入温柔之中。

    可是自他带兵出去之后,不过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那种牵肠挂肚,那种啃心蚀骨的忧心让她明白,自己或许不是喜欢他,而是比喜欢更多一点,但她却不能确定,那是否就是,她只知道,她想他,担心他,想看到他!

    真正见到了,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陈前,李辰萧、这些人统统是她的敌人!

    亲卫将他放到李辰玦自己的军帐中的榻上,夕颜握着他的手,许久才呼出一口气,还好,呼吸虽然极度微弱,却还是活着的。

    夕颜输入了一道道木灵气给他,然后便吩咐人照顾好李辰玦,她自己则去了西门烈的军帐里。

    看到夕颜来了,西门烈起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夕颜摇摇头,说道:“况不好。”

    西门战已经醒来,而且看样子恢复的不粗,脸色红润,根本看不出来昨夜才大战一场,脱力昏迷过。

    西门战收起嬉笑的表,对着夕颜做了一揖,说道:“王妃救命之恩,战感激不尽。”

    “哪是什么救命之恩,西门少将军太客气了。”

    “叫我战吧,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丹田若是被毁,便等于被夺走第二生命,所以我说是救命之恩,丝毫不错。”

    夕颜点点头,不继续辩解,说道:“战,我将这段时间有异动的人都告诉你们,你们趁这段时间,不惜一切,拔除这些人吧。而且,我感觉,这些人力,不止只有李辰萧的人,似乎还有第三方的人马。”

    军帐之外,一个小的影鬼鬼祟祟,听到这里,帐外的人眼睛弯了起来,原来这次出兵是为了揪出内贼啊,这些中原的人,就是诈!掩嘴笑了一会儿,继续听着。

    忽然,感觉自己双脚离地,“啊……”

    胡灵歌惊呼出声,这时的她竟然丝毫没有当战场上的飒飒英姿,反而像一个没有长大的邻家女孩一般,单纯可

    西门战正在里面听着夕颜报出那些人的名单,忽然感觉帐外似乎有陌生人的气息,悄悄的探出来一看,果然。

    西门战眼神凌厉的向胡灵歌问道:“你是谁?”

    胡灵歌有些气急,脸颊通红,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先放我下来!”

    西门战依言将她放了下来,说道:“别想逃跑!”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我要逃跑的?”

    西门战不理会他,继续问道:“你究竟是谁,胡虎族的探子?”

    “谁说的?我是——”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个弯,不行,不能说自己是胡虎族的公主,不然被他当做人质威胁父王怎么办?

    “我是,我是附近的村民,那个上山打猎的,追一只兔子追到这里来了。”

    西门战又露出那种痞痞的笑容,伸出手,轻佻的勾起胡灵歌的下巴说道:“倒是个美人,既然兔子进了这里,那你也留下吧,好好的,寻找你的兔子!”

    胡灵歌睁大了眼睛,心里气愤不已,这人是想留下自己吗?可是他的动作未免太过轻佻,气呼呼的准备骂过去的时候,西门战却又接着说道:“哦,对了,寻找兔子的时候可要当心点,这军营之中的男人,许久没有碰过女人,若是……那便不好了。”

    该死的!他居然在威胁自己!

    “不就是一只兔子吗?本公——小姐不要了,现在,不陪你玩了,再见!”

    其实,胡灵歌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虽然气愤,却也不反感他那样的轻佻的动作。

    西门战嘴角一勾,“想走?那得得到我的同意!”

    说完拔剑,一招声东击西,点制住了她。

    这时,夕颜和西门烈交涉完毕,也出来了。看到便是一位滴滴的美人定在那,而西门战则紧贴着小美人,那样的动作,还真是引人遐想。

    “咳咳!”西门烈不得不出声提醒一下那个臭小子。西门战回头看了看夕颜和西门烈,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自在。以前自己也是这样的,怎么今儿个就不自在了?难道是因为还有一个更美的美人在?也不对啊,这个美人可是自己好兄弟的妻子啊!

    由于不太自在,脸色也红了起来,这样的景看在西门烈和夕颜的眼底就又有一番意味了——他害羞了!

    夕颜走近胡灵歌,轻声问道:“你叫什么?”

    她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敏感的时刻,一个陌生的女子出现在军营,实在能说明很多问题。

    “我为何要告诉你?”

    夕颜婉颜一笑,她记得李辰玦跟自己说过,胡虎族的部落首领似乎有一个滴滴的女儿,“你是胡灵歌,胡虎族的公主。”

    胡灵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还有,我们不会拿你做人质的,这点你可以放心,不过在这场战争结束以前,你可能都要留在这里了。抱歉。”说完,便径直向着李辰玦的军帐走去了。

    ------题外话------

    编编通知,明天v,所以今晚将这章先发出来,凑满16万字,我这人,有那点点的强迫症貌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