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伤(2)

    月色依旧,西门战率领五千将士悄无声息的前往跟李辰玦约定好的地方,虽然经过一番酣战,心却异常的好,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而此时的李辰玦正带着人埋伏在密林两边,此时正值深冬,草木枯落,夜寒露重,李辰玦下令士兵们换上了棉衣,脱去了铠甲。

    “将军,有动静。”

    李辰玦眼中闪过一抹了然,这样算起来,火烧粮草那他们便已经调来了援军,想要趁机将自己的势力人马一网打尽。

    “可以判断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吗?

    千三有些为难,来了多少人他可听不出来,他的天赋可没那么好呀!一脸羞红的看着李辰玦说道:”启禀将军,属下听不出来。“

    ”传令下去,弓箭手前方隐匿,步兵近方护卫,特训兵散落林间,见机行事,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能保住命并且斩杀敌人。“

    命令一下完,李辰玦便抬起头看向天空,月亮西移,算算时间,西门战应该已经到了。

    他算得不错,西门战带了自己的部下迅速的换上了强盗的装饰,带上三十个怀武艺的将士呆在树林里伺机而动,而剩下的几千士兵则个个手持弓箭如李辰玦的命令一般隐匿在林中。

    马蹄阵阵,西门战手持长剑,向边的人眼神示意,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趁着那领兵之人还没有过去立马跳出来,用他那惯常的痞痞的语气说道:”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命来抵债!“

    只见高坐马上之人眉头闪过不耐,西门战也暗自观察起来,心中暗道不好,居然是陈总督亲自送兵过来的!心里顿时苦笑,李辰玦什么都算到了,猜到了王的不对,猜到了李辰萧的亲部定然会趁机机会有所行动,甚至连他们行动的过程都猜了个大概,只是唯一算漏了一点,居然是这个陈总督亲自率兵前来的!

    跟陈前对上,自己这个健康人都不一定能够敌得过,更何况是李辰玦那样一个空有内力却发布出来的人?

    陈前眼中凶光一闪,冷哼一声,问道:”本都督的命怕你还没命拿!“

    ”我们是强盗呀,做的就是刀口上添血的无本买卖。“

    ”你以为凭你们三十个人就能留下我加上这两万大军的命?密林中应该还有你的同党吧?“说完竟然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抽出腰间的大刀向着西门战边的一个将领就劈了过去,那名将领立时首异处,李辰玦众人具是目瞪口呆,却听得陈前冷冷的说道:”什么时候,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也敢来跟本都督叫板了!“

    西门战心凉了半截,刚刚他是怎么出手的,他没有看清楚,只觉得那把刀上带着令他心悸的压迫感,心里涌上一股无力的感觉。那是一种血腥煞的气息,憋的他整个人无法透过气,他想若是那是对准他的,那么他一定也躲不了!

    ”怎么,就这样就怕了?这还怎么做强盗?“

    西门战心里还是有些惊诧,陈前对然厉害,可是也就跟他差不多而已,什么时候他已经厉害的连自己都兴不起反抗的心思了?不可能会有什么功法是像这样一般让人的功力蹭蹭的往上涨的。除非,这股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

    再次抬起头看向陈前,心里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拔出剑,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匪气十足却又带着天生的战意,眼神轻蔑的说道:”废话这么多做什么,不愿留命下来,也不想破财消灾,那只好本爷爷我亲自动手取些了!“

    ”小子找死!“

    陈前大喝一声,飞下马,很快两人便打斗在了一起!而就在两人战在一起的瞬间,从密林里飞出了无数的箭支,陈前带过来的士兵全都因为没有反应过来,中招的很多!

    可是就当士兵们严阵以待的时候,四周又是一片静谧,若不是那些受伤的士兵的呻吟声,还真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到自己的部下士兵受伤中埋伏,陈前大怒,提刀喝道:”小子,你究竟是谁?“

    ”自然是要钱不要命的强盗了老头!“

    ”你找死!“

    怒气一起,西门战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刀上起了一层诡异的黑雾,隐藏着令人恐惧的气息,果然没有猜错,这样的力量,他还没有完全掌握,看那个样子,那力量似乎十分邪恶,而且他刚开始用的时候还不觉得,只是现在在他刻意的观察的之下,发现,在他动用那力量的时候,那表似乎不怎么好。

    哼,想要不劳而获?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是,虽然那股力量陈前不能完全控制,可西门战还是难以抵住。

    剑气横扫,西门家家族秘籍《霸剑谱》中的万千河山一招一经使出,内力必定是倾泻而出,毫无保留,这是一个强大的杀招,可若不能一招制敌,便只能任人宰割!

    陈前刀锋上的黑气越来越盛,西门战必杀一击未能成功,只能跪在地上,眼露绝望!陈前硬是接了西门战的那一招,气血翻涌也受了些内伤,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然而诡异的是,他那手中的刀竟然在不停的颤抖,最终划破了他的手掌,刀上染血,可是没过一会儿,刀上血迹全无,陈前皱眉,这把刀,越来越不收他的控制了。

    看着不远处跪坐在地上的西门战,陈前上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份,若是我没有看错,你刚刚使用的正是西门家不传之技——《霸剑谱》中的必杀之技!你是西门家的人?“

    虽是问句,语气却是异常的肯定。

    西门战此时嘴角依旧挂着笑意,那种痞气此刻看着竟然帅气的天地失色,不屑的看了陈前一眼,说道:”既然是你的手下败将,生死由你便是,啰啰嗦嗦的好不烦人!“

    陈前这次却没有动怒,而是冷笑着说道:”既然你在这里,那我想不远处应该就是李辰玦的埋伏了吧?放心,我现在不杀你,等会儿送你们相聚!“

    ”西门将军,你没事吧?“

    西门战朝着同伴虚弱的摇摇头,便晕了过去。

    ”西门将军!西门将军!“

    众人留在这里面面相觑,随后有人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们留下来照顾西门少将军,我带人前去接应王爷。“

    众人沉思一会儿,也只得这么做了。

    陈前率领众部一路向前,带来的两万士兵中,只刚刚一战,竟然受伤者就有将近两千人,陈前皱眉,不怀疑起自己所带之兵的作战能力。

    正在此时,又是一阵箭雨的偷袭,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断的箭雨直把那些士兵打了个措手不及!

    满林皆是血腥之气,陈前愤怒的低吼,手中的刀兴奋的颤动,似是要脱离他的手飞向血源之处痛饮一番。

    ”李辰玦,二王爷!同样的戏码,不觉得可笑吗?“

    李辰玦听后冷冷一笑,并不应答,他知道,他这是在他出去,他怎么能如了他的愿呢?千一和千四各自带着一小队人马从两边冲了出来,千一边冲还边喊道:”你个老匹夫,有用的计谋用多少次都不嫌多!用两次怎么了,你还不是中计了?“

    说着提刀便杀了过去。

    陈前此时的眼睛却是血红,嘴边噙着一丝嗜血的笑意,眼中闪过冷芒,轻轻说道:”那便拿你来祭我这柄战刀!“

    刀一出鞘,李辰玦便感到了不对劲,体内的被灵火真气压制的天魔毒竟然一点也不受控制的叫嚣起来,活跃在经脉之中,似要冲破阻碍。

    夕颜无法帮他排除天魔毒,所以只得以木灵气帮他润养经脉,结合现代的针灸技术,将天魔毒封在一条经脉之中,李辰玦体内所有的灵火真气便可以全部调来集中对抗天魔毒。

    只是今,李辰玦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尤其是体内的天魔毒如此的欢腾!这毒留在体内,始终是一个威胁!现在他是先天之境的武者,或许冲击到真武之境才能堪堪压制住它吧!

    千一在那些士兵中杀的正是酣畅淋漓的时候,忽然感到后一阵杀气,将之着子,愣在那里,竟是做不了任何动作!

    电闪之间,黑气缠绕的刀锋便已经到了千一的旁,千四纵使看到,也无法相救,因为此时,他的心里也充满的被压制的恐惧,令他动弹不得!

    眼看千一便要首异处,李辰玦飞出,一剑挑过了陈前的战刀!

    只是这一招,他是用了十足的真气,没了真气压制的天魔毒,瞬间便在他的经脉之中肆无忌惮起来,冲破了夕颜封住的经脉,流窜在他全的经脉之中!

    陈前满是得逞的笑意,他自然知道李辰玦中天魔毒,无法动用真气,若不是如此,他还真不敢就这样跟他对上,毕竟现在的李辰玦可是一个先天之境的高手!

    可是现在,却只是一个待宰的高手!

    李辰玦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持剑探而上,剑法行云流水般的使出来,陈前竟然招招无法招架!惊骇的望着他,怎么会这样?

    不是应该被天魔毒折磨的吗?怎么会还能打的这么生猛?

    正在这一愣神间,被李辰玦的剑气扫过,竟然带着无法忍受的灼痛与腐蚀之感,低首间,那一处皮肤已然被腐蚀见到了森森白骨。

    林中的箭雨还在不断的出,被李辰玦安排了打游击的那些人也忍受不了接到千户的命令一个个跳了出来挥刀战了起来!而后方,是西门战带来的人,喊杀声震天!

    一番箭雨之后,陈前的部下本就受伤大半,如此正面作战,只能是单方面的屠杀!

    而李辰玦目前的况也很不对,双目赤红,陷入无尽的疯狂之中。

    陈前心里自是有苦说不出,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而他那被剑气扫过的右臂,腐蚀竟然还在加深,无奈之下只得自断一臂,狼狈逃走!

    ------题外话------

    唉唉唉唉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