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危机

    很快,一个满血污的男子被带了上来,脸上青红一片,显然是被揍得不清!

    这件事显然是犯了众怒了,火烧粮草,这场仗还怎么打得下去?输了这场战争事小,就怕到时候来个全军覆没!

    西门烈眉头紧皱,显然不满有人动用私刑,但心底还是痛恨这样的人的,什么也没多说直接问道:“为何要火烧粮草?!”

    男子抬起头,嘴唇还残留着血迹,费劲的说道:“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王脸色有些不自然,这个人当年只是京城的一名小乞丐,被其他的乞丐欺负毒打,讨要来的东西也总是被别的乞丐抢,有一次恰好被他碰上了,便救了他!告诉他,想要自己不被欺负就要变强!

    没想到,当年的那个小乞丐居然进了军营,他也是无意中获知的,接到京城的来信,他就想到了他。只是没想到,这个小乞丐居然这么硬气,当年的恩惠也一直记到今,看着他上脸上青肿片片,有些不忍。

    西门烈冷笑一声,“不说是吗?本帅讨厌动用私刑,可不代表不会用!”

    小乞丐忽然笑出了声,说道:“西门将军,其实我也很佩服你,若是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在你手下做事的,可是这辈子是没机会了!”

    说完,嘴角流下血迹,人也顺势倒在了地上,有人走上前去,探了探鼻息说道:“将军,他没气了。”

    居然咬舌自尽了!

    王别过头去,不再看他,这样的人也是个人才,死了可惜!

    “报!”

    “进来!”西门烈吼出声。

    一个士兵匆忙进了军帐,跪在西门烈面前说道:“报告将军,敌军抄了我方后路,另有十万大军在阵前叫阵!”

    “什么?!这么说粮草真的是他的烧的了?”

    来报的士兵低下头,眼底闪过凶光,夕颜只觉得一道寒光闪过眼迹,还没来得及反应,西门烈便痛呼出声,然后被边的人扶住。

    那士兵也被王一掌拍飞!

    李辰玦快速起,走到那士兵面前,心底祈祷千万别死,可是事与愿违,那士兵已被一掌毙命!

    这下线索没了,李辰玦瞥了王一眼,眼底意味不明,王被看的头皮发麻,背后冷汗涔涔,可终究不能泄了底气,只得回看过去!

    李辰玦冷笑道:“本王竟不知王参将的功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属下只是急之下做出的反应。”

    “是,你是该急!”

    而另一边,西门烈倒下只是,夕颜就已经飞快的来到他的边,匕首插在口,地方十分凶险,只要在偏一分,就插到了心脏的位置。

    夕颜扶住西门烈,右手抵在他的后背,输入木灵力护住他的心脉。在众人的帮助下将西门烈抬到了上。

    李辰玦走近,问道:“夕儿,西门将军怎么样了?”

    夕颜摇摇头说道:“况不怎么好?这刀若是在偏上一分就扎到了心口上了!现在我要将刀拔出来,可是这样一来血就会喷涌出来造成大量失血,我需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在后面为西门将军输入内力。”

    “我来吧。”

    说话的是王,李辰玦看了他两眼,笑道:“不用,王参将功力似乎有些霸道,泉侍卫,你来吧。”

    泉海歌走上前去,与西门烈对掌而坐。

    夕颜洗干净了手,说道:“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西门烈这时候清醒了过来,看着夕颜善意的一笑,说道:“拔吧。”

    夕颜将木灵气聚集在手上,当刀一拔出来就将灵气输向伤口,以降低伤害,将危险降到最小。

    夕颜呼出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镇定!双手曲握成拳,吸了一口气,迅速的将刀子拔了出来,拔刀的一瞬间,也将手上汇集的木灵气输了进去,而泉海歌也开始了内力的输入。

    夕颜从空间里拿出了止血的药散,里面混入了青霉素颗粒,洒在伤口上,然后将伤口包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夕颜脸色有些不好,李辰玦眼尖的扶住了夕颜,问道:“没事吧?”

    “恩,现在西门将军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休养个三两个月的也就没事了。”

    李辰玦在夕颜的头上敲了一下,笑说道:“我是问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有些累了,不许敲我头!”

    “知道了,我这就扶你回去休息。”

    “好,对了,泉侍卫,你就留下来照顾西门将军吧,这些是将军要用的药粉,两天换一次药,若是今晚没有发烧的话,也就安全了。”

    众人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夕颜与李辰玦便去了西门烈那里,李月瑶已经等在那里了,泉海歌睡看上去十分憔悴,李月瑶整个心神都在泉海歌的上,心疼的神根本就没有一丝的隐藏。

    李辰玦看了她两眼,并没有阻止。夕颜也在一旁偷偷观察李辰玦的反应,发现他并没有反对什么,心里也就放下了。

    一晚上,西门烈的况很好,没有发烧,夕颜过去帮着检查了一下伤口,也没有感染!西门烈看着李辰玦说道:“这下这个主帅你总该担任了,我伤成这样,被说是领兵了,说句话都成问题。”

    李辰玦无奈的说道:“本王还有推辞的借口吗?”

    “哈哈……”西门烈狂放一笑,却不小心扯动了伤口,脸上的表有些扭曲,夕颜和李月瑶看在眼里,有些好笑,气氛一时轻松下来。

    “胡虎族兵马调动的厉害,他们这次出动了十万铁骑,加上二十万的兵马,据说还跟其他的一些部落有联系,我担心到时候会遭到多方联合攻击,你打算怎么办?”

    李辰玦收起笑脸,说道:“今年这个冬天异常寒冷,他们势必是要抢些物资回去的,要不然是不会罢休的。而且我怀疑,这次的粮草被烧,根本就是军中有了细,或许与胡虎族并无关系,这些天我会调查此事。”

    “恩,我是有心无力了,这些事你做主就好。”

    “西门将军好好休息吧,你需要静养!”

    走出军帐,西门战来到夕颜边,郑重的说道:“这次的事多谢了,若不是你,我怕我父亲是撑不过去了。”

    “我本就是军医,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军中有个医术高超的军医是我们的福气。”

    李辰玦走过来占有的搂住了夕颜,挑眉看向西门战说道:“你还是想想该怎样渡过这次的危机吧。”

    西门战嘴角微弯,目送两人离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