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李辰萧

    李辰萧的军帐周围,守着重重侍卫,别说有人偷听,就是一直苍蝇也休想飞进去。他惬意的躺在椅子上,下首站着的是一个穿黑袍的男子,面带煞气。

    李辰萧笑了笑,说道:“先生还请坐,跟本王似乎用不着这么客气。”

    男子满意一笑,坐了下来,说道:“不知王爷这次找本座前来,可有什么事?”

    李辰萧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知道先生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自然记得,怎么?”

    “哈哈,记得就最好了。你也知道,如今整个大康朝都在盛传本王的弟妹是神女下凡,父皇派她前来给四弟解毒,可是她自己却中了蛇毒至今未醒,我想请先生看看,我那弟妹,是不是真的是仙子神女。”

    与这黑袍男子打交道已经将近一年,他多少从他的话语能猜出一些他的来历,他是怀疑,那莫夕颜的来历是不是跟他一样?自从京城对她的传言开始之后,他便派人去查了,与之前想必却是改变甚大。

    而他本人也不是对莫夕颜一无所知的,毕竟,他跟莫夕月的关系可不一般呢!莫家,虽然只是一个商贾之家,可是,做什么事不需要用钱呢?若非这样,父皇也不用给一个莫家的庶女侧妃之位了!

    黑袍男子眉头皱了皱,说道:“王爷是猜想那人跟本座一样?”

    李辰萧点点头。随即又不安的问道:“那毒真的无人能解?”

    黑袍男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用那种不屑且又高傲的语气说道:“这可是我们天魔大人自的天魔毒,即使我给你的是经过稀释了无数倍的天魔毒,除了大神通者,那毒别想解掉!”

    而这个世界,是不可能会有大神通者的!

    看了看李辰萧略带不安的脸,黑袍男子撇撇嘴说道:“算了,本座这就陪你走一趟吧。”

    天一亮,两人便直奔李辰玦的军帐。

    西门战和西门烈自然已经在里面了。

    李辰萧看着这很受父皇器重的两父子,神色不明,语气却有些鸷的说道:“你们俩对本王的四弟,可真是关心的很啊!”

    “臣也是皇命难为!”

    “哼!”拿父皇来压我?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站错队的下场!

    这时,李月瑶跟泉海歌也过来了,他们已经担心了一夜了,可是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们也没办法问问夕颜她的四哥到底怎么样了?

    李月瑶一进来,就看到李辰萧后跟着一个黑袍男子,给人一种满布煞气的感觉,李月瑶不知道李辰萧想要干什么,遂出生问道:“二哥,四哥他怎么样了?”

    李辰萧回过头,见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便收起了鸷的表,说道:“四弟他已经昏迷这么多天了,四弟妹又同样昏迷不醒,我前几天托人寻找神医,今神医便到了,我是来带神医给四弟和四弟妹看看的。”

    黑袍男子看也没看众人一眼,径直走向前去,看到躺着的夕颜的时候,眼中闪过精光,竟然是筑基期一层修士,看样子好像是灵气枯竭导致昏迷的,不知道是对抗蛇毒还是……

    黑袍男子走上前去,就要给夕颜把脉,李月瑶喝一声:“不准碰她!”

    李辰萧不耐的皱了皱眉,训斥道:“神医这是在给四弟妹看病,你瞎搅合什么?”

    “四嫂自己就神女医仙,做什么要他来治?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四嫂份尊贵,怎么能让他碰?”

    黑袍男子确实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小姑娘说的有理,那本座就来此悬丝诊脉吧。”

    李月瑶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借口阻止,抱着侥幸的心理勉强的点了点头!

    而一边的西门战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自称——本座!

    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却越看越觉得这人气质煞的骇人,怎么可能是神医?有心想要阻止,却无奈的什么也做不了。

    李辰萧为这次领兵出征的主帅,他们能够取得李辰玦军帐周围的绝对控制权,已经是难如登天了,这还多亏了皇上的密令和自家老爷子在军中的威势。

    李月瑶在一边强自镇定,额上细密的汗珠却出卖了她。

    黑袍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根黑丝,西门战一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便说道:“依我看,神医这黑丝还真不如我的金丝,用这个吧?”

    说着便将皇帝御赐的金刀刀鞘上的金丝扯下给黑袍男子递了过去。黑袍却并不着恼,微扯着嘴角接过了西门战递给他的金丝,两指扣着金丝的一端,巧劲一震,金丝的另一端便悬在了夕颜的左手脉上。

    黑袍闭目诊脉,心里暗自恼恨这家伙的多管闲事。

    本来,他见莫夕颜长的如此美丽,还没有修到元婴期,这说明这就是她的本来容貌,是没有经过修改的,色心大起。自己拿出的那黑丝是经过他改造的,内有控心蛊的母蛊,他只要在诊脉的时候将母蛊种进去行型了。

    睁开眼睛,恨恨的看了一眼西门战,西门战自是接收到了他的目光,也回瞪过去,并且问道:“不知道神医诊断出什么没有啊?”

    “这位姑娘没事,没有中毒,也没有生病,只是能量枯竭才晕过去的而已。”

    “能量枯竭?怎么可能!”李月瑶知道她其实是醒着的,听到黑袍这样的话不叫出了声。

    泉海歌一把拉住她,示意她别乱说话。

    李辰萧狐疑的看了李月瑶两眼,然后对黑袍说道:“那还麻烦神医顺便帮本王的四弟在诊断诊断吧。”

    黑袍点点头,双手搭在了李辰玦的脉上,只是这一次他却比看到夕颜时还要惊讶,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他是中了毒没错,可是却被控制的很好,经脉也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被毁的不成样子,放出精神力观察,他便发现,他体内有三股能量在纠缠。

    一股自然是天魔毒,只是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还有一股是绿色的带着昂扬生机的木灵气,他不由得多看了莫夕颜两眼,这灵气留在李辰玦的体内居然不会自己消散或者被同化,难道是双休?

    还有一股应该是他自己修炼的能量,居然是莫家失传已久的练体功法《九转化火煅诀》!看他体内的能量形式,这练体的功法应该已经突破至先天境界了!

    那纯阳真气已经有了化成真火的趋势了。

    李辰萧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那神,任谁看了都像是关心弟弟伤势的样子,可是在场的人却都没那么天真的如是想。

    黑袍摇摇头说道:“暂时是没事。”

    “如此有劳神医了。”说完什么也没有交代,便走了。

    待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李辰玦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