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要坦白吗?

    夕颜满脸纠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抬头看看这个嘴角噙着笑,眼底深处藏着期盼的妖孽男,夕颜有点咬牙切齿。

    偏偏这个男人还一脸得瑟的说道:“娘子别急,为夫可是有时间等的……”

    说着,那小桃花眼还眨啊眨的,夕颜索不再理他,想起自己还光着子呢!感激钻进了被子,然后蒙头盖脸,被子里面传出弱弱的声音:“我累了,先睡。”

    李辰玦失笑,掩去眼底的失望,紧随着夕颜也钻进了被窝,双手紧紧的抱着她,闷闷的说道:“娘子,为夫好难受。”

    没有等来她的解释,而体里的毒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李辰玦苦笑一声,陷入了昏迷,这难道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感受到腰间的那双手无力的滑了下去,有联想到刚刚他说话的语气那么虚弱,莫不是真出事了吧?夕颜转过,一把捉住了他的胳膊,老天!这个男人究竟在搞什么?体内居然被破坏成这样了也不说,还有心跟自己调笑?

    精神力观察下,发现除了那占据他整个经脉的黑气之外,还有他自己的红色的真气,不过与自己体里面的相比,那红色的真气度好像有上升了不少,还有那些许的绿色的木灵气,一直在净化着那些黑气,并且修复着他的体。可是那黑气就像是活的一样,居然越变越多,像是病毒的繁殖一样,夕颜不有些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连衣服也顾不得穿,只是凭着本能,将自己的灵气渡给他,幸好她平时就喜欢跟那些花花草草的聊聊天什么的,这给他渡气这事儿也是顺手的很。

    夕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只是固执的不想他有事,原先以为他是老板,是自己的米缸,而她只要吃好喝好睡好,必要的时候尽点她小老婆的责任就好了,可是刚刚那感觉告诉她,不是那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依然走进了她的心里,或许没那么刻骨铭心,可是却让她罢不能。

    明明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她都没有想过他的不是吗?明明她在面对他的那些王妃侧妃侍妾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嫉妒的心的不是吗?明明他就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不是吗?明明说好的那些人都是人精要不得的不是吗?

    可是,这个借口终究抵不过心动二字。而夕颜也终于明白,心动,那是一瞬间的事。那自己是什么时候对他心动的呢?

    是初见面时,对上他那俊美的五官,邪肆的笑容,就已经沦陷?还是在那五天的刻意的专宠中迷失了自我?亦或是今重逢他有别于往的调笑饱含着的包容?

    夕颜不知道,她也不会知道了。

    或许,只是某一时刻的一个眼神,成就了永恒的心动!

    只是,此时她才知道,那俊美的带着些邪气的面孔,竟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已经融入了自己的骨子里。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她只知道,这一刻,她不想他有事,也决不许他有事!

    疯狂的将自己的灵气输入到他的体内,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颜只觉得自己丹田的灵气已经接近枯竭,可是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她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怎么办?《木灵决》疯狂的运转,输入了这么多的灵气,可是依旧赶不上他经脉损坏的速度。

    而输给他的那些灵气,与之前水ru交融之后他得到的那些是不同的,现在,她输入他体内的那些灵气,只是暂借式的,并不能够在他的体内保存并且自动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而空间内的青龙也感觉到了夕颜的不对劲,可是他虽然有撕裂空间的天赋神通,但此时的他是在太过虚弱,而且这紫玉空间若是被强行撕裂的话,是不可能会自行修复的,到时候,这造成上界腥风血雨的紫玉环也就彻底不存在了!

    所以它只能通过与她的契约之力,跟她进行心神交流。

    一旁的小灵芝也很着急,主人怎么会这么紧张那个人呢?它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通!只是它的记忆告诉它,若是主人再不清醒过来的话,就会产生心魔,严重的话,可能会自此堕入魔道的!

    于是夕颜的脑海中多了两道声音,先是青龙那让人讨厌的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声音:“莫夕颜,你给老子醒醒!听到没有?”然后是一阵夕颜听不懂的话语,她猜可能是龙语吧!

    然后是小灵芝那气的声音:“主人,你要丢下小灵芝了吗?呜呜呜……小灵芝的化形劫可怎么办呀?难道,你忍心让小灵芝还没有出去走走,就英魂早逝吗?呜呜呜……主人,小灵芝不喜欢你了!”

    夕颜脑门上滴下大大的冷汗,额上黑线可以夹死苍蝇了!

    她究竟造什么孽?居然有这么两只极品的契约兽,且不说两只都是被强迫中奖的,那明明跟自己签订的是主仆契约的小灵芝,事事都要自己忙,有时候,夕颜都快以为,那主仆契约签订的其实是小灵芝是主,她是仆!

    而另一位,就更不得了了,仗着自己是什么上界的四大圣兽,那个圣兽的谱摆的!夕颜有的时候很想大吼一句:自己才是被强迫的那个!更何况那是平等契约,你别一天到晚用那种我占了多少便宜的眼神瞅着我行不?

    虎落平阳都还被犬欺呢,你这圣兽又怎么样?落难了还不得到我的空间里面避难?夕颜心中真是郁愤难当!

    就这样,急怒攻心,夕颜还真就撤了下来,结束了灵气的输入,丹田里面已经是空的,不剩一丝灵气,而夕颜也很顺势的就晕了过去!

    其实早在夕颜晕过去之前李辰玦就醒了,他也并不知道她这样疯狂的输送灵气的方法使得她体内的灵气已近枯竭,他不想醒来,只是因为感受到了夕颜那焦急的心,心下大喜,他怕自己一醒过来,她又会变成原来那个样子,那自己得多憋屈啊!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傻女人居然为了他把自己弄成了这样,他在她倒下去之前,便将她搂紧了怀里。

    将夕颜放在上躺好,他捡起地上衣裳,一件件的为她穿好,然后也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趴在头,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她。手指滑过她的脸颊,流连着每一寸肌肤!他早就清楚自己的意,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从小到大生活的经历告诉他,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是靠施舍考等待的!要靠自己,去夺取!对于女人,也一样。只不过有些麻烦而已,因为这是一场攻心战!

    对于她的不坦白,他还是有些介怀的,可是想到自己一样有秘密瞒着她,也就释然了。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心里做了决定,等她醒来,就告诉她!

    反正是自己先看上她的,也是自己先明白自己的心意的,那么对于自己的秘密,先坦白又如何?不管怎样,自己都得到了回应,他想这次她应该也不会让他失望才对。

    他帮她将衣服穿戴整齐,将她抱到了原先她躺着的榻上,然后,自己也如原先一般躺在了上,双目紧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