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情定

    李月瑶现在已经完全将夕颜看做是自己人了,不说她本就是自己的长辈,对于近段时间,夕颜交给她的东西,她打从心眼里尊敬她,将她当做师傅一般的人敬着。

    四嫂对她的真心她能感受的到,一方面,她精心的准备的吃食帮她调理着子,她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子不似原先的那般的柔弱了,连带着皮肤都比以前好了不少。而四嫂交给自己的东西,自保的医术,草药的辨识,遇险时怎么样自救,这些无一不是对她有着切切实实的帮助的。

    月瑶一边红着脸跑着,一边想着夕颜那打趣的眼神,她对泉海歌的心意自然是没想着瞒着夕颜的,可是被这么当着心仪的人的面前这么打趣着,四嫂也太不给自己留面子了。

    不过,只顾着害羞的李月瑶显然没有看清路,一扎头竟然跑进了驿站不远处的林子里去了。跟在她后面追着的泉海歌也是一脸的着急,距离有些远,也只能忧心的看着月瑶进了林子,自己也一扎头追了进去。

    安静下来的月瑶,看着四周萧条的景色,树叶已经凋落,只是偶尔能够看到一些常青树冒出些许的绿色,四周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再加上如此陌生的环境,让月瑶想尽快逃离。

    她本来就是慌不择路的跑进来的,现在心里害怕着急,更是找不到当初进来的路了。

    四周寂静的让人心底越来越慌,已近黄昏,冬的天色本就黑的快,眼看着太阳西沉,李月瑶又找不到路,竟是靠着一棵树嘤嘤的哭泣起来。

    在皇宫里装的再怎么冷漠,可到底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在现在正是在父母怀里撒的年纪,独自一人在深山老林里怎么可能不害怕?

    泉海歌进了林子,一时间没有找到李月瑶先下更加着急了。运足了内力在注意着林子里的任何动静,可是却没什么发现。他本来武功便不弱,如今又是每天都能吃到那仙果,内力更是一个劲儿的往上窜。

    可是还是没有发现李月瑶的踪迹,心里有些暗恨,连公主也保护不好,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又有何用?

    正在他暗自气恼的时候,便听到林子里边有哭泣的声音,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那声音正是他几年来魂牵梦萦的,而那陌生感却是因为那哭声里的无助,恐惧。听得他心都揪了起来,恨不得立马飞到她的边,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我在!

    然而,他也是这么做的。

    运足了的真气,足底生风,轻功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眨眼的功夫便到了李月瑶的边。此时,什么公主侍卫,什么份不合,什么突厥部落的单于长子,什么皇帝的赐婚,统统都被他忘到了脑后。

    他承认自己一直都是懦弱的,只敢在心里抗议着,也只敢在心里表达着对李月瑶的意,人前却是不敢表露半分。他敢在心底对四王爷表示不敬,为夕颜感到委屈,认为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却只能给一个风流王爷做个妾,真是委屈她了!

    可是,他不满又能怎么样,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因为他的份配不上!正如他与李月瑶之间。当年,他初进宫,做了皇上边的二等侍卫。一次的偶然的机会遇见了李月瑶,那时的她明净美好的如同那天上的皎月,让他的心怦然而动。

    后来他便一直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见她,虽然只是远远的望着,并没有交谈过,可即使这样,他也觉得快乐。这深宫之中,她就像一朵幽幽皎洁的莲花,让人心生亲近,却又不忍亵渎。

    可是,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守着居然也不行!

    他以为自己的心思掩藏的很好,可到底还是被母亲察觉了。他还记得那一晚,母亲狠狠的训斥了他,那一句‘公主岂是你能肖想的?’让他耿耿于怀至今。

    接着,皇上下旨,将公主下嫁到突厥,他才明悟,他与她之间,今生不会有任何结果。于是他比以前更加的小心翼翼的办差,也比以前更多了几分冷漠,仿佛这样就能按捺住心里的不甘与思念,而他也以为自己做到了。

    可是如今一出了京城,原本压抑的意在看到这样柔弱的李月瑶之后,如潮水一般瞬间爆发出来,连他自己也无法意识到,这猛烈的感。

    况且,今的月瑶看着还是有些主动,表话语也有着不同往的生动,这让初次见到这样的月瑶的泉海歌感到了新意,也愈加的不顾一切。

    他上前紧紧的搂着李月瑶,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不怕,不怕,有我。”

    李月瑶原本紧绷的神经,再看到熟悉的人之后瞬间放松,竟是再也忍不住趴在泉海歌的肩上大声的哭了出来,双手还紧紧的回搂着泉海歌的腰间。

    不知道哭了多久,李月瑶的心才算是放松下来,两人靠着树旁坐了下来,李月瑶双手还是搂着拽着泉海歌的衣角,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的说道:“我好怕,竟不知道这林子竟然这么的恐怖。”

    泉海歌也已经回过神来,想起刚刚自己的逾矩的行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感到后悔,反而因为李月瑶对他的依赖感到开心。

    安静下来的李月瑶显然也是想起了刚刚自己的放肆,那般的不顾矜持,脸就像火烧一样的滚烫,好在现在天已经黑了,不然被他看到了,多丢人?

    她不知道的是,泉海歌如今武功大涨,连带着五感都灵敏了不少,视觉不说能够达到夜里如同白昼一般,倒也是能够看到她的红彤彤的如同熟透的大虾一般。心没由来的好了很多,虽然知道最后会没有结果,可他还是想珍惜这样的相处。

    李月瑶见泉海歌不说话,为了打破尴尬便说道:“现在天色已经黑了,我们还没有回去,四嫂还着急了。”

    泉海歌虽然很想跟她再待一会儿,可是这里寒风凛冽,刮得人皮肤生疼,李月瑶这样一个滴滴的女子显然受不了,生火堆吧,又怕因此而招来野兽。

    思考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背你回去吧。”

    李月瑶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为何要背自己回去,自己已没有脱力二没有崴脚,这是为何来着?

    泉海歌轻轻的勾起嘴角,淡淡的说道:“我们已经在林子的深处了,凭你的脚力,还真是难走。”

    李月瑶脸色一红,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会没事找事呢,四嫂调笑一下又没什么,还非要学那做作的大家小姐,扭捏起来了。

    也没有多想,就轻轻的“恩”了一声,泉海歌蹲下,等着李月瑶自己爬上他的背上。

    虽然寒风肆虐,真的不甚浪漫,可是此时的两人嘴角都是勾着的。虽然泉海歌的背上多了一份重力,可是他的脚步却是无比的轻快的。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一句话,可却都在想着,若是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可是,走了一段路之后,泉海歌忽然停了下来,脸色还颇有些难看,眉头轻皱,带着一丝凝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